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一章 永恒的爱【四更求花】

    整个下午,叶无双都是在军区大院度过的,陪父亲下回儿棋,与母亲聊聊天,再陪陪小霜儿和柳馨彤,过的也挺充实的,最起码安心。

    晚上,是去外面吃的,因为是阴雨天气,所以吃的是火锅,晚饭后,叶无双本来是想与柳馨彤离开的,可却被叶母和叶震麟给留下了,回了叶家,住在了那间他阔别了十几年的卧室。霜儿那丫头跑去找自己的爷爷奶奶去了,在夜深的时候,叶无双与柳馨彤也一起回了卧室。

    这是一间不足四十平米的小卧室,一个独立卫生间,一张书桌,一把椅子,再加一张双人床。

    这就是叶无双在八岁前生活的地方。

    八岁,可能别的孩子还在与父母住在一起,可他在此之前很多年就已经自己独睡了。十岁,在别的孩子上小学与小朋友跳皮筋的时候,他已经在战场上杀人,和人像野兽一样搏斗。十六岁,在别人拿上了初中毕业证书,走入更高一级的学业殿堂的时候,他背负着耻辱和滔天恨意亡命天涯,朝不保夕,被好几个师团满华夏撵杀。二十五岁,在别人刚刚走入社会,一个月能挣两千块,有了固定工作,总算是能谈一段可以考虑婚姻的恋爱的时候,他已经征服了整个西方地下世界,坐拥江山无数,美酒佳人,烈马狂刀,每一日都有每一日的精彩!

    他的一切,都从这个地方起步。只是,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没有回来了。

    打开卧室里的灯后,叶无双静静打量着这间卧室,柳馨彤也没有出声打扰他,就这么站在他身后看着。

    叶无双缓缓在卧室里踱步,走到了在窗户旁边的书柜,打开后,可见许多当年他曾经快翻烂了的书。

    资治通鉴,孙子兵法……

    几乎全都是这类型的书,若说稍微不枯燥的,大概也只有一本《三国演义》了。

    这是叶无双小时候八岁看的书,三国演义是最好看的一本,他最少看了有二十遍了,都快将书页给翻烂了,里面的每一个精彩之处,他都会划出来,然后在旁边写上他自己的看法。

    此刻,重新看到这本书,叶无双的嘴角不禁出现一丝笑容,当下从书柜里面将之取了出来,打开一看,果不其然,就是自己那本,里面标注的还在。

    叶无双现在翻开的,恰是《三国演义》卷首语的那一页,是一段很经典的话:“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一统天下,后来光武中兴,传至献帝,遂分为三国。”

    可就是这样经典的一段话,却被那个时候的叶无双用红笔给划了一个大大的错号!

    然后,在旁边写下了一段笔迹很稚嫩,字也很难看的看法:“屁话!全是屁话!为什么不能兴国万年,开亘古未有之基业?百年而亡国,全因制度不对!若有圣王,立万载不变之良规,何以亡国?圣者,以脊梁撑起大国,引领后人前进,王者,以伟力镇压奸邪,横扫敌者。若有圣王定天下、立良规,可平万古!”

    这是叶无双在几岁的时候写下的东西,而一般孩子,在那个时候,还在玩尿泥。

    这个世界上,确实有那么一些人,打小就头角峥嵘,显露不凡!

    此刻,在看当初自己写下的话,叶无双一笑置之,拧过头,对着柳馨彤晃了晃手里的书,笑道:“彤姐,看到了没有,这是我小时候看的书,当初在异能组的时候,你问我为什么满脑子那么多的权谋和阴暗,现在知道答案了吧?这玩意儿就是我的启蒙老师。”

    柳馨彤温婉一笑,莲步款款,轻移到了叶无双身边,从叶无双手里拿过书看了那卷首语处的标语一眼,峨眉轻挑,随后将书丢到了桌上,笑着伸出青葱玉指在叶无双额头一点,道:“果然是三岁看到老,小时候就不学伦理道德,只学些阴损招数,难怪到现在你会变成这样!”

    “三岁看到老?”

    叶无双一笑,紧接着一把就将柳馨彤抱紧,因为来的突兀,倒是把柳馨彤给吓了一跳,而后道:“我小时候啥样你可是见过的,难道……我这好色的基因,也是从那个时候就有的?”

    眼神,有些火热了。

    柳馨彤也是过来人了,虽然,那点儿经验全都是被眼前这个阴损玩意儿拉着教会的,但还是在第一时间看出了这家伙脑子里面究竟在想着什么龌龊的念头,那火热的眼神实在是太通俗了,只要不是个单纯的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女孩儿,绝对能一眼看出来,当下有些不安的扭动了几下,挣扎道:“别……姐,姐今天不太方便……”

    不太方便?

    女人不太方便的时候只有一个,就是每个月都要定时来看她的姨妈又来了!

    叶无双先是一愣,随机一看柳馨彤的扭捏之态,顿时大笑了起来。

    “你……”

    柳馨彤有些哭笑不得,但也没敢继续扭捏下去,生怕自己某个不经意的动作又让这牲口觉得可爱的不行,然后摁倒给自己就地正法了,毕竟这可是一头纯种的雄性牲口,真急起来了啥事都能做出来,前面不行上面,上面不行后面,总之,就两字——牲口!

    当下,哪里还敢呆啊!?

    狠狠瞪了叶无双一眼,就从男人的怀中挣脱了出来,道:“好了,我先去洗漱一下。”

    说完,人就钻进了洗手间,只是在原地留下了香风阵阵,让叶无双一脸陶醉,光是闻了一鼻子人家身上带着的芬芳就看上去飘飘欲仙的了,确实挺吊丝的。

    很快,浴室里就传来了水声。

    而叶无双则一古脑儿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里面,时隔十几年后,再盖上家里的棉被,心里也是思绪万千。

    不知不觉间,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过去,柳馨彤终于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身上披着浴袍,肌肤吹弹可破,活生生是一幅美人出浴图。不过在看到叶无双已经钻到被窝里面后,顿时就无奈了,苦笑道:“快去洗漱,什么毛病了,睡觉前不洗澡。”

    叶无双就是嘿嘿一笑,然后一身后就拉住柳馨彤将之拽向自己怀中。

    “啊!”

    柳馨彤一声轻呼,下刻,就已经跌入一个结实的胸膛,挣扎着就要坐起来,可抬头瞬间,当是就愣了——叶无双的脸上哪里半点儿色眯眯的样子,只是那双眼眸深深看着自己,漆黑、深邃,如满天星辰,又似宇宙黑洞,吞噬一切!

    “彤姐,让我看看你,好么?”

    叶无双低声说了一句,目光从始至终都在柳馨彤脸上停留着,轻轻抚摸着女人满头湿漉漉的发丝,心中空明,没有**,只有淡淡的怜惜,柳馨彤为他做的一切,他都是看在眼中,只不过他不善于表达这些感激和感情,只能是好好看看这个女人,将这个女人的一切全都铭刻在心里!

    这一刻,叶无双心中很宁静,也很满足,只需要轻轻抱着他挚爱的彤姐,就能得到他的感情依托,这就是他们之间的感情,有这种力量。

    男女之间,xxoo或许很重要,但那也只是身体上的一种本能,缺之固然不可,但对于一对有情人来说,似乎只有那破事也稍显不足,有时候,感情交融更加重要,四目相对,一眼,就是一生,那种彼此融入彼此,再不可分开的感觉,妙不可言。

    那是一种精神的享受,作为个纯种的雄性牲口,你不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