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一章 三千疆域,不如佳人颦颦一笑

    侵略如火!

    这就是现在老五所率之人的状态!

    没有任何防御的**,更没有半点儿格挡姿态,所有人都是在向前——进攻!进攻!再进攻!

    从与暗黑议会的对峙的前线,杀到三合会的大阵的最后方,最后又突破出去,在他们来时的十里长街上与人赤血而战,杀的马路上、路边滚落的到处都是尸首,然后一掉头,竟是再一次杀了回来,穿过十里长街,在三合会的乱阵的最后放纵横辟阖,几乎是在碾压!

    这一战,要斗破天穹一般!

    很快,他们就再次冲了回来,一拐弯,直接朝着孟狂刀所在冲杀了过去。

    八千虎贲,到现在已经只剩下了三四千人,有体能不好的人没有跟上被遗落在了冲峰路上,然后被人围住乱刀砍死了,也有人干脆是死在了冲锋路上,被直接放倒在地,毙命当场!

    人命,在这个时候,不值钱!

    更多护持在孟狂刀身边的三合会成员朝老五杀了过来,要将这柄插在他们心脏上的尖刀拔出去、击断!无数身上披着雨衣,手提各式各样刃上绽放着璀璨冷芒的武器,直指老五!

    “给我冲!”

    老五在怒吼,身上早已经是刀痕箭孔,不知道负了多重的伤,整个人几乎像是被血水染出来的一样,根本就是激发了生命潜能在战斗。

    左臂,挨了一刀,所幸入肉不深,仅仅是伤了个皮肉而已,肋下被一刀洞穿,到现在还在一个劲儿的冒血,大腿上也被砍了一刀,皮肉翻卷,看上去触目惊心!

    他终究不是叶无双和爱丽丝,也不如铁卫,没有人家那血脉,在生下来的时候就没有获得这片天地的眷顾,拥有可怕的能力,所以不能像那群人那样,纵横辟阖,在万军阵里来回冲锋连个眼睛都不眨,在普通武士面前就是无敌的存在,能战到现在这个地步,全凭一股怒气、血勇之气!

    地下世界争雄,就像那古代的武士一样,血杀一起,全凭着一股血勇之气在冲锋,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若是老五松了胸腔间的这口气,估计会被直接撂倒,根本不可能有活路,他伤的实在是太重了!

    眼前,是一片血红的世界。

    脚下,踩着的全是已经冰冷尸体。

    这就是战场!

    在这血杀场上,生路是留给勇士的!很奇怪的一种现象,纵观古今中外,都是这样,沙场之上,往往那些点燃了生命潜能,爆发出高亢战吼,一往无前的勇士,最后活下来的几率远远要高于那些畏畏缩缩不敢前进,只顾着躲避的人!越是畏缩,越是来回躲藏,想活着回家见老爹老妈的人,死的越快!那些子弹、炮弹就他妈的跟长了眼睛一样,专瞅着这些人的身上招呼!短兵相接的时候,敌人也是就逮着这种人不放,一往上冲,眼神对视瞬间,只要看到对方闪过的怯懦,立马回放开所有人朝那个害怕的家伙冲上来,就像饿极了的狼见了新鲜血肉一样,不嚼碎了咽进肚子里是断然不会松口的!

    每一个久经沙场的真勇士,在面对敌人的刀和射来的子弹的时候,淡漠的很,就像一块石头一样平静,可当冲锋号角响起的时候,往往都会像嗷嗷叫的苍狼一样冲出去,不光是因为他们经历的阵仗多了,更是因为他们知道,血杀场上是没有退路的,要嘛把眼前的所有人都杀了,要嘛自己死,没得选择,谁退,谁他娘的就是连那一线生机都不想搏了,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血杀场上,生路是留给勇士的,能活下来的人很有限,懦弱的家伙挤不上生路去!

    老五敢打敢拼,所以他活到了现在,但无奈的是,他是所有人的目标,身上承受了太多的压力!

    一路纵横!

    拼杀中的老五并没有在意到的是,一刀黑影,悄无声息的朝他掠了过来!

    同样披着黑色的雨衣,斗篷遮住了脑袋,垂落下很大一截,遮挡住了脸颊,让人有些看不清他的容颜,手里提着一把斩马刀,和三合会黑徒的造型一模一样!但是……那双飞快交替,极为沉凝的脚却证明了这个人的不凡!

    相当的不凡!

    步伐实在是太稳健了,就连在冲锋的时候,交替的脚步非常有节奏,分明是个练家子!已经将武学的步伐完全融入了骨子里,形成了一种本能!

    这种人,都是相当可怕的武者!

    很快,此人就与老五交锋了!

    乱阵中,老五可没有发现这个人的不凡,下意识的一刀就砍了出去,没有任何规避姿势,大开大合,非常霸烈,就跟他砍其他人一样,完全是要用力量将之压制,一刀砍杀!

    “铿!”

    一声刺耳的金属颤音传来!

    斩马刀与老五手中的那把大砍刀在半空中交击,火星四溅,刺耳的金属颤音让人头皮发麻!

    “不好!碰到高手了!”

    老五心中暗叫一声糟糕,左臂被震得发麻,反观对方格挡他这一刀的双臂却仍旧稳如泰山,很显然力量比他大了不止一星半点!

    当下,老五就欲抽身后退,可惜……迟了!

    那黑衣人手执斩马刀狠狠向上一推,一股沛然大力传来,推得老五一个趔趄,身子后仰,差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空门一时大开!

    而后那汉子“铿”的跨出一步,手中斩马刀倒是急转直下,一下子就收到腰腹间,朝老五腰间横斩了过来,要将之腰斩!

    老五大骇,在这电光石火中借着身体后仰之势飞快朝后退了一步,可仍旧有些迟,避开了被腰斩的命运,但自身也付出了代价,斩马刀的刀尖几乎是贴着他肚皮划过去的,顷刻间就挑开他的肚皮!

    “噗!”

    嫣红的血液在雨夜中狂飙,绽放开的猩红之花非常刺眼。

    “杀!”

    那黑衣人一声暴吼,又一次冲了上来!老五下意识的抬起刀就要阻挡,可以他现在的状态哪里还能挡得住?举起的刀当时就被对方挑开了,而后被一步近身,一刀就捅进了他胸口!

    电光石火间,老五终于看清了这个袭杀他之人的容貌,睚眦欲裂:“是……你!”

    “就是我。”

    此人,不是孟狂刀身边那个如影子一样的黑衣汉子又是谁?狰狞一笑,刀子插在老五胸口,根本没拔出来,冷声道:“你给老子下地狱去吧!”

    说着,一胳膊就将老五撞飞了去!

    一连串血水飘洒在老五划落出的轨迹上,人在半空中,肚肠就已经流出来了!

    此时,恰是龙飞回头之际,一看到这一幕,当时眼睛就红了:“我他妈跟你拼了!”

    当下,手提刀子就冲了出去,与那黑衣人战在了一起。

    ……

    “啪嗒……”

    老五落地,被鲜血染红的地上的积水飞溅,肠子已经流出来了,但真正致命的还是捅在他胸口的那一刀……

    生命在缓缓从他的体内剥离,他能感觉得到死亡在不断朝他迫近,嘴角一个劲儿的呕血,刚开始的时候,冷雨洒在脸上还能感觉到冰凉,可后来,已经麻木了,失去了知觉!

    神思有些恍惚,意识也在飞快模糊,双眼望向那漆黑深邃的夜空时,却发现,天空在不断变幻……

    一张清秀的容颜,渐渐出现在了天空中,横陈在他眼前……

    “都说人在即将离开的时候,看到的是对自己最重要的人。难道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她吗?呵呵……萍水相逢,只与我相处了一个晚上却救了我性命的女孩儿啊,你现在……应该已经坐上直升机,离开了这让你悲伤让你难过的地方了吧?”

    老五嘴角浮现出一缕笑意,很暖,他没念过书,不知道爱情这种高尚的东西是什么,但他觉得,这大概就是书上说的爱情了吧?

    一双沾满鲜血的大手缓缓举起,朝虚无缥缈的夜空摸去,似乎是想在这离开的时候,最后在抚摸一下那个女孩儿的脸……

    (出差,晚上八点的火车,估计只能两更了,明天晚上能回来,三更应该没问题,后天请假休息,十更!!!这是俺这三天的行程安排,实在有点紧、、但承诺兄弟们在月初的十更不会变,希望兄弟们能把手中的花给俺,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