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四章 女神,亦是女人【二更求花】

    秦歌是个很聪明的女人,这一点毋庸置疑,要不然当初入华的时候,不可能让叶震麟和中南海那位眼皮子直跳,连续好几天都睡不了一个好觉。

    秦歌的可怕之处,在于她那双能洞穿一切的双眼,能轻松看穿一个人的内心,此刻,叶无双情绪上的异常,她又怎么可能看不穿?不过没有说什么,反而别过了臻首,有些心不在焉的喝着牛奶,本来,按照她的习惯是喜欢喝咖啡的,不过在听说怀孕了喝那些不好后,立马就戒掉了,在她的生命中,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这一生,也不知道见了多少,但最后在她生命中驻足留下来的,只有一个叶无双,到了现在,腹中多了一个还未出生的孩子。

    这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了,为了这两个人,她可以毫不犹豫的丢掉自己的生命,更别说戒掉一个喝咖啡的习惯了。

    或许,此刻她是借着喝牛奶来掩饰着什么。

    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只是叶无双抓着秦歌的手,却是从始至终都没有放开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秦歌忽然问道:“对了,你今天有事情吗?”

    “没有。”

    叶无双终于恢复了心态,拧过头看着秦歌,仍旧是那种很细腻的目光,看这个女人的时候,如果是走马观花得看,那是一种暴殄天物的可耻行为:“香港平定,雪狐被我杀的仓皇逃窜,狼狈不堪,怕是短时间在再也不敢生出染指天下的念头了,没了纷争,我有的是时间。”

    秦歌目光有些飘忽,也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什么,竟然没敢再拧头看叶无双一眼,轻声道:“孩子快出生了,李玫说了,再过一个月,可能我就再不能四处走动了,怕出什么意外,应该呆在家里等着临盆,所以……我想趁着现在出去走走,顺便给孩子买一些衣物之类的东西,孩子用的第一样东西,我希望是我亲手挑选出来的。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就陪我去吧。”

    说完这些,秦歌别过了脸颊,眼中闪过一丝让人有些看不明白的神色,似乎是在羞涩,又似乎是在期待,总之,很复杂。

    叶无双有些惊讶的看着秦歌,事实上,这是秦歌第一次要求自己陪她,因为这是个很强大的女人,与一般的女人不太一样,从来不会张口要求什么,似乎就算是世界上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她也能很坚强的存在着,根本不会让人陪她,此刻,忽然提出这么一个要求,倒是让叶无双陷入了短暂的错愕,仔细的打量着秦歌。

    虽然秦歌留给他的是一张侧脸,但叶无双还是从当中看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

    渐渐的,叶无双哑口无言,眼中只剩下了震撼!

    秦歌居然在……期待!

    不错,就是期待!这个高贵典雅,睿智的可以看穿世间一切的女子,居然在期待,就像一个寒门出身的女孩儿第一次来到大都市,在珠宝店里看到了那璀璨的钻石一样,眼中写满了浓浓的奢望,在她的认知里,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么璀璨这么漂亮的东西!可也知道那很贵,自己买不起,所以只能压下心头的欢喜,只能站在远处远远的想象一下!

    一瞬间,叶无双读懂了秦歌,也就是在这一瞬间,叶无双感觉心忽然疼了起来,疼的让他有些难受,他在心疼秦歌!

    这个傻女人呵……

    明明就是想让自己多陪陪她,可就是不开口,死死地憋着,不想让自己误了事,也不想耽误自己的时间,在她的认知里,叶无双一直都很忙,忙着完成他的千古霸业!

    她不想因为儿女情长之事,牵绊叶无双太多,因为她知道,叶无双志向很高,想征服亚洲,征服最后一块还没纳入囊中的版图,成千古霸业,建立一个镇压全世界的暗黑帝国!所以,哪怕是有时候一个人想念那个牵绊着她情丝的男人,也不会开口,更不会过多占用男人的时间。

    她委屈了自己,在成全叶无双的理想啊!

    一瞬间,叶无双鼻子有些发酸,这个傻女人,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这个时候居然这么傻呢?

    读懂秦歌的时候,叶无双不知道心里是个什么滋味,隐隐觉得,以前这个女人在阳台看远方天空的时候,可能在回顾自己的一生,可自从跟了他叶无双后,再看远方天空的时候,想的,应该是那个牵扯着她情丝的男人!

    女神,亦是女人!

    她也有自己的期望,也希望自己的爱人能陪着自己,哪怕,哪儿也不去,就是坐在她身边。可是,她不说,她成全了自己的男人,委屈了自己。

    可是,委屈的还少吗?

    她本光华万丈,是西方最美的女人,也是最尊贵的女人,坐在汉王室的汉白玉宫殿里与四方角力,是一代女尊,巾帼不让须眉,走到哪里,都让她的敌人眉头直跳,可却因为一不小心爱上了一个男人,一不经意把自己的心给丢了,所以心甘情愿的放下了一切,放的很从容,面带微笑走下神台,站到了那个男人身后,安安心心做个小女人,为其生儿育女,在小阁楼里静静等待着那个男人来看看她!

    叶无双长长叹了口气,不知道该说什么,也扪心自问,天下与爱人什么重要?

    几乎是一瞬间,就已经做出了选择!

    自然是他的女人!

    是,他有理想,他想做这个世界上的至强者,但前提是,他所爱的人,与他一起接受来自于**八荒的朝拜!如果赢了天下,最后却丢了自己的爱人,只能自己一个人悲哀的坐在冰冷的铁王座上环视天下的话,想想也觉得挺可怜的!

    那样的王位,不要也罢!

    所以,叶无双想都没想,就做出了回答:“好,咱们去给儿子买东西去。”

    秦歌回首,惊鸿一瞥见,那丝惊喜让这个女人脸上多了种说不出的神采,很惊艳。

    恋爱中的女人是最美的,因为女人本来就是一种感情生物,需要感情的滋润,就像早茶需要清明细雨的浇灌才能迸发出惊人的芬芳一样,不可或缺。而得到自己男人宠溺的女人,那一瞬间的笑容,颠倒众生,让世间粉黛失了颜色。

    叶无双笑了,道:“那就赶紧填饱你的小肚皮,要不然甭想我带你去散心。”

    说着,叶无双拿起了左手中那块被自己咬了一口的糕饼,递到秦歌嘴前,脸上的笑容,温醇而厚重。

    李玫看着这对夫妻,只觉得这一刻忽然天成,丝毫不觉得那块很明显沾了叶无双口水的糕饼让秦歌吃是一种亵渎,因为这对夫妻相濡以沫,在彼此生命中已经不可或缺,融为了一体。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因为这里容不得别人。

    秦歌脸上挂着笑容,明明是个高贵睿智的女人,此刻身上却有一种小女生才有的憨,芳华无限,有种惊人的美,玉颜上敷着一层淡淡的粉红色,上身微斜,贝齿在那块糕饼上扣下不太大的一块。

    一些糕饼屑沾在了嘴角。

    叶无双伸手轻轻为其拭去,眼神很温柔,很难想象,那个在战场上攻无不破,让敌人胆寒的暗黑武神竟然有这样温柔的一面,或许,这种温柔也只有对他爱极了的人才会露出,对待敌人,他只有一柄冰冷的长刀。

    轻轻捏了捏秦歌吹弹可破的脸后,叶无双在女人额头轻轻一吻,起身到外面抽烟去了,女人满足的笑容让他心疼,他怕继续坐在这里会忍不住死死抱紧这个女人,将之揉碎了放进自己心里,让其永恒驻留心间。

    ……

    (写到秦歌,老楚总是写的很慢,因为想表现出这个女人气韵,不过五更不会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