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七章 男人的爱,缄默的爱【二合一大章

    叶无双回来的消息,其实并没有通知太多的人,几乎是秘密回京的,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做事神神秘秘的。就连爱丽丝问了一路都不曾问出什么,总觉得这家伙是不是又没憋什么好主意。

    不过这回爱丽丝倒是真的误会叶无双了,其实叶无双只不过是单纯的想回家看老婆了,高速公路怒战十八铜人,血染征衣,自己也倒下了,在101医院一住就是好多天,因为形势危机,不得不让自己的许多女人提前离开,甚至不敢去见上一面,一别就是好多天了没有看到,这段时间人在香港,其实一颗心却早就牵挂在了京华,无时无刻不在思念那些将命运几乎与他绑在一起的女人们,还有……父亲和母亲!

    秦淮河畔,乌衣巷子里,叶震麟那关切而又有些不舍的眼神,让叶无双大受触动!

    就连叶无双也不知道自己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磨叽,跟个娘们似得,舍不得这个舍不得那个,但这一次回华夏,他实在是改变了太多。只不过这些东西,实在不足为外人道也。男儿为人一世,再大的苦往肚子里吞咽,再大的难一双子肩膀全扛下,有些东西,真的没法和外人说,既然注定了是个大男人,将乾坤留在心中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这一生的难做,风险中得执着的挺着,儿女情长都藏在了心窝子里面,只有在夜深人静时躺下了才能独自抚摸一下自己的忧伤,*一下岁月的风尘留给自己的伤痕。

    这就是大男人!

    叶无双敢保证,如自己说自己是想妈妈了,想爸爸了,也想老婆了,所以才想回家的话,八成这娘们当时就得炸窝了,一辈子都得戳着自己的脊梁骨笑话自己!

    所以,有些东西,叶无双从来不说,也不想说。就拿他一直都默默喜欢着人家秦歌来说,从相见第一眼,就已经动了心,可一口气憋在心里愣是憋了好几年,也被那位大汉女皇恨了好几年,明明心里想着人家、惦着人家,就是不肯说,宁愿在晚上人家睡着的时候去偷偷看上一眼,说说那些自己憋了许多年的情话。平时看上去人挺贱的,啥时候都嬉皮笑脸没个正形,但真正在感情上却是个木讷、缄默的男人,很多肉麻话,开个玩笑的时候可以肆无忌惮的恶心别人,但真要他掏心挖肺的说,比死都难受!说白了这辈子里也就那么几次而已,他对自己的娘们的爱,是一种深沉厚重的爱!为了让韩歆瑶吃上个热饭,在被东突控制的危险地带三进三出,就是去送饭去了。为了给苏樱雪出口恶气,倒提三尺青锋打进新加坡,最后又把战火燃到江南,杀了个天崩地裂!为了秦歌,他能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开着武装直升机就朝歹徒直接撞过去!

    试问,这一切,世间多少男人可以做到?会说甜言蜜语的男人不少,放眼天下,尽是巧舌如簧之辈,可真敢为了自己的女人扛着一身横肉去挨刀子的,不多!这种爱,很伟大,可偏偏叶无双从来没说过,他是个不善于表达自己内心感情的人,常年行走在地下世界,经验告诉他,最好别让人把自己看透,要不离死也就不远了,渐渐的,也就学会了把心事和感情全都埋在自己心底,甚至都带进了感情里,有时候,明明感动的要死,但就是三棍子打不出半个感动的话告诉自己的娘们。

    就拿新年之夜秦歌写在玻璃上的那首情诗来说,当时叶无双好悬没直接哭出来,可愣是忍住了,因为不善于表达最直观的感受,他也知道这样不好,会让女人觉得自己无动于衷,可没办法,多年养成的毛病,改不了!

    “多年以后,我们都老了。

    如果那时心还在跳动,我会做一个梦,一个遥远而美丽的梦:一个余晖脉脉的黄昏,云霞把天空渲染得五彩斑斓。

    当我们在某个地方不期而遇,彼此认出对方的那一刻,平静的心海瞬间波涛汹涌,恰如我们第一次相遇。

    我看着你被时光漂白了的一缕缕鬓发,你看着我被岁月雕刻成的一道道皱纹。

    眼里泛着浑浊的泪花儿,却又相顾无言。

    我们默默地走着,我扶着你,你牵着我,轻轻地走着。”

    秦歌写下的情诗,叶无双记得很清楚,一字一句,甚至就连秦歌的比划和字样都记得清清楚楚的,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总会在想起来的时候默默念叨着,但他从来没和秦歌说过自己当时是如何如何感动之类的魅惑人心的话,或许说了两人的感情可能会更加亲密一些,但他就是说不出来,因为这就是他叶无双,从来都无法把自己心里最直观的感受说出来的男人!他能给自己女人的,永远是一种深沉、缄默而伟大的爱。

    这些,叶无双不曾和爱丽丝说过,也不想说,就像他可以在东突之乱中可以一言不发推开这娘们,自己却被俩绑着炸弹的死士一下子给轰成重伤时一样,做了那样的事,心甘情愿,却不会以此来要求什么,很纯粹,没有任何意图,甚至连拉近两人关系、化解从前矛盾的想法都没有,单纯的就是不想让这个女人出事。

    或许是叶无双心中惦记着在京华时的家,所以在一路上的时候,他都很沉默,爱丽丝刚开始还兴致勃勃的和叶无双说话,可热乎乎的脸蛋儿贴了几次冷屁股以后,也就恼了,莫名其妙的把捻在手中的高脚杯里的红酒泼了叶无双一脸,气哼哼的就去睡觉了,弄的叶无双莫名其妙,不过实在没法和这娘们生气,谁让自己欠了人家的呢?那种债没法还,他也没那玩意儿可以还啊!总不能撕块保鲜膜腆着个脸过去高速人家:“姐们,要不把这玩意儿塞进去将就一下吧?反正都是膜……”

    那他妈能比么?

    估摸着得被这剽悍娘们抄着石中剑兜着pp环球追杀一周才罢休……

    所以,再大的气撒过来,他叶无双也只能受着,稍微龇个牙估计就得惹来上打咽喉下撩阴这种高端技能的对待。

    ……

    这一夜,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

    约莫在早上八点的时候,叶无双所乘坐的专机才终于抵达京华国际机场。

    清明时节雨纷纷,这话是不假的,不仅香港下了雨,就连京华市都是大雨漂泊了两三天,所幸在叶无双抵达前一天的黄昏时分就已经停了,但空气仍然湿润的,等叶无双从机舱里出来的时候,整个机场正是雨后大雾的时候,白雾氤氲,宛如人间仙境。

    清晨时分,机场上行人稀少,叶无双与爱丽丝两人并肩行出很远,一直到了出口的时候,叶无双整个人如遭雷击,直接愣在了原地。

    “走啊?!”

    爱丽丝伸出手就要拉叶无双,可手伸到半空中的时候,不自禁的就停下了,因为……叶无双整个人跟痴了一样,正呆呆的看着前方?

    抬头一瞬间,爱丽丝分明看见,这个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水光?

    不错,就是水光!

    可也就是仅仅一瞬间的事情,就消失不见了,让爱丽丝甚至都产生了疑惑——难道自己看错了?

    不过,很快这种念头就被爱丽丝打去了,对于她这种常年习武的人来说,因为对自身的锤炼比较多,因此自身在某方面的能力远远要超乎一般人,出现幻觉这种事情……那是断然不可能出现在他们这种人身上的,那是最最不可原谅的错误!想想吧,假若与人厮杀,一旦出现幻觉,那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么?除非对手是个彻头彻尾的菜鸟,要不然就算是有通天彻地的本事,最后也躲不过嗝屁的下场,几乎比在战斗中走神都来得让人不可原谅!

    叶无双……刚才一定是流泪了!

    爱丽丝下意识的循着叶无双的目光向前看过,只见,在不远处,也就是距离出口不足五十米的地方,一个身上穿着军装的老者负手而立,正站在漫天武器中静静候着,眉宇之间写满了威严,鬓角已经是染雪透幽,整个人宛如一头雄狮一样,生来就带着一种慑服别人的威严,往那里一站,就是一座丰碑。

    有行人经过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扭头看这老者一眼,不仅是因为老者那令人瞩目的气度,也是因为肩膀上那抢眼的穗花三星的肩章!

    华夏上将!

    在整个华夏,有几个上将?几乎是屈指可数,因为那是站在共和国顶端的存在,只要是个手蹑实权的存在,随便拉出来一个,最少也得是一个军区的司令员,属于那种跺跺脚,整片大地都得颤上三颤的主儿!

    这老者,不是叶震麟又是谁?

    也有人认出了这位前段时间在媒体上曝光率极高的华夏上将,全都在经过叶震麟身边的时候,驻足下来敬上一个不太标准的军礼!

    能让的公民驻足献上军礼,一个将军做到这种份上,也当真是够意思了,在整个历史上也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但叶震麟当得起!

    这位华夏上将一身都在镇守者国家的安定,护佑着老百姓,那一张张极其罕见的战场彩色照片,那一幕幕炮火连天、血肉横飞的惨烈,绝对不是电影能够拍出来的,现在不行,以后也不行,就算投资再多的钱都没用,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那种战场上刀子见红,一往无前的杀伐,根本不是荧幕能够展现出来的,人被迫到绝境上的时候拼命的狰狞和厮杀的惨烈,演员演技再好也展现不出来,因为他们没有体会过什么叫做绝望,什么叫做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血染的征衣,无怨无悔,献祭了生命的守护,两袖清风,爱民如子……

    如果这些都不能为这位华夏上将赢来足够的尊敬的话,那试问,还有什么是值得人拥护和尊敬的?

    但叶无双此刻却没有像那些,无论叶震麟究竟是个怎样的人,身上背负着多大的荣耀和赞美,说到底对于他来说,只是自己的父亲而已,当看到自己的父亲立在雾气中,就连眉毛上都覆盖上了一层白霜,当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堵在了喉咙上一样,哽咽了!

    叶震麟显然已经立身在这里很久了,若是叶无双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究竟在等谁的话,那他就可以一头撞死了。

    不过心中的情绪,叶无双没有表现出太多,吸了吸发酸的鼻子,当下加快脚步走了上去,一直到看到自己父亲嘴角的笑容的时候,才低声道:“爸,您怎么来了?您身上的伤不还没有好利索么?”

    “早好利索了!”

    叶震麟大笑,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儿子的血流淌在我的身体里面,要是老子再站不起来那可就丢人到家了!”

    叶无双鼻子发酸,想笑,笑不出来,垂下了头,道:“您怎么知道我今天到京华的?”

    “兔崽子,你的行程能瞒得过天下人,能瞒得过老子么?那位香港特首的调职可是闹出了不小的风波,现在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那事情,我当时就琢磨着,看来是香港的事情落幕了,你也该回来了,稍微一打听,不难猜到!”

    叶震麟笑着在叶无双脑袋上抽了一巴掌,巴掌很宽厚,就像以前一样,道:“这不,你妈一大早就催促着我过来接你来了?!”

    叶无双唯有苦笑,竟然忘记了自己这位老爹是个绝顶聪明的人物,八年前自己跃下断崖,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死了,可叶震麟偏偏不信,不信自己亲手训练出来的儿子会就那么挂了,眼睛一直都盯着四方,搜集有关于叶无双的一切信息。流亡天下,征伐地下世界的八年当中,自己隐姓埋名,除了那些和自己打交道很深的人,几乎没有人知道暗黑议会之主的身份,神秘的很,可偏偏,自己这位老爹就是从蛛丝马迹上看出来了,一纸催婚书递到欧洲,愣是给自己唤回了华夏!如今,自己就在他眼皮子底下行事,哪里有不被猜到行踪的道理啊?

    不过很快,叶无双就从叶震麟的话里听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不禁抬头问道:“您说……我妈也知道我在香港?”

    “知道……”

    叶震麟苦笑:“也合着是我嘴欠,前几天在睡觉的时候和你妈说起你的时候,竟然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唉……惹得你妈这两天是吃不好睡不好的,这不,一听到你要回来了,凌晨四点就火急火燎的催我过来了……”

    凌晨四点!

    叶震麟在这里整整等了三个小时啊!这当中,真的只是因为叶母吗?

    可怜天下父母心!

    叶无双心里忽然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完全能想象的到老两口这两天究竟是怎么过来的,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想的都是自己这个不孝子,就连话题,都只是自己!肯定是日夜担惊受怕,没个安宁!想想吧,做儿子的身披铁甲衣走上了血杀场,与人厮杀,做的是动辄就是丢命的买卖,当爸妈的哪里有不担心的道理?虽然嘴里总是说着“雏鹰长大了就该去搏击天空,爸妈支持你”之类的话,可每次远行的时候,蓦然回首,总是能瞥见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某个角落里有双浑浊的眼睛在偷偷看着自己的背影,两行老泪,洒落的是心酸和不舍。

    叶无双沉沉呼出一口气,嘴角才终于牵扯出一丝笑容,道:“没事瞎担心个什么劲,这些年不都是这么过来的么!”

    话一出口,叶无双就恨不得直接抽自己俩大耳刮子,这不是成心戳自己父亲心中的痛处么?

    虽然叶震麟的不说,但叶无双知道,当老人从病床上转醒,看清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时候,一定是愧疚到了极点!

    在过去的二十几年里,这个男人总是留下一道背影在前方指引自己前行,望子成龙也好,其他也罢,总归是希望自己能变成个有用之人,要不然小时候不会每天早上五点起来就领着自己去跑步,风雨无阻,这本身就是一种爱,父爱如山,缄默而伟大,没有那么多嘘寒问暖的意愿,更不会宠溺,只是殷切的希望儿子能成才。当自己堕入地下世界后,当叶震麟的职责和儿子的理想产生的冲突的时候,谁又知这个坚韧的男人不是在苦苦挣扎,只不过他从来不说,固执的性子让他一直都在苦苦坚持着!当幡然回头,看清了黑与白都不过是过眼烟云,真情才是永恒的时候,可想而知这个老人心里究竟是多么的愧疚!

    如今,自己点出来,不是成心戳痛处么?

    果不其然,叶震麟眼中掠过浓浓的愧疚和后悔,不过还是挤出一丝笑容,道:“好了,不说这些了,你妈妈已经在家里张罗好吃的了,还有你肯定想念的人,哈哈,至于是谁,你还是到了以后去看吧!”

    叶无双一笑,也没有深问,这才响起还有一个爱丽丝在一边等着呢,当下就将之拉了过来,道:“爸,这是爱丽丝!”

    罕见的是,爱丽丝在叶无双将她介绍给老爹的时候,红着脸,垂着头细弱蚊声般的喊声了:“伯父好。”

    看样子,简直就跟一个发了情的小女生一样。

    叶震麟一阵好笑了,倒是很温和,笑着道:“好,好,好……你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便也去我家做客吧,也好尝尝你伯母的手艺!”

    “不了,等哪天我有时间了一定去。”

    爱丽丝说了句:“我今天还有点儿事情,您忙吧,我先走啦,再见,伯父!”

    然后,直接落荒而逃了!

    叶无双与叶震麟相识,同时大笑,勾肩搭背的离开了。

    从始至终,父子两人都没说什么太肉麻的话,他们的爱,都是那种缄默、厚重的类型。

    从这一点来说,这一对父子倒是真挺相似的。

    ……

    (本来两章的内容,后来想想,就放一块儿粘上来了,嘿嘿、、求花花啊~如果爆掉门主和鸿气~俺明天五更!说话算数!算是30朵加更,这个月兄弟们给力啊,你们给力,俺就给力,保底30万字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