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二章 夜沉沉,长啸落月【一更求花】

    老五倒下了!

    许多看着这个方向的人全都不禁沉沉叹了口气,其实说句大实话,他们还是颇为佩服这个男人的,敢打敢拼,脑袋绑在腰带上就敢和人拼命,是个爷们,虽然是个阵前倒戈的叛将,但人叛变也是得看原因的,为了钱、为了利、为了娘们背叛兄弟,说出去谁都会鄙视,但如果是掌权者*得真是没办法,这叛变说出去也是情有可原,没人会多说什么,都他妈的不让人家活了,人家还和你墨迹个蛋?反了便是!还真当是讲究死忠的古代社会啊,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全是屁话!人的命可就是只这一条,路回转世什么的太飘渺,谁也不知道人挂了以后还会不会有另外一个世界容身,没准儿眼一闭,鸟朝天啥也不知道了呢?这事儿,谁也不会赌,赌不起,毕竟是自己唯一的东西!

    这人啊,就是这样,上位者可以大棒加胡萝卜的欺负人,也可以颐指气使的蔑视一个人,考虑到一家老小还需要自己当那个顶梁柱,都可以忍,但上位者都不让人活了,还他娘的忍什么?拼个鱼死网破就是了!都是两条腿行走在世界上的,谁能怕成个谁?你他娘的牛比顶天了也扛不住老子抱着炸药包冲上去轰!

    孟狂刀不让人家老五活,人家不反他等啥?

    所以,几乎没人会在意老五是不是个叛徒,只是单纯的敬佩这个男人那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勇气!

    一个男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可以穷,可以没本事,也可以不善言谈,文化程度低什么的都能忽略不计,但就是不能没有勇气,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懦夫,因为勇气是一个男人最基本的尊严,敢于面对一切,挑战一切!

    老五,是个真男人!

    索罗斯看到老五倒下后,陷入了沉默,最终沉沉一叹:“这个世界上,又少了一个真爷们!”

    就连正与爱丽丝齐头并进的叶无双在看到以后,也停了下来,对着老五倒下的地方缓缓鞠了一躬,不为别的,就为这个男人的那份勇气和刚烈,也值得他尊敬!

    龙飞早就发疯了,赤红着一双眼睛和黑衣人交战,要为他的五哥复仇,无奈技不如人,再加上身上负着伤,根本不是对手,冲过去与之交战不足二十招,就被一脚踹在肚子上倒飞了回来。

    “小崽子,你不行,再练二十年没准还能和老子光明正大的打上一场!”

    黑衣人冷笑,掀开了斗篷,眸光很慑人,就跟一条阴毒的毒蛇一样,冷冷看着龙飞,一步步朝前迫去,要结束这个不知死活的年轻的性命!

    斩马刀,缓缓举起!

    冷雨打在冰冷的刀锋上溅开一朵朵水花!

    龙飞最后看了一眼躺在不远处的老五,有许多他们的人已经将老五围了起来,不让其受到更多的伤害,当时也就放心了许多,苦笑一声,算是认命了,那一脚踹的太狠,到现在肠子都在抽搐,疼的他浑身乏力,根本站不起来。

    从始至终,龙飞都没去看那黑衣人举起的刀一眼,他不屑去看,横竖不过是个死,也就是个碗大个疤,怕啥?

    斩马刀,缓缓落下。

    “谁敢!”

    一声咆哮,在此时轰然炸响!

    音波滚滚,撼天动地,吼动山河,是真的吼动山河,压制了这一片区域的所有喊杀声!

    就连那黑衣人,都被这一嗓子吼得心神巨震,感到一股可怕的杀意在这一瞬间锁定了他,顷刻间感觉自己如坠冰窟,整个人都在颤抖,是一种发自于生物本能的颤抖,就像山上的土豹子下了山,平日间敢撵着狼咬的悍犬吓的本能的瘫软在地上动都不敢动一样,是一种食肉链上的顶尖霸主对低级生物的绝对镇压!

    “咻!”

    下刻,一柄冰冷的邪刀,横空而来!

    穿越了乱阵,穿越了人群,无视空间的阻隔,自数百米开外,直接朝着这边飚来!

    这一刀,在这一刻似乎成了永恒!速度快的恐怕都赶上射出枪膛的子弹了!

    刀,是锁定了那黑衣人的!

    一点寒芒乍现,吓的那黑衣人浑身都在哆嗦,当时就要躲开,可惜迟了,那一柄邪刀已经在他发呆的时候飙射了过来,无奈之下,只能在抽身退开一步的时候,横刀格挡!

    黑衣汉子倒是很有自信,虽然被那一声大吼,以及锁在他身上的可怕杀意吓得够呛,但面对那把邪刀的时候却很淡定,他不觉得一把从数百米开外投来的刀到现在还能有多大的冲击力,在捕捉到轨迹的时候,就横起刀子格挡。

    “铿!”

    清脆的金属颤音一响过后,黑衣汉子手中的刀,刹那崩断了!

    然后,在那黑衣汉子急剧收缩的瞳孔当中,一柄寒芒闪过。然后,那把邪刀直接穿透了他的胸膛!

    “噗”的一声,鲜血横飞,这一刀在刺入黑衣汉子的胸膛后,去势不减,直接就将其带在刀上横飞了出去,钉死在了地上!

    那黑衣汉子身体抽搐了几下,眼一翻,再没了动静!

    龙飞眼睛不敢相信的瞪大了……

    这得多么可怕的一刀,自数百米开外的地方一刀投来,一刀横空,然后直接将一个高手钉死在了地上!

    简直就是无可阻挡!

    下刻,龙飞瞪着一双牛眼不可思议的投向了叶无双的方向……只见,叶无双就那么立身乱阵之中,一身白色唐衣染血,双眼赤红,往那里一站,就吓的所有人动都不敢动了,吼动山河,如战神临尘!

    在其身边,一个金发女子手提一把古意盎然的大剑来回纵横,护持在其身边。

    紧接着,叶无双朝这边冲了过来,一往无前,仍旧是那可怕的冲锋,但凡被其撞上的人,不死也残!

    龙飞呆呆的看着钉死那黑衣人的龙牙,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不明白那个男人为什么会救他这种小角色,堂堂暗黑议会之主,镇压着整个西方地下世界,是世界上最尊贵的男人,而他龙飞,只不过是一个小混子而已,一个香港街头最不起眼的角色罢了,说的难听点儿,就是连个蝼蚁都不如!

    如今,一尊巨人居然出手救了一只蝼蚁,让他想不通。

    或许他永远也不知道,从他身上,叶无双看到了自己最青涩的时候,仅仅是喜欢他的为人而已,所以才救了他一命。

    龙飞苦笑连连,不明所以,但他却知道,自己欠着叶无双的,已经不仅仅是一杯好酒了,多了一条命!

    他拿什么来还?

    叶无双那一声大吼他印象太深了,气吞山河,隔着数百米的距离吓得一个人当场发呆,似乎要将天上的月亮都震落下来一样!

    这样的人,什么需要他这种小角色?

    龙飞不知道,只觉着,怕是自己真得拿命来还!

    (昨儿个在火车上存下的。。今天早点发上来,求基础花、、这个月咱们该雄起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