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六十章 回家【三更求花】

    叶无双直接离开了水如烟的别墅,其实,他大可以折回去再看看的,或许会得到什么预料之外的惊喜,但他没有!

    他叶无双做人再无耻,也还是有自己的底线的,尤其是在面对一个他所承认的女人的时候,更是如此!水如烟现在很显然是有心结,在这种情况下,强求什么没有意思,还不如等这个女人哪天想开了,自己来找他,那样才算是真的水到渠成。

    毕竟,如果叶无双真的想知道有关于水如烟的一切的话,其实很简单,没必要做那种回头偷听的下作手段,只需要一个命令,暗堂就能去查的清清楚楚,哪怕是水如烟小时候几岁断的奶都能查的清清楚楚。

    暗堂,可是叶无双最大的骄傲,情报网笼罩之下,就算是那些大国都没得比,号称“黑暗的注视下,一切无所遁形”!绝对不是说出来吹个牛比诳人的,而是真的有那个实力,除非是那种注定了会沉埋在历史角落,当事人已经死了个干净的事情,否则没什么调查不出来的!

    所以,叶无双在出来以后,根本不曾回头,一直到潜出好几百米远的时候,才总算现身,在马路边等了十多分钟的时间,随手打了一辆车,便赶往韩家。

    ……

    一直到接近中午的时候,叶无双抵达家中,不过并没有让司机把车开进去,而是自己一路步行走入。

    主楼前的小径两旁,李姨一直都在搭照的花圃里已经有许多花儿在清明后绽放了,郁金香点缀其中,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味,很幽静。

    叶无双记得,那夜自己与老爹大吵一通,差点儿拔刀相向,然后,就在那个黑沉沉的夜色当中离开了承载着自己回归后一半记忆的韩家别墅,从那以后,就在没有回来。依稀记得,离开的时候,这片花圃枯败的很,还没有恢复生机,有些萧索,想不到一转眼就已经百花争先怒放,色彩绚丽,春意满园!

    在花圃当中,有个穿着白色运动衣的女子正在洒水,照顾那些花儿,满头青丝用一块头巾扎到脑后,身材纤长,安安静静的站在花丛中,素净而明艳,就像悠远而蔚蓝的天空,给人一种安宁的感觉!

    韩歆瑶!

    这女子,不是叶无双他老婆又是谁?

    今天本来不是星期天,想不到韩歆瑶竟然没有去上班,而在家中。

    叶无双大喜,目光柔和,站在原地静静看着那个身在花圃中的女子,忽然笑了。那一夜,激战高速公路,叶无双遭遇了有生以来碰到的最强悍的敌手,赤血连战,拼斗不休,就连韩歆瑶都被卷了进去,最后脱力陷入了昏迷,可惜,在医院的时候自己都不曾看到这个女子一眼,当大梦初醒时,形势已经复杂严峻到了一个相当的程度,无奈之下,韩歆瑶早已经被送回了韩家,这么算起来,他们这对夫妻已经有很久没见面了!

    叶无双心中一热,忽然张开双臂就吼道:“老婆,我回来啦!”

    这一嗓子,当真是惊天动地。

    在花圃中照顾花儿的韩歆瑶浑身巨震,一下子呆立在当场,就连水壶都彻底凝滞在了手中,下刻,有些不敢相信拧头朝那道在梦境中不知道徘徊了多少次的声音望去,一张因为睡眠不足略微有些苍白的脸上的写满了震惊,可在看到那张开双臂的男人后,当时就是一声尖叫!

    “啊!”

    这一声尖叫,分贝实在是太高了!高的让人心颤,简直就是要震穿人的耳膜!

    紧接着,韩歆瑶一下子就丢掉了手中的水壶,乳燕归巢般冲出花圃,因为跑的太急,地上的泥土甚至都将白色的板鞋弄脏了,可却根本没顾得上,在冲到叶无双身边的时候,一下子就蹦入了男人怀中,跟只八爪鱼似得,死死挂在叶无双身上,那张原本有些苍白的俏脸上,已经是笑靥如花。

    香喷喷的美人抱在怀里,叶无双心中也很充实,大笑三声,抱着韩歆瑶在原地转了好几圈才停下了,深深凝视着女人那张虽然在笑,但是却有些苍白的脸,有些心疼的摩挲着对方的脸颊,轻声道:“老婆,这两天是不是又没有好好睡觉。”

    “没有,睡挺好的。”

    韩歆瑶嘀咕了一句,只是她不敢告诉叶无双的是,其实自从昏迷中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家里的她,当时就要去看叶无双,可惜却被几个从军区敢来的大佬拦下了,那些大佬韩歆瑶很陌生,但却隐隐知道,似乎是自己那位藏得很深的丈夫的盟友,在那些军区大佬的规劝下,韩歆瑶最终只能压下担心,在家里静静等待着,被告知叶无双一切安好的她并不知道的是,她的丈夫其实那个时候正在生死之间挣扎。

    可即便如此,韩歆瑶也仍旧无法平静,男人不在的日子里,整夜整夜的失眠,这么长时间了,睡眠时间平均下来怕是每天都不超过三个小时!

    叶无双摇了摇头,心中在叹息,却也不想深究,与韩歆瑶并肩回到家中的时候,四下打量了一圈,才发现偌大的一个别墅里面居然只有韩歆瑶一个人,这才问道:“李姨和小柔呢?你今天怎么不去上班啊?”

    “我已经很多天没有上班啦,反正也没什么心情,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在家里好好休息休息呢!”

    韩歆瑶道:“李姨去我爸那里了,至于小柔……”

    韩歆瑶苦笑了起来,摇了摇头的,道:“那丫头现在正闹小脾气呢,躲学校里发疯一样学文秘专业去了,不回家。”

    闹小脾气?

    叶无双挠了挠头,在他的印象里,小柔一直是个非常温柔的女孩儿,就连说话的时候都是细声细气的,经常会脸红,怎么会突然闹起了小脾气?不禁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因为你……”

    韩歆瑶无奈摇了摇头,苦笑道:“我给你找的那个秘书黛丝·洛克菲勒前段时间辞职了,这事儿你知道吗?”

    叶无双当然知道!

    在香港的时候,他听索罗斯说了,那娘们现在立志要做议会的大管家,倒是不负自己的期望。现在估计正在非洲和那条黑曼巴蛇阿丽莎在一块儿呆着呢,深入了解议会。前段时间还给自己从网上传来了一张照片,一身暗黑议会特有的迷彩戎装,肩膀上扛着一把m24狙击步枪,在非洲猎取了一头雄狮,完成了每一个议会高层都曾经做到过的事情,英姿飒爽,和自己嘚瑟了好半天呢,居然放下狂言,迟早有一天要战败他叶无双,给叶老狼雷成狗了,这娘们和阿丽莎在一起是有样学样,把那条黑曼巴蛇的那点儿狂妄全学走了。那条黑曼巴蛇当初就放过狂言,要挑爆暗黑议会之主,结果每一次挑战都以惨败收场,免不了被狠揍一通,却死性不改,乐此不疲。

    只是,这些东西叶无双敢承认么?当下就很无辜的一个劲儿的摇头,表示自己对此毫不知情,纯良的很。

    “你不知道也正常,毕竟你很忙。”

    韩歆瑶点了点头,道:“但是你经常不在公司,总需要有个人替你处理事情的,所以我就决定给你重新招聘一个助手处理公司里面的事情。结果小柔那丫头居然死活不同意,说她可以去帮你,我说你还小,而且不是文秘专业,容易误事,这丫头当时点头默认了,结果我前几天听一个朋友说,她在大学里面居然开始修起了文秘专业……”

    对此,韩歆瑶无奈到了极点,看了叶无双一眼,道:“不过我还是给你找了一个助手,是个美女呢!”

    “美女?有你美么?”

    叶无双嘿嘿笑了起来,看着缩在自己怀里的韩歆瑶,眼神有些邪。

    这对夫妻已经很久没有见面了,心里都惦记对方惦记的紧,此刻这么目光一撞,那是天雷勾动了地火,干柴碰上烈火,一下子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于是,一切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