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九章 一生两世三代人【二更求花】

    一路上,叶无双思绪无尽,脑子很乱,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情之一字,困惑了太多人,情到浓时,大罗金仙来了都控制不住自己那颗躁动的心,现在成了这种局面,哪里是他一时半会儿就能想明白的啊?

    三四个小时,就这样过去了。

    等叶无双穿越了京华市,回到那所承载了他太多喜怒哀乐的军区大院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中午了。

    依旧是那栋算不得多么豪华壮观的小楼,那是政府分配的房子,还保留着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建筑风格,根本不像是一个上将的窝,可这里,确实记载了叶震麟这位华夏军方注定要名留青史的铁血雄鹰的半生浮沉。

    叶无双立在门前,久久不语,这一次回家,与从前真的不同,呆呆的看着这幢小楼,这大概是在这尺寸之地上,自己和父亲相处的最融洽的一次了。

    “怎么了?”

    叶震麟走了上来,没有拉叶无双进门,反而从怀中摸出一包政府特供熊猫抛给叶无双一支后,靠在门前,道:“抽完了咱们再进去,家里有不能闻烟味的。”

    其实,叶震麟大概也能猜到此时叶无双心中的复杂,只不过他没有点破,因为他心里同样很复杂。

    这也是他在叶无双长大以后,第一次与自己的儿子这么毫无隔阂的走进这扇门!

    十几年前,一个八岁的孩子,穿着有些宽大的迷彩服,背着一个比自己还要大的背囊,从这里走了出去,一走,就是十几年,就是半辈子。

    叶震麟已经记不清那时候叶无双的表情了,只是依稀记得,那是一道很小,但却很倔强的背影,从走出家门的时候,就再没有回头,只是在青石台阶上留下一行水渍,那是孩子落下的泪。

    这一走,是真的再没有回头,也回不了头了。

    关于父子之间的所有记忆,叶震麟对于自己儿子的所有记忆,都是那个稚嫩的孩子,肉嘟嘟的小嘴巴,还有满脸的倔强。

    叶无双,真的是像极了他,发自于骨子里的像!包括他的倔强!

    十几年了,门前老树的新芽长了一茬又一茬,院里的枯木开了花又落了,不知道度了多少轮回,只是那*场上再也没有叶震麟拉着自己儿子跑步的身影了,半辈子,就这么过去了。心里存了很多的话,全都藏进了满头白发里面,到老了,都仅仅是在自己倒下前对叶无双说过一句:“儿子,爸为你自豪。”

    可惜的是,还没来得及好好看自己儿子长大,眼睛就花了。自从那个落叶纷纷零落的秋天送走了叶无双后,就在没来得及好好听叶无双喊声爸!

    当中种种,不是一句两句可以说清楚的,到现在只剩下了满心的心酸。

    一对缄默的父子,一对像极了的父子,一对从来不喜欢表达自己内心的感情的父子。

    虽然,他们都相互爱着对方,很深沉的爱着。

    同样的思绪,在叶无双心中也在流转着。

    一支烟的功夫,转眼就过去了,两个烟头,掉落在了门前的青石板上,十几年前,叶无双走的时候,叶震麟曾经蹲在门口看了一天的远方,也是这青石板上,落了一地的烟头。

    叶无双狠狠搓了搓自己的脸,沉默良久,才终于挤出一丝笑容,低声道:“不知道咋回事,看着咱家这一亩三分的小地方,怎么都觉着比奇迹之城的城堡顺眼。”

    “我听说过奇迹之城,建在圣城梵蒂冈对面,是建筑史上的一个奇迹,很大,也很漂亮。”

    叶震麟道:“只是,终究是太大,太空旷了些。”

    “人去了就不空旷了。”

    叶无双笑了笑,道:“等啥时候你退下来了,也来欧洲吧,咱家人多,全住进去了不空旷,也挺好。”

    “怕是少不了那天。”

    叶震麟笑了,一生戎马,他也真想退下来了,就像他说的,儿孙满堂是他现在最大的期望,每天喝喝茶,看看书,陪陪老伴,教孙子下下象棋,挺好,住在哪里都无所谓,有家人的地方就是家,打了一辈子的仗,也该退下来好好过过自己的人生了,真和刀枪剑戟过一辈子,想想也挺可悲的。

    父子二人相视一笑,不再多言,迈步进去了。

    ……

    “吱呀”

    厚重的木门推开了,一股檀香的味道扑面而来,客厅里,一个女子正在往茶几上摆水果,听到开门声下意识的抬起了头,露出了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满头青丝高高挽在头上,恬静而柔美,宛如从画中走出的古典美人,淡然如莲,就连唇角都带着暖暖的笑容,身上带着一种能让人心神宁静的力量。

    柳馨彤!

    “彤……彤姐?”

    叶无双张了张嘴,直接呆立在了门口,完全没想到他日夜思念的彤姐居然会在这里。

    “快进来啊!”

    柳馨彤露出了笑容,眸中如水,酝酿着一种很柔软的情绪:“饭就快做好了,一路奔波的,大概你也饿坏了吧?”

    叶无双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了叶震麟,却发现自己的父亲脸上挂着神秘兮兮的笑容。

    “我接你的时候不就说过么?家里有一个你肯定想念极了的人在等着你呢!”

    叶震麟笑了,长长呼出一口气,缓缓道:“馨彤是个好孩子,你不在的时候我想念了我的孙女,就去将她们母女两个接了过来,从那以后,她一有时间就过来看我们这两个老东西,这家里啊,也总算是有了些人气儿了。”

    彤姐……

    叶无双这个时候倒是显得有些嘴笨了,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欠他的彤姐委实有些多了,照顾了他一生,现在又在照顾他的父母,作为一个女人能奉献给自己的,全都给自己了!

    “爸爸!”

    一声脆生生的呼喊从厨房的方向传了出来,总算唤醒了叶无双,回头一看,却见一声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儿蹦蹦跳跳的跑了出来,不是小霜儿又是谁,几乎是一下子就跃进了他的怀里。

    “哎哟,我的宝贝女儿啊!”

    叶无双大笑,拿好几天没刮,胡茬已经冒出一茬的下巴,不断在小丫头的脸上拱着,弄得小丫头“咯咯”笑个不停。

    在厨房门口,叶母正温婉的笑着,看着这一幕,很高兴。叶无双和叶震麟闹腾了半辈子,她也苦了半辈子,现在,也总算是熬出来了,家,总算像个家了。与从前相比,简直就是活在了两个世界里面,一生,两世,三代人。作为一个普通的女人,她没什么不知足的了。

    “妈,我回来了。”

    叶无双抱着小霜儿,深深看着自己的母亲。

    “回来就好。”

    依旧是四个字,游子远行,分别了太久后,每一次回来,无论发生了什么,做父母的都是四个字“回来就好”、“平安就好”。

    叶无双看着自己母亲转身回到厨房的背影,忽然笑了,笑的挺开心的,当初打下美洲的时候,他都没有现在这般高兴。

    三千疆域,不如一个暖暖的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