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八章 雨寒,展麾跃马扬鞭【五更求花】

    老五手下的那两个人确实做了一件大事!

    一件他们燃烧了生命,拉着无数人与他们下地狱的大事——用同归于尽的方法将守在孟狂刀身边的三合会黑徒一下子全都炸死了!

    将挡在孟狂刀身边最结实的防御线顷刻间炸了个粉碎!

    这可是大好时机啊!

    叶无双手下的人怎么可能会逮不住这个缝子,插不进去?

    当下,就有许多已经为了解救老五攻到附近的云天会武士和议会武士顿时发动了最狂猛的攻击!

    “让三合会之人的鲜血染红大海!”

    西边角落,索罗斯手提一把斩刀高举长啸,一人怒发冲冠,引来千万人嘶吼,无数人紧随其后,发动了最为狂猛的攻击!更有八百维京勇士披荆斩棘,如风暴席卷一般犯境,杀声四起,直欲跨越星辰,穿透空间将他们的敌人斩灭。

    “进攻!”

    南面,墨龙发出了战吼,一把快刀玩的炉火纯青,快刀无影,杀人无形,漫天刀雨中,不知道砍倒了多少人,几乎是一步十杀,在其身后,许多昔日青帮降将、今日云天武士的成员发动了如闪电般的突击,极为狂猛!

    “给我杀!”

    东方,九纹龙势如破竹,以那些跟着他从战场上走下来的老兄老弟为尖兵,就像刀子插进了豆腐里面一样,轻易就死开了三合会那脆弱的方向,更有无数云天会新加入的成员在这疆场上纵横辟阖,四处掠杀!

    几乎是全境猛攻!

    孟狂刀独守在北面,已经是难以支撑,摇摇欲坠!他们最为纯粹的最后阵地被攻破了,陷入了混战当中,至此,他们走到哪里,都将面对敌人的刀锋,再没有安宁可言!

    ……

    沙滩边缘,孟狂刀呆呆看着这一切,嘴角很苦涩。

    迄今为止,虽然没有败,但也陷入了绝对被动之中。

    他……拿什么来翻盘?

    斩首吗?试问全天下谁能斩得了叶无双?就连曾经折了华夏异能组第二颗獠牙的十八铜人都被叶无双斩了个干净!那是孟狂刀所知当中的最强战力了,现在还有谁能制叶无双?

    援兵?到哪里去找!这一次可是倾巢出动啊……老五、褚清河阵前倒戈,当初李汉带出来的最能征惯战的两个人全都反了,在他的心脏上插了一刀……

    回天乏力啊!

    孟狂刀苦笑。

    而雪狐,亦是神色复杂。

    第一次南下,自己领洪门无数精锐跨过长江,攻破南京,饮马秦淮河,差点儿就拿下南方地下世界了,结果被打败了,一个现在叫叶无双,从前无名无姓代号1号的少年,兜在他屁股后面辗转追杀三千里地,将他赶回了北方!

    第二次南下,是在自己坐拥北方狼视天下许多年后,积蓄了足够的力量才最终出山的,结果,刚到京华,就被叶无双赶了回去。

    第三次南下,自己入港,领洪门万余精锐,想把叶无双钳制在香港无法北上,难道……还是要失败么?再一次在带着荣耀南下后,含着屈辱被赶回北方?

    雪狐觉得自己有些可悲,还说什么“洪门雪狐,名曰左谋,素有良谋”呢!结果被一个论年龄喊自己声爷爷都不为过的年轻人一连打败三次,从人家十几岁开始到现在二十几岁了,怨恨纠缠了好多年,自己一次都没赢过!

    这种羞愤,让人难堪!

    忽然,雪狐感觉有人在拉自己,这才从走神中惊醒了过来,回头一看,却是一直都留在自己身边的老瘸子!

    老瘸子目光凝视着战场中的一个方向,缓缓道:“门主,您走吧,赶紧走吧,他……过来了!”

    雪狐一怔,循着老瘸子的眸光朝远处望去,却见,一个身穿血迹斑驳的白色唐衣的年轻人正飞快朝他们掠杀过来,所过之处,但凡有挡路的敌人,直接一刀砍翻在地,神魔难挡,根本无人能樱其锋!

    此人,不是叶无双又是谁?

    可雪狐却根本没有挪动脚步,沉声道:“拼斗还没有结束,还有洪门的儿郎在奋战,我这个时候怎么能离开?”

    “还剩多少?一千,还是两千?他们能顶得住多久?!这是一场看不见任何希望的拼斗啊!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还能与叶无双战上一战,胜负还在五五之数的话,在三合会自己的人临阵倒戈的时候,这种平衡就打破了,胜利的天平已经朝向了叶无双!临阵倒戈……呵,我们实力大减不说,就连士气都遭受了可怕的打击,拿什么来赢?”

    老瘸子那张古板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些情绪波动,却是苦笑:“走吧,成大事者何必在乎这些?叶无双真的很可怕,我和他交过手,那一年在长江的浅滩上我就挡不住他,那时候他才十几岁,到了如今,正是一个男人最强壮善战的时候,英姿勃发,气血如龙,比之从前何止可怕了一星半点?!我们没人能挡住他的,若是不肯忍这个辱,今天都得葬送在这里!您仔细想想,若是您今天固执的不肯改变的话,洪门是个什么下场?您的儿子……他还差的很远呢!洪门的强梁,等着您来扛!而且,这一场大战,我们洪门其实并没有损失什么,我们的底蕴,还在北方,只要您在,叶无双打不过雁门关,更过不了山海关!”

    雪狐陷入了沉默,过了很久,才幽幽叹道:“他都已经杀过来了,我们能走的了吗?”

    “我来挡他!”

    老瘸子大吼:“十年前的宿怨,今日我也该与他来个了结了!”

    显然,老瘸子是抱定了死志!

    雪狐没多说什么,拍了拍老瘸子的肩膀,转身就走!

    而孟狂刀,在犹豫了一下以后,居然……也走了!

    一瘸一拐的走了!

    很干脆!

    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几乎是紧紧跟在雪狐后面,离开沙滩,走入了一条小巷子,很快消失不见!

    而老瘸子,则飞快退去,直到来到那小巷前,将刀沉沉往地上一拄,目如鹰隼,冷冷扫视四下!

    对此,叶无双看的清清楚楚,只是一个劲儿的冷笑,对孟狂刀这种人实在太了解了,从来都只顾着自己,大难临头的时候绝对会立马离开,可不是一般的金贵自己那条命,期待什么东山再起。

    只是,今日他受伤那么重,往哪里走?

    当下,脚步愈急,很快,便穿过陷入混战的乱阵,来到了那小巷前。

    “叶无双,你十年前断我发辫,如今又杀了我的徒弟,这笔账,今日来个了结吧!”

    老瘸子冷声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死不了,死的那个只能是你,你挡不住我,十多年前挡不住,现在更挡不住。”

    叶无双很平静,伸出右拳,直视对面的老瘸子:“十招!十招之内,取你头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