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五章 有情自有伤心泪【二更求花】

    疆场无限,嘶吼震天,风雨飘摇,如泣如歌。

    当暗淡了刀光剑影时,对于那个在许多阵前倒戈的三合会黑徒围绕中的女子来说,铁马金戈虽然在耳,但却恍似未觉!

    此刻,在她眼中,只有那个独臂擎刀,倒在血泊中的男人!

    他战死了么?

    女子不敢相信,几乎是跌跌撞撞的爬到了老五身边,那飞机爆炸时刺眼的火光没有横断她的视线,那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更是没有分开她的半点儿心神,此刻,在她眼中,只有那个男人!

    这一眸,似乎缔造了一个世界,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世界!

    人在惨叫,乱刀挥舞的沙场中,这一对乱世浮沉中的男女,经历着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东西。

    那些守护着他们的武士已经不敢在回头看了,因为有些东西,看着让人心酸,那个风雨飘摇中的女子,此刻太可怜了,清秀的小脸上写满了悲伤和绝望,泛着一种病态的苍白,眼神憔悴,令人触之就心中难过。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牵挂这个男人,甚至放弃了自己出卖身体都要换来的留学机会,只想在这修罗地狱里最后看他一眼,可那道独臂擎刀的背影只留给她无尽沧桑。

    人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她是个婊子,但她……真的很关心这个男人!

    不知道从什么开始的,或许是从这个男人说的那句很质朴的话——“等明天我就安排人送你走吧,这两天香港乱,你沾上了我怕没个好下场,去国外留学念书去吧,两千万应该够供你上学了,好好读书,读出个人样儿,别再糟践自己了。不过钱是脏钱,都是沾了血的钱,你别嫌弃,我也就能拿出这种钱了。”

    又或许是这个男人明明自己就要奔赴死亡了,却要给她安排一条光明大道……

    总之,这男男女女之间的感情,谁能看得清楚?

    有的人,互相对视一眼,就是一生。有的人,即便共枕三十年,也是同床异梦,大难临头各自飞。情之一字,从古至今,几人能悟透、看透!?

    女子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发生到这个地步,更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男人出门的时候,自己明明给他系好了鞋带,可他还是走上了那不归路!

    “我小时候听妈妈说过,出门得把鞋带系好,男人的路不好走,得穿一双好鞋,把鞋带系紧,才能走的稳健,走的远。”

    自己说过的话还记得清清楚楚,她也记得自己明明给男人把鞋带系的很紧的……

    可……为什么这一切还是发生了。

    女子不知道,连滚带爬的爬到了老五身边,因为是从一米接近两米的地方摔下来的,身子弱,有些吃不住,所以到现在都浑身酸疼的站不起来,但是,她就是想过去,娇弱的身子在沙滩上匍匐着,清秀的小脸上都被沾染的脏兮兮的,但,仍旧是不管不顾。

    她本是一个被人养在笼中的金丝雀,本身资本挺雄厚的,不用奋斗,躺在床上就能拿自己的身体尺青春饭,哪里曾经做过这种事?早早就让社会污染的眼里只剩下钱的她,从前一直觉得纯净的爱情是个笑话,那玩意儿太高贵了,挺遥远的,不是她这种出来卖的能碰的,但情到不自禁时,谁又能管得住自己犯傻?

    最终女孩儿还是将那个躺在沙滩上的男人抱进了怀里,人坐在地上,小腿蘸进了老五那淌出的与雨水混合的血水里,冷冰冰的,没了温度,就连那身体上最后残存的体温都在逐渐消退。

    女子是个学医的,哪里能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不要,不要……”

    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似乎在挽留男人那即将飘忽离去的魂魄。

    可……老五已经是在弥留之际了,只等那体温一消失,差不多也就死透了!模样凄惨到了极点,被一刀洞穿了胸膛,肚子更是被剖开了,肠子都流出来了。

    尤其是那被剖开的肚子,让女子怎么看怎么觉得刺眼!就在几天前,这个男人还雄壮的跟头狮子一样,虽然丢了一条手臂,但仍与她谈笑风生,不皱眉头,可一转眼变成了这模样,谁能受的了?

    女子就跟发疯似得将那流出来的肠子往回塞,入手软软滑滑的,很难受,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只觉得,这个男人一辈子了不起,不能到死了都肠子流了一地没人收敛,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嗯哼……”

    已经陷入昏迷中的老五皱了皱眉,发出了一声轻哼,可能是因为剧痛,让他短暂惊醒了,眼睛“唰”的一下就睁开了,不过眼白多,黑的少,显然是人在弥留之际被唤醒时才有的状态。

    女子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看着那双眼球的状态不太对劲,睁的很大的眼睛,眸光很柔和,很痴!

    “咯……咯咯咯……”

    老五的喉咙里挤出一连串很难听,很僵硬的声音,竟然在这最后的弥留之际,缓缓伸出了左臂,抚摸上了女孩儿的脸颊!

    那双沾满鲜血的大手,在女孩儿的脸上留下两道嫣红的污痕,触目惊心!

    只要是个经历过生离死别的人都知道,一个人在弥留之际,即便是被短暂的唤醒了,也根本没有意识了,或许是本能的觉得在呼唤自己的人对自己很重要,或许是其他的原因,总之,只有最亲的人才能将之唤醒,但却仅仅是一瞬间,根本不可能认出那个呼唤自己的人究竟是谁!

    可很显然,老五居然认出了这个女孩儿!

    很奇怪,但生命的伟大本身就在于擅长制造奇迹!

    老五那双眼白多,眼黑少的眼睛,在这个时候竟然缓缓恢复了正常,闪过一丝柔和!

    “呃……咯……咯咯……”

    喉咙里发出一连串难听的就跟机械运转时的脆响一样的声音,老五似乎终于客服了那种声带已经停止运行的困难,发出了声音:“是……是你,我,我刚才,看到你了……”

    说到这里,老五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呛出了一口黑血,眼睛大张,挣扎着说出了最后一句话:“可以,可以帮我最后,在系一次,系一次鞋带吗?你说过,说,男人的路不好走,得穿一双好鞋,把鞋带系紧,才能走的稳健,走的远!帮,帮我,黄泉路上,我好,我好走的顺利点!”

    说着,身子剧烈抽搐了起来!

    女子飞快的点头:“好,好!”

    老五头一歪,再不省人事了。

    女子“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哭的像个孩子:“奈何桥上等我!”

    ……

    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女子不知道的是,乱阵之中,有一个血染征衣的男子正静静看着这一切,那双似乎能吞噬一切的黑眸里,轮转过一丝同情与……哀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