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九章 做人,站位很重要【二更求花】

    水如烟大囧,根本不敢继续这么呆在叶无双面前,“蹭”的一下钻回了被窝,拿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只剩下一条玉臂露在外面,指着叶无双的鼻子,气道:“你……你个色胚!混蛋!”

    无奈,从小接受过良好教育的她绞尽脑汁最后就憋出了这么几个骂人的词语,虽然她也知道在自己面前的这是头牲口,是那种荤素不忌,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的纯种雄性牲口,怎么骂都不过分,可问题是……她根本不会骂人的词语啊!

    叶无双大笑,贪婪的看着女人那洁白的玉臂,舔了舔嘴唇,道:“我是不是个色胚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还看!!”

    水如烟顿时就怒了,可也不敢继续把胳膊露在外面了。“嗖”的就收了回去,只留下一个脑袋在外面,玉脸一直红到了耳根,恨恨道:“你还不赶紧转过去!我要穿衣服了!”

    叶无双耸了耸肩膀,也知道逗的差不多了,要不真翻脸了自己得吃不了兜着走,当下便也转了过去,只不过那张贱嘴却在一个劲儿的嘀咕:“害羞个什么劲儿,又不是没看过,真是的,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变自然,咱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现在还这么矫情!”

    这简直就是在恶意卖萌了,根本就是在戳人家别人的软肋啊!

    水如烟羞怒交加,一把抓起靠枕就甩了过去,狠狠砸在叶无双后脑门子上这才总算解气了一些。

    叶无双这回倒是没躲,调戏的差不多了也合着就该付出一些代价了,做人嘛,出来混总归是要还的,哪有便宜占尽却不付出任何代价的道理?

    ……

    身后,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天可怜见,叶无双真的很扭回头去看看,那副光景,没有见过的人根本无法想象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究竟有多么大的诱惑!只不过他自己也知道水如烟脸皮薄,到了现在已经够羞愤了,真要回头再偷看,估计自己也不用在这里待下去了。

    过了良久,身后才终于传来了水如烟的声音:“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叶无双回头,只见水如烟已经穿上了一身淡紫色的睡袍,衬托的她就像一朵高傲而美丽的紫罗兰一样,尤其是经过刚才那么一闹,脸上仍然带着淡淡的粉色,看上去美的不可方物。

    只是,现在的水如烟终究已经平静下来了,没了刚才那副小女儿家的娇羞之态,坐在床边,深深看着叶无双,轻声道:“你这人……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放着好好的大门不走,偏偏每次来都不是爬窗户就是大半夜的偷偷摸进来,难不成我这里是魔窟不成啊?光明正大的拜访不好么?”

    “不偷偷摸摸的怎么能看到女神睡觉时候流口水的憨样啊?”

    叶无双笑了,眼看着水如烟满脑门子黑线,马上就要爆发了,也就不继续撩拨了,道:“而且你这别墅就跟座军事堡垒一样,豢养着一大群会吃人的狼,谁知道我进来的时候会不会受到什么不公正的待遇啊?”

    叶无双既是开玩笑又是试探性的说了一句,眼睛直直看着水如烟,想从这个女人脸上读出什么东西来。

    这个女人……一定在防备着什么,要不然一个人就算再有钱也不用豢养那么多雇佣兵,那可是一群会吃人的狼,真放出去咬人了,得弄出大风波,一般的有钱人除非是在碰到性命之忧的时候,否则不想招惹那群人的,因为一旦放出去就不可控制,对于那些从战场上走下来的人可不知道什么叫做分寸,一旦和人对上了那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局面,残酷的战争法则只教给他们一个道理——只要逮着机会了,就千万别让自己的敌人活着从自己的手底下走出去!

    所以,这群雇佣兵,一旦放出去了,就得整出人命!那些有钱人可不是叶无双,可不会肆无忌惮的去杀人!就算再有权利,人命也绝对是个禁忌领域,没强大的能跳脱出法律制裁的地步,沾上了没个好下场,一旦被家属捅出来,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他们!

    而水如烟,一下子豢养这么多会吃人的狼,若说没有原因,打死叶无双也不会信,所以,他想弄明白,不过他也知道,这娘们要强的很,属于那种宁可自己憋死在那里,也不会麻烦别人的主儿,尤其是和自己有了很亲密的关系以后,更加不会和自己说,因为她会觉得那是自己在出卖身体要求男人来帮自己,倔得很,容易往死角里钻,所以叶无双也只能变着法儿的打听。

    而水如烟,则在听到以后,面色顿时一变,别过了头,轻声道:“你怎么会突然想起来我这里呢?前段时间,你不是在香港挺忙的么?”

    暗黑议会攻打三合会的事情,水如烟作为许家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

    “想看下你,所以就来了。”

    叶无双嘴角含笑,正要说话,一阵敲门声忽然传来,将他打断了。

    一道清脆的敲门声从外面传了进来:“小姐,您没事吧?”

    水如烟面色一变,站了起来,看着叶无双,低声道:“你还是快离开吧,就这么呆在我的卧室里面,让人看到了不太好。”

    叶无双挑了挑眉,没说话。

    水如烟也知道自己的语气可能不是很好,面带急色,但却不得不压下着急,说道:“就算你帮我个忙吧,有些事情,等时机合适了,我会告诉你的!”

    “希望有那么一天吧。”

    叶无双不可置否的说了一句,然后扶住水如烟的肩膀,很认真的一字一顿说道:“不管你承不承认,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这一点毋庸置疑,因为我叶无双带着喜悦亲手触摸过的女人,那就是我的女人,谁也不能动,谁也不能碰,谁碰,我让他家付出百条性命的代价,不够了,刨了祖坟垫上!这是我的承诺,也是我的宣言,言尽于此,你自己多多思量。我也知道你现在可能有心结,所以我不*你,可以顺着你,但这种顺从不会持续太久,你也别等到我动用暗堂调查一切的时候,如果碰到什么为难的,直接说,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开口,我就去做,为你血屠十万里地在所不惜!”

    说完后,叶无双的身子渐渐隐没在了空气当中,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瞬息之后,阳台上传来“嘭”的一声关窗户的声音。

    离开了!

    来的时候悄无声息,走的时候也是悄无声息。

    水如烟有些复杂的看着叶无双离开的方向,这才过去将门打开了,刚才问话的是她的贴身丫头,那丫头一脸笑容的站在门口,只不过一双眼睛却不断朝水如烟的屋子里瞅着,有些心不在焉的问道:“小姐,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怎么听到你在叫啊?”

    “哦,早上起床的时候发现枕头边有只蟑螂。”

    水如烟笑了笑,道:“吓我一跳。”

    “原来是这样啊。”

    那丫头笑了笑,道:“我还以为发生什么事情了呢,没事就好,那我就去给您准备早餐去了?”

    说着,这丫头转身就欲走。

    “等等。”

    水如烟叫住了这丫头,眸光有些游离,淡淡道:“我一直待你不薄,虽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加入了他那边,整天在这里监视我,但作为一个过来人,还是希望你能好好考虑好自己究竟在做什么,有些斗争不是你能搀和的,千万别选择去站位,因为站位对你这个身份的人来说是种灾难,谁赢了都不会放过你,而且,你也没有自保的能力,就算他赢了,你信不信我在楼下豢养的那一百头狼照样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而且,那老头子也未必能赢,跟你说些你压根不知道的事情吧,那老头子现在也碰上了一个他根本无法想象的敌人,迟早得被人家钉死在木桩上,在杭州丢了那么大的人,但那只是个开始!看在你跟了我这么多年的份上,我不为难你,这些话,也只和你说一遍,你好自为之。”

    说着,水如烟猛然回过了头,直视那丫头,眸光璀璨的可怕,很难想象,这个飘渺如烟的女子竟然有这样的一面!

    “小姐,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那丫头笑的有些不自然,转过身子匆匆离开了。

    而水如烟,则看着空荡荡的门口,冷笑不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