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四十一章 风萧萧,踏落飞花一片【八更求花】

    雪狐就这么走了,走的很从容,不见半点儿愧意。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很残酷,人吃人。别看人类现在高度文明,甚至开始讲究什么仁慈、人道之类的很高尚的东西,但最终还是脱离不了进化前老祖宗留在骨子里的特点——好斗!别看穿的西装革履的文质彬彬,其实说到底还在跟野兽一样,演绎着最残酷的竞争法则,优胜劣汰,适者生存,强者为尊!

    就是这么简单!

    何必愧疚什么?

    孟狂刀也想吃了自己的,只不过他的牙口不太好,消化不良,最终非但没咽下去,反而把自己给噎死了。

    雪狐没有在这方面多想,踏落一片飞花,在潇潇风雨中拂了拂衣袖,扬长而去,只留下一道怕是孟狂刀这辈子都忘不掉的背影。

    杏花路上。

    孟狂刀很清楚,自己完蛋了,完蛋的很彻底,没有任何悬念,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实在想不出自己还能活下去的理由!

    此刻,回首一生,他感觉自己不过就是一个笑话!

    少年得志,娶了一个美艳的妻子,一个影视学院的校花,在很多吊丝眼中这辈子也只能当成女神对待的女人,尝过别人一辈子都只能惊为天人的娘们的味道,年纪很轻就已经是警司里的一个不大不小的领导,97香港回归的时候,更是作为第一批驻港警员进入香港!

    很圆满吧?

    不错,但那仅仅是他的少年!

    然后,噩梦来了。

    撞上了甘尚武,老婆被人家折辱死了,临死前给他带了无数顶绿油油的帽子,还是被人家把他摁倒在地上,当着他的面给他带上的,这东西,只要还有点儿血性的男人,谁他妈的能受的了?

    可受不了也得受!

    从那以后,他蛰伏了起来,忍常人所不能忍,为常人所不能为,生活给他上了残酷的一课,他学会了一种叫做心机和城府的东西!

    这一忍,就已经过了而立之年。憋了十多年,终于爆发了,弄死了甘尚武的老婆女儿,把那个禽兽亲手剁碎了喂了狗,然后更是掌控了三合会!

    多么的意气奋发啊……

    可现在孟狂刀一回头,忽然发现,在这一切当中,都有一个人的影子,是一个叫做叶无双的男人在推动了这一切。

    从叶无双干掉李汉的时候,自己就已经陷入了他的算计,那种对人心的把控,让那个男人赢得了这场战争!

    他最近在香港一切能走的这么顺利,其实一直都脱不开那个男人的关系,那个男人站在敌人的角度上帮他上位,就是料定他的怨气会坑死整个三合会,到了最后,才是那个男人收割果实的时候!

    一切,都在其算计之中!

    孟狂刀唯有苦笑。

    如果先前孟狂刀还不服,不甘的话,那现在,在即将面临的死亡的时候,他忽然一下子就想通了,嘴角带出一丝笑容,觉得自己也能安息了,最起码报了妻子和那未出世的孩子的仇,葬掉了三合会!

    孟狂刀面色有些苍白,从怀里摸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个身怀六甲的美丽女子,很漂亮,娴静而温柔,正抚摸着自己隆起的腹部。

    就是这样一个好女人,被甘尚武带着一群禽兽给活活糟蹋死了!

    那些人,在前段时间都被自己砍成了肉酱,家人一个没放过,株连九族,全都是被折磨的体无完肤了才死去的。

    善恶果报,到了现在,确实结束了!这一世的爱恨情仇,也全都落幕了,干干净净的来,经历了许许多多,和这个红尘纠缠很深,有别人欠自己的,也有自己欠别人的,到了现在,该还的债都还上了,该要的账也都要回来了,其实仔细想想,还真没什么遗憾了,成王败寇,雄图霸业不再那么重要了,也可以干干净净的走了。

    生命的最后一刻,孟狂刀的世界忽然安静了下来,耳边再没有妻子当初被害时发出的惨叫在响彻了,眼前只剩下了那温柔娴静的笑容,化成了永恒,很美。

    “老婆,我来找你了。”

    孟狂刀轻轻一笑,眼神很温柔,手指轻轻摩挲着照片里女子宛如梦幻般的容颜,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将手指放到嘴里,一口咬破!

    嫣红的血,滴落!

    然后孟狂刀挣扎着在地上划出一个指向西南的箭头,写下了一连串血字:“雪狐自西南方向杏树林而逃!”

    最后,手指一挑,换了一行,又写下一串小楷:“叶无双,你是邪刀凌云的霸主,我不行,来世再不愿与你逐鹿天下。”

    “王侯霸业,全都是空,这一世走到尽头,蓦然回首,原来只有梦境中的你才是最美。”

    “……”

    写完这一切后,孟狂刀挣扎着爬过去捡起了丢在一边的枪,笑了笑,非常从容的将之顶到了自己下巴上,然后缓缓扣动了扳机!

    “嘭!”

    一声枪响,清脆无比。

    从始至终,孟狂刀都没有半点儿犹豫,对着自己开枪的时候,很平静,就连手都不曾颤抖半分。

    这一世霸业,终成空。

    清明雨,杏花路,九州图,一场梦。

    一世霸业终了,一生峥嵘悲凉。

    ……

    叶无双是在十五分钟后赶到这里的,一路追击的时候没有废什么力气,孟狂刀身上留下的血迹很新鲜,没有消失,要想追上来,不难!不过在看到眼前的一切后,却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孟狂刀居然饮弹自杀了!

    子弹从下巴射入,穿透天灵盖,鲜血流了一地,夹杂着一些就跟油脂颗粒一样的脑浆,染红了遍地杏花,很刺眼。

    在叶无双看来,这是一个求生**很强的男人,不见棺材不落泪,除非是自己亲手斩下其头颅,要想让他自己认命,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可结果,最后竟然是他自己终结的自己的性命。

    蓦地,叶无双看到了孟狂刀留在地上的那些字。

    因为正是阴雨天气,所以字迹被雨水冲刷的有些看不清了,叶无双也是蹲下身子盯着看了许久后,才终于认出了那些字,然后,更是沉默几分。

    “到死了……你悟了!”

    叶无双抬起了头,看着阴雨连绵的天空,眼神有些怅然,淡淡道:“或许你是对的,一世霸业终是空,到头来,快死的时候唯有真情在心间,愈久弥香。可惜,我还是有些看不开,不打下这地下世界,我无法善罢甘休,或许,当我的宏图霸业达成的时候,也该过两天悠闲日子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叶无双苦笑一声,看了眼双眸闭上的孟狂刀,笑道:“到最后,你居然教育了我一把。”

    言罢,不再多言,起身按照孟狂刀指出的方向追击而去!

    他与雪狐之间的恩怨,还没落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