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四章 落幕【一更求花】

    大战落幕后,血染一片夕阳红。

    沙场敛尸,绵延不知道多少里地的血杀场变成了婆娑世界,到处都是战死者,但凡是云天会和暗黑议会的武士,全都盖上了白布,几艘巨轮已经开到了海边,这些战死者被送上了那些巨轮,在不久后,将会横渡大海被送进奇迹之城后面的那座墓园,所有殉身黑暗的武士全将在那里徘徊,英灵驻足,看奇迹之城永久鼎盛!

    海面上,飘荡着议会那曲幽幽令人心酸的葬歌:“雄躯殁矣,葬身于山。

    山麓巍巍,抔土做坟。

    木有凋兮命有尽。

    魂兮归来,守望山河。”

    “雄躯殁矣,葬身于海。

    白浪滔滔,碧水做棺。

    生为杰兮死亦雄。

    魂兮归来,残血丹青。”

    “雄躯殁矣,葬身于史。

    人世坎坷,岁月蹉跎。

    舞干戚兮猛志存。

    魂兮归来,永卫亲族!”

    这不过是叶无双曾经某一次在一场酣战后,看着那遍地尸血的狼藉而随意哼出来的而已,却被身边一些有心人听到了,渐渐的就传唱开了,调子很简单,一起一伏,非常平缓,很多字眼都是以鼻音哼唱,但却有种亘古的悲凉。

    这首歌,叫做《葬歌》,勇士归葬山阿时唱出的一生之歌,是他们这种人的意念,或者是情怀的一种写照,但听着很悲伤。

    此刻,许多在沙滩上为昨日还把酒言欢的朋友敛尸的议会武士却是情不自禁的哼唱了起来,歌声在远空飘荡,有些飘渺。

    而三合会的武士则被堆在一起焚烧了,扬灰碧海,成了一曲失败者的殇,整个沙滩都弥漫着浓烈的焦臭,但没办法,只能这么做,丢在这里不管的话,等腐臭的时候估计会爆发出疫病。

    浅海滩上,出现了非常壮观的一幕。

    那被鲜血染成淡红色的浅海上,到处都是露在海面上的鱼鳍,密密麻麻的一大片,显然是被血腥味吸引过来的海中霸主!

    这绵延不知道多少里地的战场上,此刻看起来非常的悲凉。

    ……

    邹浩然走了,走的时候背影多多少少有些耐人寻味。只是告诉了叶无双一下自己最后的安排,就拂了拂衣袖,扬长而去。

    很洒脱,或者是一种压抑过后,忽然明悟时的解脱。

    谁也不知道这位华夏最年轻、最具潜力的新一代官员心中究竟在想着些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正在进行着一种蜕变,一种由内而外的蜕变!

    终究是少年得志,用了二三十年的时间走了很多人一辈子才能走出来的路,上位的快,虽然小有挫折,但总的来说可以说是平步青云,虽然是个千古难觅的雄才,但这一路走来跳过去很多坎,别人拿血泪换来的经验他或许只是走马观花的看了一眼后就继续往上爬了,难免有些天真,在他理想的世界和现实的残酷产生冲突的时候,走上这一步也是必然,这是每一个要走上金字塔顶端的人都要必经的一个过程,谁也逃不掉。

    因此,叶无双也不打算劝说什么,邹浩然不是个简单的人,迟早能走的更高更远,所以一切的磨砺都该自己去承受,外力过多干扰反而落了下乘,或许真如其所说,他真的应该出去走走了,去脚踏实地的走上千万里路,用自己的眼睛去看看这个世道,用双手去抚摸一下人类生存的本质,等他再回华夏的时候,整个人将得到一种升华,方能取得更大的成就!

    ……

    激战,仍然在继续,只不过化成了一场隐在香港许多角落的大追杀,每一个无人的角落里,都有暗黑议会和云天会武士追击歼灭三合会黑徒的影子。

    余波,仍在继续!

    昨夜一场大战,损失其实很大,阵前倒戈的两个三合会的头子全部倒下了,褚清河被人偷袭,从后心一刀捅了个对穿,倒地后更是被乱刀砍得面目全非,怕是他的亲生父母来了都认不出那一堆烂肉是他们的宝贝儿子了。老五也倒下了,不过叶无双出手,算是留下了生机,现在还在医院里抢救,生死不知。

    这注定是一场损失很大的大战,不过叶无双是最后的赢家。

    ……

    一夜酣战,叶无双也很累了,在别过邹浩然后,就回了半岛酒店。

    洗去了身上的血渍,又换了一身干净清爽白色唐衣后,便出了洗手间。

    本来想好好睡一觉休息一下,却不想在这个时候,九纹龙竟是来了。

    这家伙显然也累的不清,面色有些略微发白,头发乱糟糟的,双眼赤红,看上去就跟杀红了眼睛一样,一身的血腥气息。

    叶无双是在套间配备的小书房里见的九纹龙,等对方坐在他对面后,不急不缓的沏了壶洞庭特级碧螺春才终于坐下,问道:“是伤亡结果统计出来了吗?”

    “嗯……”

    九纹龙脸上的笑容多多少少有些苦涩,手中抓着叶无双递给他的茶杯,鲜嫩甘爽的茶汤入嘴,感觉到的只有苦涩,赤红着眼睛说道:“光阵亡人数就已经超过了四分之一,议会的一万勇士阵亡三分之一,伤者无数。重伤致残,以后只能去外围看场子的兄弟足足有两千多人,就连圣·瓦尔哈利里都被放倒两个,现在正在医院里抢救,手术做了四个多小时才总算留住了性命。我也是刚刚从医院里回来,那景象……惨啊!”

    四分之一!

    这是个让人无法接受的数字!

    要知道云天会这一次可是全员出动,一下子被放倒了四分之一,这是个什么概念?就跟一个完整的人被砍断了一条胳膊一样,残了!

    从始至终,叶无双都很平静,一直等九纹龙说完的时候,才终于半死不活的抬了抬眼皮子:“怎么?受不了了?”

    “也不是……”

    九纹龙嘴角有些苦涩,瑟声道:“他娘的,我从没见过死那么多人的场面!”

    “以后你会常见的。”

    叶无双吸溜了一口茶,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回味刚下来的明前特级碧螺春的鲜嫩味道,悠悠道:“依我看,这一次倒不是什么坏事,大浪淘金,经过这么一场大战,能剩下的全是不错的战士,最起码不像以前那么驳杂,那么羸弱!你以后迟早是要和雪狐对上的,这一次那群洪门武士的战斗力你也看见了,若不经过这样的洗礼,能和那些人对抗吗?洪门是一头北方苍狼,这华夏地下世界到最后谁主沉浮,还得看与洪门的一战,鹿死谁手,真的尚未可知!雪狐身边那老瘸子在死前也说过了,我打不过雁门关,更出不了山海关,你以为他是在诅咒吗?洪门人家有那个底气!所以,好好的磨砺你手底下那群兔崽子吧!什么牛比的组织都得走上这么一遭的,你当议会几个分部还有三阁四堂的武士的战斗力都是与生俱来的?不,全都是打出来了!就像昨儿个那种大战,经历了无数,就像大浪淘金,越淘越精,最后生下来的才是真正的精锐!”

    九纹龙无言以对,最终还是接受了叶无双的说法,只不过心里不太好受,毕竟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人!

    这方面,九纹龙不想继续探讨了,沉默了很久后,才抬头问道:“对了,魁,您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做什么?回家!”

    叶无双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道:“老子把天下都给你们打下来了,如果接下来的烂摊子你们再收拾不了的话,那我就无话可说了。”

    这回,叶无双是真的笑了,笑的很轻松。

    他是真的想回家看看自己那几个娘们了!

    想去看看秦歌,还有三个月,他心中最不可亵渎的女神就要给他生个宝贝儿子了!

    女神,给他……生儿子!

    这得多么刺激的一件事情?叶无双当初做梦都没想过,那个宛如梦幻一样的典雅女神居然会给他生个崽儿!

    一只小小的癞蛤蟆在机缘巧合之下来了个人品大爆发,居然跳起来一口把美丽的白天鹅给叼了下来;一个龌龊猥琐的吊丝男士,成功逆袭了女神,不必在默默对着人家的照片用“撸”来麻醉自己,而是能荷枪实弹的与自己心仪的女神“啪啪啪”,这种事情,很有成就感!

    还有彤姐和小霜儿。

    还有自己的老婆大人韩歆瑶。

    还有很多……

    大陆,牵绊了叶无双太多,他想回家了。

    “我就知道……不过飞机我已经给您准备好了,就在今天晚上。”

    九纹龙苦笑一声,随即道:“不过,在您走之前,有一个人想见您。”

    “谁?”

    “三合会老五,他脱离危险期了,刚刚转醒,希望能见您一面。”

    “……”

    叶无双本来是不想去的,不过后来转念一想,便也点头答应了下来:“好!”

    ……

    (hoo~~求花花!!这个月咱们要勇往直前啊兄弟们,你们给力,老楚就一定给力!哈哈,接下来将是一曲女神之歌~!期待吧骚年们,各位萌妹子,女汉子,还有各位女神,将在接下来给你们来个大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