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五十章 人生至此,夫复何求【三更求花】

    两个女人在厨房里忙活着,小霜儿一个人满屋子的折腾,而叶无双与叶震麟父子两人则摆开一盘象棋厮杀了起来。

    咫尺棋盘,却仿佛千军万马在对阵,这父子二人以楚河汉界为分界,进行着一场逐鹿,若有象棋大师此刻在他们跟前坐下观看的话,就会发现这父子二人的棋,下的有那么些高深莫测的味道,根本不讲究许多教程上的那些规矩,不按套路出牌,简直就跟模拟一场战争一样!

    一个是华夏当下最能征惯战的军方头狼,另外一个是统御地下世界的暗黑霸主,他们的棋,自是不同!

    叶无双刚猛,棋风相当的剽悍,真要概括,非常简单,只有一句话——进攻,进攻,在进攻!

    而叶震麟则中正平和,棋风浩瀚,有一种重剑无锋的味道,看上去没有那寒光闪闪的迫人杀意,可一旦迫压下来,相当的可怕,完全就是一种直接镇压!

    一盘棋,一个小时。

    最终,以平局收场,杀得可谓惨烈,险象环生,一枚枚小卒子在叶无双手里用的出神入化,过了河就绝不回头,一般都是直捣老巢,而叶震麟的则以马、车见长,两杆炮差点儿在下到四十分钟的时候差点儿没给叶无双直接将死。战到最后,父子二人的手里,只剩下两个光秃秃的老将隔着无尽方格子远远眺望,充满了不甘。

    一般来说,下棋如果下到了这种程度,那绝对是两个菜鸟才能干出来的事情,可谁敢说这对父子是菜鸟?

    惨烈!

    叶震麟盯着棋盘看了好久,最终,直说了两个字:“好棋!”

    “你也不错,叶上将!”

    叶无双苦笑,道:“你的敌人如果和你在战场相遇,就是一种灾难。”

    “臭小子少给我灌**汤!”

    叶震麟笑骂了一句,道:“你的一个媳妇就能给我杀的落花流水,嘿……老子下了一辈子的棋,从来没人能给我杀成那样,想不到到最后居然栽在了自己的儿媳妇手里!”

    “儿媳妇?”

    叶无双问道:“哪个?”

    叶震麟没直接回答,而是含笑问道:“你觉得你的老婆里哪个人能有那种大智慧,将我杀的落花流水?或者是说,哪个女人能制住你小子?”

    “秦歌?”

    叶无双想都没想就问了出来,他的女人不少,可如果说哪个女人最能降服他的话,非秦歌莫属,那个女人简直就是个妖孽,算无遗策,当初给自己出的一个馊主意,不知道算计垮了多少高官,相当的可怕,那双眼睛清亮无比,似乎能看透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睿智而典雅。

    叶无双也只是在面对秦歌的时候,最没脾气!

    “不错。”

    叶震麟缓缓呼出一口气,抛给叶无双一根烟,又给自己点上一支烟,缓缓道:“这个女子绝对是我生平所见最智慧,也是最可怕的女子,没有之一!当初还是汉王室女皇的时候,与整个天下博弈,和各方实力角力,从来不曾有一败,其智近乎腰,各国大佬没少栽在他手上。她入华之际,说句不怕你笑话的话,我眉头突突跳个不停,一天到晚就没消停过,是真有些怵她,就连最上面那位也是这样,没摸清楚她的意图之前,连续好几天都没睡着,想想也真挺可笑的,老子这一辈子纵横天下,还从来没怕过谁呢,当年就是对上那个英国首相,铁娘子撒切尔夫人的时候,也没觉得她多厉害,可唯独一个秦歌,往华夏的土地上一站,给我老人家吓得……”

    对此,叶无双唯有苦笑而已,说实话,在秦歌与他没有走到一起之前,连他都怕!

    他叶无双一辈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怕一个秦歌!

    这个女人的智慧,确实可怕了些,也不知道智商究竟多高,反正是一眼就能将一个人给看穿!

    “堪称奇女子啊!”

    叶震麟摇了摇头,看了叶无双一眼,道:“真不知道你小子何德何能,竟然能让她敛去一身光环,心甘情愿嫁到叶家安安心心做个站在你身后的女人,给你生儿育女,想想也挺不可思议的。不过当初我刚知道的时候,真的很高兴,一来,是因为她身上有我叶家的骨血,而来,也是因为她这个人,有这个女人在你后面辅佐你,我想你这辈子大概也倒不了了!”

    很高的评价!

    叶无双却从叶震麟的话中听出了点儿其他味道,试探性的问道:“您是不是又见她了呀?”

    “老子看看儿媳妇有啥不能?”

    叶震麟一瞪眼,脸上露出了笑容:“她一个女人家自己在京华也确实挺难的,你不在的时候,我去见过她,你妈后来也去陪了她几天,陪你妈逛街,散步,挺好的!也去检查过身体,肚子里的孩子再过两个多月也该出世了,是个男孩儿,我叶家后继有人了。”

    叶无双一听,顿时乐了,他还怕比较古板的父亲会与秦歌有什么冲突呢,现在倒是放下了心。这可是好现象啊,所有人,正渐渐走向融合!

    “歆瑶那边你妈妈也去过,也是个好女孩儿……”

    叶震麟苦笑道:“希望你小子能把这些处理好吧,别负了这些女孩儿,还有许老将军家里那两位……”

    一说到这个,叶震麟瞪起了眼睛:“你个小兔崽子,最好给老子处理利索了,老将军和定邦都好说,但许家可是有个二杆子呢!你他娘的一下子把人家许家的女人都给抢跑了,自己掂量着点儿,惹毛了那二杆子,那家伙可是真的敢拿枪过来突突了你。”

    叶无双满脑门子冷汗,挺想说还有一个许家女人水如烟也被自己拱翻了的,最后想了想又忍住了,看来老爹都觉着许家那对姑侄到最后八成是个大麻烦,要是再让他知道还有第三个的话,那还不得直接炸窝啊?根本不用等自己那二杆子岳父许定国过来了,老爹就得拿配枪一枪崩了自己!

    父子二人接下来又聊了一些其他方面的事情,喝了一泡茶,差不多到中午一点的时候,叶母和柳馨彤终于是做好了饭。

    很大一桌子饭,丰盛到了极点!

    叶无双看了一眼,发现当中有很多都是自己喜欢吃的,三个女人已经入座了,小霜儿捧着个可乐鸡翅吃的满嘴流油,粉雕玉琢的,看上去颇为可爱。

    这一幕,逗得一大家子人大笑,唯独小霜儿扑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自己老爹,脆生生的说道:“爸爸,你裤子的拉链开了。”

    笑的最欢的的叶无双当时就表情凝滞在了脸上,低头一看裤裆,可不,“开窗户”了!

    笑声更欢!

    叶无双虽然在尴尬的拉着裤链,但心里却暖暖的。

    他有一个和睦的家,严父慈母,有一个可爱的小女儿,有很多美丽的妻子,在不久的将来,还会有一个小儿子出世,许多女人都在朝这个最中心的家不断靠拢着,相信终有一天能生活在一起,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oh,上帝!马上就要被爆掉了,菊紧!近了,又近了,求花花啊!千万别让近了变成进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