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六章 恨冥冥,沧桑历经磨难【求花】

    深夜,三点钟左右,香港新界大屿山赤鱲角附近的香港国际机场。

    一架已经被承包下来的飞机从8号停机位上缓缓升空。

    这是叶无双坐的专机。

    香港风波已定,他在当夜就离开了。只不过不知道竹叶青怎么想的,竟然留了下来,说是要在云天会多呆一段时间,学点东西。只有爱丽丝与叶无双随行。

    在叶无双飞机起飞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后,几艘巨轮缓缓从渡轮码头开走了。

    这是暗黑议会的巨轮,载着伤者与刚刚参加了一场浩瀚血拼的议会武士,还有那些战死者离开了,先去奇迹之城,然后转航回归美洲。

    ……

    几乎在同一时间。

    一封来自于香港政府办公大楼的信向大陆中央递交了上去。

    递交这封信的,是香港特首邹浩然。

    他将自己调到驻外大使馆中。

    从古至今,极其罕见的一封信,不求升职,只求降职!

    不过这是他的意志,没有人能撼动。

    ……

    前几天还风起云涌的香港,在叶无双前脚刚走的瞬间,就瞬间恢复了冷清,似乎真的应验了地下世界的人经常暗中念叨的那句话——暗黑议会之主就是个灾星,走到哪里必然会把战争带到哪里,从来没有一次例外,是个不折不扣的扫把星。

    一时间,整个香港,只有云天会在忙着收获属于自己的战利品了。

    ……

    当叶无双的飞机穿过海峡,直接飞往京华市的时候。

    一个人,也在这个时候爬到了广东沿海大陆上!

    不错,就是爬到的!

    黑黢黢的大海上,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头子抱着一块木板,勉强浮在海面,在巨浪的拍击下,直接就冲上了沙滩,几乎是一头就扎进了那柔软的沙子里面,只留下两条腿在沙子外面扑腾着,撅着个臀部努力了好久才终于把自己从沙子窝里拔了出来!

    一头白发跟鸟窝似得乱糟糟的,赤红着一双眼睛,衣衫褴褛,看上去那叫一个凄惨!

    “啊!我雪狐终于活着回到大陆了!”

    老者泪流满面,跪在大地上,捧起一把沙子深情的亲吻着,只觉得踩在陆地上的滋味真他妈的美妙!

    雪狐!

    这老者,竟是洪门的雪狐!只是,现在看上去就跟个无家可归的老乞丐一样,哪里有半点儿平日间贵不可言的样子?!

    雪狐他是从香港硬生生的抱着块木板,游过来的!

    至于那块木板,如果细看,那根本就是一块门板,是他昨天晚上在人家一个海边居住的人家家里偷来的!

    没办法,暗黑议会追杀的太紧了,为了留下他,叶无双发了狠,守住了所有码头、机场,要来个瓮中捉鳖,为了不丢掉性命,他只能咬牙抱着块偷来的门板从大海对面游了过来!

    真的是追杀他到了裸奔的程度,跟撵鸭子似得,愣是把一个七老八十的老汉给撵进了大海里,硬生生的游泳游了一天一夜,在即将坚持不住的时候,才总算逃出了生天。

    “叶无双,老夫和你不共戴天!!!”

    淡然如雪狐,这个时候终于没法再继续平静下去了,跪在沙滩上,仰天怒吼,声音在黑漆漆的大海上飘荡出很远,很凄厉!

    此时,恰好有一只小小的螃蟹从沙滩里钻了出来,横移着就要逃跑,恰好被雪狐看见了,几乎是一把就将之抓住就丢进嘴里,嘎吱嘎吱就给生嚼了……

    他实在是太饿了!

    海风拂面,雪狐总算才平静了一些。沉默半响后,挣扎着起身离开了沙滩,在附近的渔民家里借了电话联系在呆在广东的门人后,就找了一个地方躲了起来,没辙,现在风声太紧,不仔细把自己藏好点儿,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谁知道叶无双有没有在海峡这边布置人手?和那个年轻人交手数次后,到现在雪狐是心有余悸,城府深沉的根本不是一个年轻人的样子,算计的实在是太深了,一个不小心就得栽了跟头,现在自己落得这般境地,不金贵着自己的命点儿那就是傻了!

    在这片沙滩不远处的小树林里藏了整整两个小时的时间,差点儿没给雪狐活活冻死!这大海边的风冷的紧,一吹浑身上下都在哆嗦,他又浑身湿透了,就算常年习武体魄健壮都受不了,被彻底冻懵了,等他的儿子左磊带着人感到的时候,整个人把自己埋在沙子里在哆嗦,看上去都奄奄一息了。

    就连左磊都被吓了一跳,完全没想到当年闹的整个华夏地下世界都彻底乱了的老爹居然成了这番模样,慌忙上去将雪狐扶了起来,将身上的风衣脱下披到了雪狐身上,将这个现在看起来有些瘦小的老人抱在怀里暖了好久,雪狐的脸上才终于有了一些人的颜色,这才问道:“爸,您怎么落得这样一个地步啊?香港现在情况究竟怎么样了?前段时间香港封禁,我没法带人入港,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败了!彻底败了啊!”

    雪狐捶胸顿足,嚎啕大哭:“香港啊……葬我洪门一万大好男儿!”

    “什么?!”

    左磊骇然变色:“难道……连三合会也……”

    “我们的算盘落空了……钳制叶无双于香港的打算是不可能实现了!”

    雪狐哆哆嗦嗦的,看上去苍老了许多:“在九龙沿海,叶无双将三合会与我洪门的联盟彻底击败了,三合会已经被灭了,灭绝的彻彻底底,鲜血染红了大海,全员覆没,就连我洪门的大好男儿都全搭了进去,只剩下我一个人死里逃生,横渡大海逃了出来。”

    “怎么会……”

    左磊面上表情呆滞,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呢,数万个人啊那可是……就算是数万头猪,他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杀个干干净净啊!”

    说着,左磊总算回过了神,很认真的问道:“爸,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当日种种,老五和褚清河阵前倒戈,这种事情是打死雪狐也没法说的,注定只能是成为沉埋在他人生角落里最阴暗的一页,要不有损威严。

    当下,边直接挥了挥手,道:“好了,这些不说了,咱们先离开这里吧,回北方!”

    左磊有些犹豫:“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我们回北方!”

    雪狐加重了语气,一把扯掉裹在自己身上的风衣,站了起来,沉声道:“我算是看出来了,叶无双是不会放过北方的!江南现在败了,很快他就会打过来的!我们该回去准备了!同时,你给我通知下去,所有洪门之人都给我夹紧了尾巴做人!别让叶无双又逮着理由打过来了!”

    语落,不在看被训斥的面红耳赤的左磊,最后看了眼风起云涌的大海,转身就走!

    三下江南,全都败北,被一个人打败的!

    江南啊……葬了他太多遗恨!

    ……

    (哦哦哦~~~求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