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七章 山楂干,镌刻真情【五更求花】

    叶无双不喜欢逛街,是个男人就不喜欢逛街,当然,娘炮除外,因为,和女人逛街就两字——闹腾!

    累!

    很累!

    这是所有体会过那种滋味的爷们共同的感觉。

    但是这一回,叶无双却难免喜欢受虐了一次,因为他陪的那个人是秦歌,因为秦歌很高兴,所以他也就高兴,这一高兴,自然也就难免走的路多了些,从上午逛到晚上,因为在跳崖后,秦歌曾经服食过叶无双的鲜血安胎,受到那种伟力的滋养,那小家伙壮实的很,哪怕他老妈走的路多了点儿,也没有闹腾。

    到了晚上的时候,秦歌更是拉着叶无双去了必胜客,两人像对小情侣一样,居然感受了一把从前他们看都没看一眼的垃圾食品,因为有了对方的陪伴,所以一切似乎都开始变得有趣了起来。

    一通折腾,将近到了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才终于回了汉王室庄园。

    秦歌也是累坏了,一紧卧室,脱去鞋子后,一下子就朝床边坐了过去,去势很猛,身子很沉。

    她可还是个孕妇啊!

    “我的小祖宗啊!”

    叶无双看到后,好悬没被吓死,身子化作一道流光,在秦歌还没接触到床的时候,飞快冲了过去,一把就将之横抱了起来,化解了那冲击力,人坐在床上的时候,才苦笑道:“就不能小心点么?”

    秦歌这个时候也反应了过来,一下子也不好意思了起来,居然有些扭捏,过了半响才说道:“快放我下来。”

    因为她感觉到了某个玩意儿居然有反应了!

    叶无双也感觉到了,大囧,将秦歌放到了床边,才转移了话题掩盖自己的尴尬:“以后再这样我保证不会再来看你!”

    这家伙还嘚瑟起来了!

    秦歌也乐了,自己也就是因为心境问题忽然小女人了一下,结果这小男人居然还真进入状态了,弄的跟自己是那种看不到自己男人会急哭的小女孩儿一样,不过她也乐得不点破,挺享受这种被呵护的感觉,笑着摇了摇头,抬起**搭在叶无双腿上,道:“脚困,帮我捏捏!”

    “咕咚!”

    叶无双很很吞了口吐沫,下意识的看了眼尽在眼前的那只虽然裹在白色棉袜里,但那完美的弧度却已经显露的玉足,感觉呼吸有些困难,几乎是颤抖着双手抚上的,不轻不重的揉捏着。

    渐渐的,这家伙的眼神不太对劲儿了。

    秦歌也察觉到了,也知道她托付了一生的家伙是个什么货色,因此也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似笑非笑的看了叶无双一眼,道:“你想要?!”

    话一出口,秦歌自己也后悔了,一个劲儿的问自己:“究竟是怎么了?”

    其实,虽然自从接受了叶无双以后,在那小山谷里,秦歌早就无条件的奉献出了自己,男女之间的那点儿破事,能做的也差不多做全了。但就这么一下子说出来,还真的是头一回!

    当时,也就有些不好意思了,不知道为什么,完全是下意识的就说了出来。

    秦歌不知道的是,其实在不知不觉间,她在面对叶无双的时候,那点儿仅有的矜持都伴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消失了。

    很正常的情况!

    只是秦歌没有察觉到,叶无双也没有察觉到而已,因为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然,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秦歌更不知道的是,如果一个女人在一个男人的面前,把她的直白和很二的一面全都表现了个淋漓尽致的话,那她除了嫁给这个男人,就只能杀了这个男人了。

    一个所有男女都会经历的过程,不可避免。

    怕是所有男人都有这种感觉,自己在刚刚找到自己媳妇的时候,媳妇很温柔,就连说话的时候都细声细气的,吃饭更是优雅,也不霸道,可过上个一年半载的,情况就立马不同了,蓦然回首时会发现,似乎媳妇凶悍了许多,吃饭的时候是扒拉着来的,喝水是牛饮的,在自己面前没有一点儿矜持了,完全变成了女汉子,甚至就是在自己看着陌陌上那些女人p过的照片,蹲在马桶上正**的时候,媳妇内急了都得冲进来一把给自己提起来丢一边她自己上马解决问题,非常霸道……

    而且,这种“直接”和霸道还会愈演愈烈,到最后只能让男人们感慨:“岁月啊……你果然是一把杀猪刀!”

    但是,可以很明确的说,这是每一个女人都有这么一个转变,都会在自己男人面前变得直接,霸道,谁也没跑!

    霸道的女人可能很讨厌,但如果碰到一个只在自己男人面前霸道的女人,那么……请珍惜她吧!因为这是一个爱你爱的死心塌地的女人,已经把你当成了她生命中的唯一,她已经死心塌地的爱上你了,生命与你交融在了一起,是她最亲的亲人,是她唯一的依靠,也是……另外一个她自己!

    和另外一半自己,需要客气么?需要矜持么?

    那是给外人看的!

    叶无双和秦歌没发现的是,他们两人其实已经完成了这样一种人生接轨。

    看着秦歌发红的脸颊,以及那隆起的腹部,叶无双这头纯种的雄性牲口,居然一改从前那种荤素不忌,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的作风,缓缓摇了摇头,方才的那点儿火热瞬间消失了,眼神清明:“你身体不方便,快临产了,会伤到你……我还是抱着你睡觉吧,抱着你,看看你就好!”

    秦歌一愣,幽幽看了叶无双一眼,沉默良久后,才终于轻声道:“一会儿你给我唱段秦腔吧,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你在哼的时候我总觉得有些凄凉了些,老是说你,可前段时间你不在,不听,反而睡不着了。”

    “好!”

    叶无双笑了笑,看到了秦歌脸上的疲惫,便放下了女人**,起身坐到秦歌身后,大手搭上女人瘦削的肩膀,不轻不重的揉捏了起来。

    按摩,说实话,叶无双不太会,但他却是个杀人如麻的刽子手,对人体的了解,他敢说自己是第二,怕是没人敢说第一,知道按什么位置,人是个什么感觉,更知道什么样的力度是缓解疲劳,什么样的力度就变成痛苦了,手法或许不专业,但若说效果,比专业的按摩师要强!

    秦歌轻哼一声,闭上了双眼,低声道:“看不出,你还有这手艺。”

    叶无双没回答,一双眼睛四下游离着,蓦然一瞥时,定格在了床头柜上放着的那几颗早就干瘪的不像样子的山楂,当下一怔。

    那几颗山楂,似乎还是在东突之乱时,秦歌说想吃酸的,自己挑翻了许多东突分子才找到的吧?是染着血的山楂:“想不到,你竟然还留着那些山楂。”

    秦歌没有睁开眼,很平静,也很自然:“你送的,没舍得丢,就一直留下了。”

    叶无双停下了按摩,忍不住伸手在女人如玉的脸颊上摩挲着,低声道:“你是老天送的,我也舍不得丢,得一直留下。”

    秦歌一颤,不过身子很快就恢复了自然,闭着眼睛的她,那张宛如梦幻般的容颜上绽放出一抹颠倒众生的笑容。

    ……

    (说到做到,实打实没偷工减料的五更送上!嘿嘿,鲜花达到75,明天继续五更可好?这个月,俺就是疯了!还差九朵花,九朵花,五更,求兄弟们给力,求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