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八章 长辈的预感【今日五更,求花!】

    此时,正是大陆清明假期刚刚结束的时候,等从机场出来之际,差不多已经将近是八点钟了,正是那些上班族工作的时间,也是京华这个华夏最为繁盛的大都市里交通堵塞最为严重的时候,当叶震麟的司机开着车出了高速公路路口后,车子便被堵在了半路上,只见,在他们前方,一列车队宛如游龙一般,蜿蜒游走朝向道路的远方。

    “晦气!”

    叶无双看了眼窗外,无奈的叹了口气,知道一时半会儿怕是回不去了,天朝的堵车他从回到华夏以后算是彻底见识了,简直就是个天坑,上班的时候,会不会迟到完全是看运气,十分钟的路程能给你卡半道上一个小时,根本没辙,除非下得了那狠心步行个好几公里地,才可能一直在前进。

    而叶震麟,则闭目养神了起来,他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做过半件在老百姓面前飞扬跋扈的事情,开着个白色牌照的车子也不可能和老百姓争抢道路,万事都享受特权,因此,倒是很沉得住气。

    叶无双看了自己老爹一眼,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问道:“爸,香港的事情,政府那边……”

    “没事的。”

    叶震麟笑了笑,换了以前是绝对不会和叶无双说这些的,甚至可能当时就立起了眉毛,觉得二人是对立层面,说到公事那就是敌人。沉默了一下,缓缓道:“其实你打三合会这件事情,深合政府的意思,这群人纵横香港民间,飞扬跋扈,无视法度,早就成了香港的一颗毒瘤,在很多事情上甚至公然站在政府对立面,制约着整个香港的发展,如果不是树大根深,连根拔起必然会弄出尸血漫天的惨象的话,政府早就动手了,可没办法,香港回归终究还是时间短了点,那么做必然会被人诟病,甚至在国际上引发反弹,一些心怀不轨的国家巴不得我们做那样的事情,也好给我们身上泼脏水,挑拨离间一下,弄出什么混乱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所以啊,政府一直对这个纵横香港百年的地下世界组织是恨之入骨,可却出于其他考虑,没法动他们,死死的克制着情绪。现在,你这么一打,那是大快人心啊!某些国家……他们总是没法在暗黑议会做事上指指点点的,地下世界有地下世界的规矩,光明世界插手不了,毕竟,自从暗黑议会崛起以后,地下世界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地下世界,指手画脚可能给他们自己带来灾难!”

    说着,叶震麟倒是大笑了起来,拍了拍叶无双的肩膀,道:“放心吧,这回上面是不会再找你麻烦的,你也别因为我而束手束脚,该怎么做就怎么做!香港地下世界平定那天,说实话,就是我都觉得痛快,这群王八羔子,在香港造了大孽,也不知道多少人被他们害的家破人亡,老子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就算你不动手,我也得迟早提百万雄兵过去扫平他们!”

    如此,叶无双心中倒是定下来了,九龙沿岸一战,死了太多的人,他还是有些担心华夏的反应会比较激烈呢,有个叶震麟夹在中间,难免顾虑太多,要是再把好不容易修复的关系再弄得崩裂了,太不值得!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这些都是有关系的,如果连家都不像个家的话,还谈什么平天下?简直就像个笑话!打下了天下,最后发现那孤独的铁王座上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那就真没什么意思了。

    就在叶无双思绪纷纷看着车窗外的景象时,倒是叶震麟忽然拧头似笑非笑的看了叶无双一眼,沉吟了一下,道:“好了,无双,咱们就不谈那些破事了。我现在就想知道是……刚才那个和你一起从机场里出来的女孩儿是谁?!”

    叶无双吓了一跳,回头瞬间,对上的却是老爹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当下就满脑门子冷汗,硬着头皮说道:“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应该算是英国王室的人吧。嗯……她叫爱丽丝·潘德拉根,潘德拉根家族的唯一继承人,您应该知道这个家族的,是亚瑟王的后裔,也是未来英国的女大公,潘德拉根家族的大公爵。”

    天可怜见,叶无双真的没敢把爱丽丝的全名说出来,怎么说呢,倒也不是假话,只不过说的是爱丽丝还是一个少女时候的名字,到现在,这个名字,稍微有了一点点改动——爱丽丝·潘德拉根·叶!

    叶!

    在西方女子的名字的最后面,一般在结婚以后,是会多出一个姓氏的,这个姓氏,是她丈夫的姓氏!

    可很显然,叶震麟对自己儿子的回答不是很满意,脸上绽放出了笑容,追问道:“那她和你又是什么关系呢?!”

    自己老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呢!?

    叶无双看了老爹一眼,心里顿时就“咯噔”一下,那是一种……某些小报记者在挖掘到某些绯闻的时候脸上特有的笑容!

    这很显然是要深究到底的节奏啊有木有?!

    叶无双心里当时就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脑门子上冷汗都下来了,苦笑道:“只不过是朋友而已,朋友!”

    想了想,叶无双又补充了一句:“很纯洁的那种……”

    嗯……一定是就这样的,很纯洁,对,就是这样的!

    “是么?”

    叶震麟不可置否的耸了耸肩膀,靠在车座上,饶有深意的说道:“爸也年轻过,是过来人!嗯……在这男女之事上,也曾经冲动过。想当初,我和你妈那也是花前月下,举案齐眉,浪漫的很!当初见着你妈的时候,你妈那可是十里八乡里头出了名的俊丫头,年轻时候就是你媳妇那俏模样,当时看着的时候,给我乐的啊!一连蹲你妈窗户外面唱了好几天的情歌,那时候你妈看我的眼神儿,和那丫头看你时候的眼神是一模一样啊!”

    叶无双满脑门子黑线,看着自己老爹脸上的笑容,觉着事实八成不是这样,这位爷年轻的时候身上气度还没出来,十足的一个吊丝,能娶着老妈,绝对是一个标准的吊丝逆袭女神的例子,真要把他逆袭老妈的过程说出来,那就是一段很纯粹的吊丝逆袭的励志故事!

    可叶无双现在可不想探讨这些,苦笑连连,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其实,他很少和自己的父亲说这些的,但看样子叶震麟今儿个是不会放过自己了,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她……也算是我的一个女朋友吧!”

    姑且算吧,虽然爱丽丝这娘们还是一颗定时炸弹,不是那么的稳定,随时可能提着石中剑满世界追杀自己,但……那种关系有了,那就算吧!

    叶无双只能这么说了!

    “看看,你早承认了不就好了嘛!”

    叶震麟终于满意的笑了,话锋一转,忽然又问道:“像这种女朋友你还有多少个?”

    叶无双:“……”

    天可怜见,叶无双真的很想说,但掰着指头数了一下,发现两只手都数不过来的时候,果断放弃了。

    “那个许家的丫头算一个,许艾玲肯定是,那丫头去乌衣巷子见你的路上,那个着急劲儿和兴奋劲儿,嘿……如果不是去看情郎的话,绝对不可能那样!还有,许平澜那丫头也不是很对劲儿,在军区见到我的时候,有好几次都问起了你的消息,应该也是对你有那个意思……”

    叶震麟见叶无双不回答,也就不多问了,而是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嘀咕着:“还有司徒暄研那丫头,应该也算是我的儿媳妇了吧?我就知道,小时候就瞅着那苗头了!前两天司徒老儿见着我的时候挤眉弄眼的,一看就不对劲儿,不出意外,我和那奸诈的老狐狸是成亲家了……”

    “还有当年你在异能组的时候那个代号是9号的丫头,当时我听你的老首长给我嘀咕了你们之间的好多事情,现在那丫头退役了,以你小子那宁可错杀一千,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的风格,怎么可能会放过?似乎,你把南方闹了个天崩地裂就是因为那丫头吧?还真挺牲口,连自己亲手训练出来的女兵都不放过……”

    “……”

    叶无双满脑门子黑线,不是都说自己这位老爹是个智商无敌,情商为零的主儿么?什么时候在这事情上变得洞若观火了?不过没琢磨透老爹的意图以后,他也不敢多说什么了。只能感慨,果然是兔子不能吃窝边草啊,保密措施做的再好,也总有泄露的一天!

    兔子不吃窝边草,至理名言啊!也不知道哪位前辈搞了小姨子,被老婆看出来以后发出的这种感慨……太他妈的有道理了!

    “肯定还不止这些!想不到当年那个愣头青一转眼居然成香饽饽了,怎么看都他娘的不像老子的种,老子年轻的时候讨个老婆都难,军营里呆久了,瞅着母猪都比貂蝉美,能见着个母的就乐得屁颠屁颠的了,想不到你小子居然这么受欢迎,真看不出哪比我年轻时候强了。”

    叶震麟总算嘀咕完了,想都没想自己年轻时候的吊丝模样,拍了拍叶无双的肩膀,很认真的说道:“小子,别以为老头子我傻,其实老头子我心里跟明镜儿了!你小子找多少娘们老子不管,那是你的能耐,老头子我只要求一年之内能抱上三个孙子就成,只要儿孙满堂了,老头子我也就能退下来享享清福了!嘿……今儿个跟你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小子,这种事情是纸包不住火的,那些女娃都是好孩子,你别坑了人家,见着机会到了就赶紧揭开底牌吧,你身份在那儿摆着,多娶几个老婆正常,沟通的好那些女娃也就是生生你的气,但不至于恨你一辈子,道个歉认个错死皮赖脸的贴上去还能拽回来和你过一辈子,别老是想着隐瞒,你就不觉得累啊?而且,迟早得有彻底捅开的一天,到时候你可就惨了!与其等矛盾完全僵化,还不如人为调控,毕竟,早作打算还在你控制之中。真要等一不小心被撞破了,那你可就真玩完了,那么多娘们的醋坛子打翻,淹不死你个小犊子算老子眼瞎!这是作为一个长辈的预感,你心里最好有个数儿!”

    叶无双陷入了沉默,低头沉思。如果说老头子刚开始的话,还是在跟他开玩笑的话,那后来的,就是告诫了!

    非常有道理的告诫!

    叶无双不得不仔细考虑一下了,确实,这方面的事情,人为调控比较好点儿,如果真的任矛盾自然激化的话,谁也不知道会闹到什么地步!

    只是,世事无常,结果如何,谁知道呢?

    (今天五更。昨天太累了,写完趴桌上睡着了,不好意思啊各位兄弟,今天来个字数多点儿的给补上!嘿嘿、、这个月老楚拼了,只求在榜单上保住前十的位子!恩……达到50朵花,明日继续五更可好?能不能累死老楚,看兄弟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