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六章 征人苦,一念心软【三更求花】

    这男子,不是叶无双,又是谁?

    方才,趁着那一声爆炸响起,许多三合会之人都失神之际,他一口气冲到了这近前,可却看到了这样一幕。

    一身白色唐衣染血,赤手空拳,负手立于乱阵之中,但凡有敢靠近他的人,当时就挥拳一下子将之毙掉了,看都不曾看那些倒下的尸体一眼,只是一双眸子有些深邃,看着那对男女的时候,有些怜悯,但更多的,是一种近乎思念的味道!

    这个时候的叶无双,心竟然难得的软了!

    上了血杀场的他,从来都是冷厉无情的,如战神临尘,亦如杀神将士,一步十杀,心停手不停,冷血的就是一尊杀戮的机器,没有感情,亦没有任何的同情之类的绝对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的情绪,因为他是世间最强大的武士,不仅仅是因为自身的绝对武力,更是因为自己本身的一种素质,上了战场,就能全身心的投入与敌人的博弈,发出忘情的战吼,所以,他一般是都是战场上最冷静,也是最冷血的那个,总是能做出最正确,最理智的叛乱,从而击败敌人!

    不可否认,叶无双真的是个很优秀的武士,冷静,冷血,狠辣……身上具备了一切优秀武士应该具备的素质。

    可在这一刻,他居然难得心软了!

    不是因为人死的太多了,他这一生,都是踏着别人的尸体和鲜血前进的,不知道镇压了多少人,暗黑议会的铁王座下全部都是累累枯骨,早就不把与他无关之人的性命看在眼中了,别说死几万人,就算是死上十个亿又何妨?

    看着那对风雨飘摇中的男女,让他想到了他的女人!所以,他的心中掠过一丝痛楚,与思念,不禁同情那对可怜的男女。

    那些……现在还在世界各个角落看着香港,等他凯旋而归的女人!

    韩家别墅里翘首盼他归去的女子,激战十八铜人后,因为形势的紧张,自己没能去见那个女子,迄今而至,已经有多久了?那个沐浴在月光中的精灵,在这深沉的夜里,可曾对月思念她正在疆场与人厮杀的丈夫?

    还有彤姐,一个淡然如莲的女子,在自己尚还青涩时就将自己献祭,始终默默无闻,甚至在明知他已经“死去”的情况下,还给他生下了他们最爱的掌上明珠霜儿……

    叶无双苦笑——我挚爱的彤姐和宝贝女儿啊,没有我的夜里,你们可曾入眠?

    还有秦歌,那个全世界最尊贵的女人,那个典雅睿智的女人,那个为了我掩去一身光华,只是默默做个妻子的女人,你从来都是那么坚强,坚强的从不肯向我低头,也不肯表露什么,但我知道,自我踏上征途后,身怀六甲的你一定没睡过一个好觉。

    还有那个折了自己的羽翼,安心做个小女人安吉丽娜·叶,你也一定难受到了极点吧?

    还有9号,放下了一切的你,可曾找到自己心安的理由?

    还有许家的女人……

    还有青梅竹马的司徒暄妍……

    还有现在正在非洲与阿丽莎在一起的黛丝·洛克菲勒。

    一张张宛如梦幻般的容颜闪过叶无双的双眸,他是真的想念那些女人啊!

    征人苦,从披上戎装的时候,就注定只能做个胸间能容纳千军万马,无尽疆域的大男人!可又谁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心中也有柔软的一面,想念着那些在大陆翘首等待他凯旋而归的女人,只是,这些从来都没有表现出来过罢了!他不喜欢别人把他看穿,作为一个领袖,亦不能在手下面前表现出软弱,因为他是镇压西方二百国的暗黑议会之主!

    ……

    可能是这对男女触动了叶无双的心中柔软的地方,也可能是其他的原因,总之叶无双做出了一件连他自己都有些诧异的事情,缓缓走向那个被老五手下包围起来的圈子,在众多老五手下戒备的眼神当中,只说了一句:“从你们阵前倒戈那一瞬间,就已经是我的手下!”

    语落时,那些人,缓缓让开了。

    而叶无双则走到了那对可怜的男女身边!

    龙飞坐在一边目瞪口呆的看着叶无双:“您……”

    叶无双没解释什么,直接走到了那对男女身边,看了那将老五抱得紧紧的女子一眼,忽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胡雪菲。”

    女子下意识的就说了出来,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男人那双黑眸,绝对不可违逆!待说出自己的名字后,才忽然抬起泪眼朦胧的双眸,问道:“你又是什么人!?”

    态度,有些敌意!

    一边的龙飞面色大变,这个叫胡雪菲的女子不知道叶无双是谁,但他可是知道的!

    这可不是一个好说话的男人啊!

    出于保护胡雪菲的目的,当时就厉声喝道:“闭嘴!”

    胡雪菲一颤,看了龙飞一眼,虽然此时心里悲伤难过,但却也猜到,这个年轻人八成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毕竟,风尘里打滚过,会些察言观色!不过,此时她心中万念俱灰,没什么好怕的,因此,没有道歉,默默将目光投回老五脸上,痴痴的看着那张已经渐渐失去人色的脸。

    叶无双也不介意,一挥手制止了龙飞,缓缓道:“胡雪菲,很好听的名字……呵呵。”

    说着,睨了老五一眼,轻声道:“他能找到你,倒是好福气。”

    胡雪菲闻言又是一颤,垂着头,低声道:“不,我配不上他,他是大人物,而我……只不过是个破烂罢了……”

    当一个女人心念成灰到何种程度,才能坦然承认自己是个破鞋?!

    叶无双不知道,但却很认真的摇了摇头,道:“你配得上!”

    说完后,忽然探手,从胡雪菲藏在老五身下的手中夺出一把短刀,看了眼后,轻笑道:“不过,现在就自杀殉情是不是早了些?若他万一没死,那你们不是又错过了一次?!”

    万一?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万一?!

    胡雪菲心念成灰,眼泪如珠不断落下,没有说话。

    可也就是一瞬间,也就琢磨过了叶无双话中的意思,豁然抬头,双眸中爆发出一缕璀璨到极致的光芒,那是一种叫做希望的东西:“你……你能救他吗?”

    叶无双没说话,含笑伸出两根手指放到了老五脖子上……

    还行,稍微有点儿微弱的脉搏,没有死透!比叶震麟当初的情况糟糕多了。

    “或许吧,不过我可以肯定的是,神来了怕是救不了他!”

    叶无双耸了耸肩,随意说了一句,看着胡雪菲迅速苍白下去的脸,笑道:“但我未必不能救他,神不是万能的,而我无所不能!”

    叶无双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去救一个和他毫无关系、跟蝼蚁般的人,只觉得,就是成全了这对苦情男女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倒不是说他很伟大,只是,他想到了他和他的女人这一路走来的不容易,风风雨雨,坎坎坷坷,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对此深有体会,几乎是切肤的体会!心中一软,只道成全了他们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