正文 第八百六十三章 悲怒交加【一更求花】

    爸……爸?!

    不光叶无双呆立当场,几乎无人不是一副宛如遭了雷击的样子!

    这个小孩子早在进门的时候,就曾经说过,他是来找自己的父亲来的!可是……他的父亲难道就是叶无双么?

    人群之中,一个女子俏脸瞬间变成了雪白,整个人如遭雷击,就连身子都剧烈摇晃了几下,只是有些复杂的看着那道现在看起来瞬间似乎陌生起来的背影,那个……昨天还在与自己在床上说着暖人心扉的情话,给自己讲那段从结婚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讲完的暗黑议会之主的故事的男人!一转眼,竟然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个私生子!

    唯独那有些瘦弱,但很倔强的孩子,依旧跪在叶无双面前,垂着小脑袋,与方才那凶残模样截然不同!

    这个孩子是有毛病,故意上门来瞎折腾的么?

    绝对不是!

    种种迹象都已经表明,这绝对是一个心智远远超乎同龄人的孩子!

    这样一个孩子,可能会认错自己要找的人么?答案是否定的。

    渐渐的,叶无双回过了神,仔细打量着这个秀气的小男孩,然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这个孩子的眉宇之间,像极了他,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他的脸庞,形状,几乎和叶无双一模一样,只不过稚嫩了很多,只是比叶无双那相对而言要粗犷一些的五官更加精致,倒是有些女孩子的秀气味道,所以,整个人才看起来很清秀,但仔细观察的话,不难在这个孩子身上发现与叶无双的相似之处!尤其是与叶无双当初去日本时候易容以后的样子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那双蔚蓝的眼睛,还有清秀了很多的五官,以及棱角分明的脸型……

    叶无双知道……这个孩子,怕是真的是自己的种!

    此时叶无双的心绪之纷杂,恐怕就连他自己都难以认清了,换了谁知道自己忽然多了一个儿子,而且儿子寻找了千万里路才找到自己,心中也不会很平静!下刻,一伸手从这孩子手里拿过了那张照片,翻转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如遭雷击!

    这是一张……在他记忆中特别深刻的照片!

    照片的背景,是在一片碧绿的草原,草原上扎着许许多多的帐篷,四下茂密的丛林环绕,依稀可见,远方的雄山之巅上,有皑皑白雪,碧空浩淼,蔚蓝的让人光看照片就觉得心中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但凡是去过欧洲的人,怕是一眼就能认出这背景——阿尔卑斯山!

    在整个欧洲,也唯有阿尔卑斯山脉脚下,才能拍到如此美丽的景色!

    而在照片的正中央,则一共是二十几个人聚集在一起。

    准确的说,这是一张合照!

    一对男女,并肩坐在一块巨石上,脸上带着淡然而满足的笑容,皆是一身戎装,男人手拄一把唐刀,面部棱角分明,寸头,很刚毅,正是叶无双!

    而与叶无双并肩而坐的那女子,笑靥如花,皮肤白皙的和远山上的皑皑白雪差不多,也是一身迷彩作战服,白金色的长发披在肩膀上,眸子蔚蓝,偎依着男人,笑的很幸福……

    这女子,却是一个叶无双这辈子也无法忘记的女人——姬娜·杰诺维斯!

    在他们身前,十二个有着明显地中海人特有的面部特征的壮汉半蹲着,是跟随姬娜当初逃往北非,一路金戈铁马从未离弃的十二怒汉!在他们身后,七个神态各异的男子抱着肩膀站着,有北极熊,也有虎牙,却是七铁卫!

    一张让叶无双这辈子都没法忘记的照片,因为这张照片是在他崛起前至关重要的一战战前拍下的,也是他在建立暗黑议会时最艰难的岁月里留下的写照,就是到现在,叶无双都能清晰的说出这张照片的拍摄背景!

    在叶无双挺进欧洲,与那位名扬欧洲的杰诺维斯家的女武神姬娜结合之际,那个时候,是叶无双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段艰苦岁月。当时的他们,情况并不是很好,几乎成了整个欧洲地下世界的公敌,有教会在他们背后使绊子,那些地下世界的各方组织联合在一起要灭杀他们,日子非常难过,无奈之下,姬娜只能放弃家族传承了数百年的祖地,离开了西西里半岛,带着家族的武士与叶无双从非洲带出来的嫡系转战欧洲各个角落!

    这张照片,就拍摄于他们被围困在阿尔卑斯山脚下的时候!

    当时,他们已经被困死了,唯有拼死一战!战前,几乎所有人都做好了必死必胜的准备,于是,北极熊就提议大家合照一张照片,如果战后谁永远的闭上了眼睛,以后也能在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想起在自己最难的时候,有那么一帮子兄弟曾陪自己一起走过。

    后来,他们所有人都活下来了,拼死一战,在阿尔卑斯山脚下战败了欧洲的黑盟,完成了一个大转折,从那以后,才开始了反击,这才有了现在的暗黑议会!

    叶无双呆呆的看着这张照片,就连手都在轻轻颤抖着。

    这个孩子……是他和姬娜的!

    该死的!那个该死的女人从来都没有告诉他!

    叶无双浑身都在颤抖,轻轻抚摸着这个孩子的头,低声问道:“孩子,你今年几岁了!”

    “五岁。”

    孩子抬起了头,有些希冀,有些崇拜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五岁!

    按时间推算,正好是他和姬娜分道扬镳的那一年!

    那个该死的女人,到那个时候了都没肯告诉自己一声!

    叶无双心中悲愤到了极致,一双眼睛也渐渐变得赤红,陡然爆出一道宛如野兽般的怒吼:“姬娜,我草你祖宗啊!你瞒的老子好苦,怎么能让老子生生世世不见自己的骨血!”

    那一双赤红的眼眸,与那男孩子刚才几乎没什么区别!

    姬娜!

    韩歆瑶面色苍白,终于知道了给叶无双生下这个孩子的女人是谁,看着那道有些陌生的背影,死死咬着嘴唇,就是不肯发出半点儿声音,眸光,也渐渐冰冷了起来,最后又看了叶无双一眼后,转身就走,回头瞬间,泪落脸颊!

    叶无双此时已经被这一切刺激的整个人都快疯了,心里憋着一口怒气,有恨,有怨,有怒!他完全没想到,姬娜那个女人竟然恨自己恨到这种程度,甚至都不肯让自己看到自己的骨血!气血上涌,胸膛急剧起伏着,“噗”的就喷出一口带着金属光泽的鲜血。

    男孩儿被吓的不清,伸手就想扶叶无双。

    叶无双怅然一笑,摸了摸这孩子的头,俯身将孩子抱了起来,摇摇晃晃的离开了盛世集团,背影,或多或少有些悲凉。

    ……

    (今天就基础三更吧,让俺缓口气儿,明天继续激情起来,有花就有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