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七章 暂把柔情抛,寒光照铁衣【四更】

    胡雪菲差点没被那大起大落打垮,回头有些无助的看向龙飞,却见龙飞在朝着她一个劲儿的点头!

    他……他让自己相信这个男人?

    胡雪菲是个学医的,自然知道老五现在的状态意味着什么,就算还有一点点脉搏,也不过是最后的脉搏而已,正在飞快的衰弱,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彻底停息,那一刀虽然没捅进老五心脏里面,但也绝对很致命,肚子又被剖开了,血流了很多,再加上前几天刚断一臂,正是最虚弱的时候,哪里能禁得住这样的受创?就算是神仙来了都未必能救得了!

    可是……这个男人能救得了吗?

    胡雪菲有些不太敢相信,但现在这情况,也由不得她不相信,抽泣着说道:“可以等我在为他做一点事情吗?”

    叶

    然后,胡雪菲轻轻将老五放到地上后,站了起来,走到老五脚边,竟然仔细的为老五系起了鞋带,系的很认真,也很仔细!

    她在践行老五最后的要求——帮他最后在系一次鞋带,因为男人的路不好走,得穿一双好鞋,把鞋带系紧,才能走的稳健,走的远!最后再系好一次鞋带,他想在黄泉路上走的稳健一点,不至于跌倒了,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叶无双大受触动,看着这对在生死之间相依相偎的男女,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了除夕夜,秦歌在玻璃上写给他的一首情诗:多年以后,我们都老了。

    如果那时心还在跳动,我会做一个梦,一个遥远而美丽的梦:一个余晖脉脉的黄昏,云霞把天空渲染得五彩斑斓。

    当我们在某个地方不期而遇,彼此认出对方的那一刻,平静的心海瞬间波涛汹涌,恰如我们第一次相遇。

    我看着你被时光漂白了的一缕缕鬓发,你看着我被岁月雕刻成的一道道皱纹。

    眼里泛着浑浊的泪花儿,却又相顾无言。

    我们默默地走着,我扶着你,你牵着我,轻轻地走着。

    ……

    心中无声叹了口气,叶无双不多做顾虑,狠狠攥紧了拳头,猛然发力,将所有力量凝聚在指间,刺入了掌心的皮肉中,鲜血,缓缓涌出!

    然后,在所有人视线不可看清的情况下,一下子捏开了老五的嘴,在这个过程中,老五的嘴张开瞬间,掌心淌出的鲜血就已经滴进其嘴里!

    此时,胡雪菲已经做完了最后的工作!

    叶无双这才收手,装模作样的在老五胸口上拍打了几下,笑道:“好了,他没什么大碍,应该能撑到天亮,送进医院好好治疗,能活下来!”

    这就完了?

    胡雪菲有些发愣,看着叶无双的笑容,总觉得这是一个神棍,非常的不靠谱,就跟那些跳大神的一样,在那儿装模作样的摇摆几下,如抽了羊癫疯一般,然后烧一些纸灰,拿水冲开了以后,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放心的喝吧,只需要一百块,包治百病,一百块你买不到吃亏,也买不到欺骗,绝对是天赐神药,纯天然无污染!”

    反正,怎么看怎么有点儿不靠谱。

    而叶无双此时已经站起来转身走了,只留给胡雪菲一个高深莫测的背影!

    最后,胡雪菲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投向龙飞。

    龙飞他妈的现在也正懵着呢!压根儿没看清叶无双究竟做了什么,捏开了五哥的嘴看了一眼,然后拍几下就完事了?难道是传说中的拍穴*?就算是神医扁鹊华佗来了都没有这么神吧?不过,本着一种对叶无双身份的敬仰,最后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放心吧,他说没问题,应该就没问题了,他是不会骗你和我这种人物的!”

    胡雪菲不傻,从种种迹象上就能看出这个男人很不凡,应该说是极端的不凡,要不然龙飞在说起的时候不可能会露出那么一副近乎盲目崇拜的样子,当下还是有些惊疑不定的问道:“为什么?他究竟是谁?”

    “他么……”

    龙飞叹了口气,眸光有些飘忽,似乎有些走神,就连说话的时候都有些飘渺的味道:“看到这片战场了吗?他……应该就是这片战场上食肉链的最顶尖的存在吧!西方地下世界的最终统治者,是个活着的传奇,也是一座丰碑,说实话,虽然以前是他的敌人,但听了他的故事我还是有些崇拜他,这是不可否认的东西。我想,你或许应该庆幸,因为你今天见了一个你这辈子就连跪在人家面前的机会都没有的大人物,若是说出去,仅仅凭着这个男人从你手下夺过了一把刀,救了你一命,恐怕你也会名声大噪,最起码,我估计很多大人物会来巴结你,猜测你和他有什么关系……呵……沾上这个男人,要嘛,你得到的是死亡,要嘛,你得到的是无穷无尽的财富和权利!”

    西方地下世界的最终统治者?

    胡雪菲颤抖了一下,想起了当初听很多“大人物”说起的一个人,一个镇压的这个世界都在颤抖的人!

    他……就是那个人?

    胡雪菲有些不敢相信,但此刻她也不想过多探究这方面的东西,略一沉默后,有些疑惑的问道:“虽然我知道他很厉害,但是……他会救人吗?”

    “他说行就行,因为他没必要骗你和我这类型的人。”

    龙飞垂下了头,幽幽道:“就像他说的,神不是万能的,而他,无所不能!”

    ……

    离开了那包围圈,叶无双径自走到了那被自己一刀钉死在地上的黑衣汉子身边,缓缓拔出了龙牙,森冷的刀锋上滚落几颗嫣红的血珠子,就像水洒在油纸上一样,当时就滚落在地。

    轻轻擦拭了一下刀锋,叶无双忽然笑了:“老朋友,虽然不知道你究竟有没有意识,但我还是习惯性的喜欢把你当成一个朋友来对待,与你说说话……呵呵呵,我最忠实的战友啊,现在,你与我,就去杀那最强的敌者,可好?”

    “嗡!”

    刀锋轻颤,上面跃动着冷冷的弧光。

    “和一把刀对话,它能听得懂吗?”

    一道有些复杂的声音传来,却是爱丽丝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冲杀到了这里,浑身上下笼罩着银光,那双眼眸几乎都化成纯粹的银色了,提着一把古意盎然的大剑,满头金发扎在脑后,英姿飒爽,如同神话传说中的女武神!

    “刀,是武士的朋友,我懂它,它也懂我,所以我才能驭动它,它也甘愿为我征战!”

    叶无双笑了笑,睨了爱丽丝和她手中的石中剑一眼,轻声道:“这一点,你不会不明白吧?”

    爱丽丝无言以对,垂头沉默了一下,道:“你刚才……居然用自己的血……救了他?”

    对于狂战士,爱丽丝很了解,家族几千年的记载中,曾经记载了这种可怕体质的许多特点,只不过这些东西,注定只能埋在潘德拉根家族里!

    “算是成全一对有情人吧!”

    叶无双没有很激烈的反应,对于爱丽丝知道自己血液里最大秘密的事情并没有过多在意,轻声道:“这里交给你了,老五的人已经把护持在孟狂刀身边的人都炸死了,正是斩首的好时机,你帮我坐镇这里,我去摘了他们的头颅!”

    说着,看了眼雨下的很急的夜空,长长呼出一口气:“结束这一切吧!”

    言罢,转身就走。

    爱丽丝早后面忽然喊道:“其实你是个好人!”

    好人?

    叶无双大笑三声,算是接受了这个说法,大步离去!

    此刻,他的心不再柔软,又化身成为了那个坐在铁王座上战无不胜、冰冷无情的暗黑战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