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三十章 万千铁甲,不敌三寸绕指柔

    老五此时也已经杀红了眼,身上背着两道刀伤,可根本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直接就朝孟狂刀那边杀了过去:“兄弟们,暗黑议会的人已经来支援我们,都加把劲儿!”

    吼声震天,杀意更狂!

    龙飞虽然也是已经陷入狂暴,但终究在有些方面比其他人看的清楚,几乎是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远处正在朝这边劈砍而来的索罗斯,嘴角掀起一道苦笑。

    他知道……他们完了!

    最起码,肯定得被打残!

    不是暗黑议会的人不愿意救他们,而是,隔得实在是太远了,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这就是横陈在他们面前的现实!

    数十万人在火并,没有见过那种场面,很难想象究竟有多么的壮观!战线在海边拉开,绵延不知道多少里,到处都是黑压压的人在交战、厮杀、呐喊,他们距离索罗斯还是比较近的,可即便如此,也有好几百米的距离!他们可不是叶无双,没有那吼动山河,单人单刀就能纵横辟阖无人敢当的勇力,要想凿穿这数百米的距离,谈何容易,那他妈的可是乱阵啊!

    而孟狂刀,已经开始全力扑杀他们,根本无可阻挡,他们孤军深入了太远了,几乎从开战到现在都是在一路往前面杀,现在放眼四下,几乎只剩下了他们这一支人马!

    龙飞已经绝望了,不指望能活着回去,现在,只想痛痛快快的酣战一场,将这一腔子热血彻底燃烧在这场注定要让全世界都动容的地下世界超级火并当中,也算没有枉来人世一遭,亏待了这男儿的身子!

    一场双方参与血杀人数超过数十万,血杀场不知绵延多少里地的火并!

    龙飞发誓,这就是在叶无双那波澜壮阔的一生中,估计也是少之又少!注定要成为地下世界一个不朽的传奇故事,就像暗黑议会当初征西伯利亚、三打银三角时一样,铸就一段不朽的传奇!

    男儿这一辈子,有幸在这般血杀场上来回纵横一遭,也算是没白来了!

    同样的情况,龙飞清楚,老五也清楚,他只不过是在给自己的兄弟进行最后的鼓舞罢了!

    这一战,他已抱定死志!

    “给我杀!”

    一声怒吼,吼出的是男儿胸腔间淌动的最后热血!

    于是,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索罗斯在拼命追赶,可老五却率领着他的人一路向前,战刀直指孟狂刀,抛洒热血,一往无前!

    这他妈很显然是不想活的架势!

    但不可否认,爆发出的攻击力真的超乎想象,就像那力挽满弓射天狼的勇士耗尽全身气力开万石巨弓射出去的一箭般,又如象棋盘上过了河的卒子,永不回头,也回不了头了,几乎是一口气就切进了护持在孟狂刀身边的乱阵之中,人人身上带伤,仍旧赤血连战,绝不退缩,根本就是发动了决死进攻!

    很快,老五便率先攻入了他们来时的路,冲杀进了巷弄之中,十里长街,与人酣战!

    孟狂刀一张脸冷的都快结冰了,将目光投向了身后的那名黑衣汉子,森然道:“你,去给我把老五的头颅摘回来!”

    那始终跟条影子似得黑衣汉子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一咬牙,道:“可是……现在这乱军之中,我如果不在你身边的话……”

    “你他妈回头看看吧!”

    孟狂刀忽然吼了起来,指着自己身后,那里,已经是撤离这片血杀场的道路了:“我已经无路可退了,再退,我就退出了这场争霸!这是我唯一的机会啊,如果输了,倒霉的不只是我,你他妈的也得死,叶无双不把你我钉死在木桩上才真的有鬼了!咱们已经是在绝路上了啊……既如此,还有什么好担心的?摘不下老五的头颅,任他在我们最后的净土上纵横,得拖住我多少力量想过吗?”

    黑衣汉子垂下了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孟狂刀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怒火,涩声道:“你去吧,我就站在这里,只要不是叶无双杀过来,谁也取不走我的性命,可他如果杀过来,再来一百个你守在这里我也照样没活路!”

    “好,我去!”

    黑衣汉子一咬牙答应了下来,从脚边一具尸体身边捡起一把斩马刀,二话不说,就朝老五所在的那条大街杀了过去。

    ……

    西南方向,一幢高楼上。

    一个女子凭栏而望,拿着一个望远镜,一脸焦急的看着前方的血杀场,虽然从她这个角度看不见那沙滩上的景象,但那震耳欲聋的喊杀声却听得真真切切,数十万人在怒吼、咆哮,撼天动地,完全可以想象到阻挡她视线的许多建筑后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冷冷的雨,打湿了女子的衣服,全都贴在了皮肤上,一张清秀的小脸上满是担忧,痴痴的看着她仅能看见的距离血杀场最近的一条街,期待着那道独臂擎刀向天狂的雄伟身影走出来,可惜……长街上空空荡荡的,毫无人迹,冻得嘴唇都在哆嗦了,可就是执拗的站在雨中不肯离去,不肯坐上那个男人帮她订下的直升机,离开香港这片葬着她太多痛苦的土地。在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付出了一切,都想要换来的海外留学的机会真的很苍白,再也勾不起她半点兴趣!她不想走了,只想再看一眼那个男人,仅此而已!

    她知道自己脏,自己贱,自己不过是个出卖的婊子,根本配不上人家,可,就是想再看一眼,别无他求!

    就在女子茫然失措之际,一道身影忽然闯了出来!

    是一个浑身是血,单臂擎着一把断刀男人!

    在他身后,紧紧跟着一个满身是伤的年轻人!

    紧接着……还有无数胳膊上系着白布条的武士!

    “啊!他还活着!他还活着!”

    女子兴奋的一下就跳了起来,清秀的小脸上写满了惊喜,她认出来了,那个宛如一尊战神般领三千将羽浴血杀出来的男人,就是那天晚上闯进她家里的男人!

    这一声惊叫,让那两个龙飞安排来保护他的汉子都狠狠激动了一把,飞快赶了过来!

    可,女子脸上的笑容很快就凝滞了,因为……男人刚刚杀出来,就有更多的人追杀了出来,铺天盖地,一眼看不到尽头!

    “跑啊……快跑啊……”

    女子低声自语着,纤长的手指死死抓着护栏,就连指甲崩断,鲜血从指缝里涌出都不自觉,只是拿着望远镜痴痴看着那道浴血而战的身影,天空中的雨下的更急了,可却不如她的泪流的急!

    可……那道身影在杀出来后并没有逃跑,直接掉头又杀了回去,一路所过,敌方人仰马翻,不知道被砍倒多少人,鲜血染红马路,毫无惧色,竟是又冲进了那片修罗地狱。

    “你在求死吗……”

    女子捂着嘴,拧过身子无力的靠在护栏上,嘤嘤低泣:“你个傻瓜,你为什么还要回去,为什么不赶紧跑,难道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值得你留恋的东西了吗?”

    可惜,怕是她此生都不会明白,一个真男儿的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更不会明白大丈夫为何宁可血溅七步,也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女子已经绝望了,她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见到那个男人了,对方不知道她在看,留给她的,是一道无所畏惧的背影,让她一辈子都得去思考、琢磨的背影!

    此时,那两个黑衣汉子终于跑了过来,其中一人问道:“小姐,究竟发生了什么?!”

    女子一愣,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跟遇见了救命稻草一样,一把就抓住了那黑衣汉子胳膊,颤声道:“我们……我们回去吧,去救他,他有危险!他真的有危险!”

    那黑衣汉子一叹,想到了很多,其实……从龙飞安排他们离开的时候,他们就已经猜到了这一次大战八成是凶多吉少。可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了望远镜,当看到那血战十里长街的景象后,就算有心里准备,也被惊骇了一把!

    人命如草芥啊!

    根本就像是两个国家之间爆发了一场灭国战争一样,见着活得就杀,十里长街上,尸体堆叠,血水在昏黄的路灯下四下流淌,上面泛着妖冶的光华!

    “我们去救他吧,求你了,他可是你们的大哥啊……你们不能不管他!”

    女子扯着这汉子的袖子,只是在一个劲儿的哀求。

    这汉子本来是不准备回去的,毕竟,龙飞让他们走就是不想让他们死在香港,可在看到那十里长街上发生的一切后,他改变了主意!

    他们曾经的兄弟都死了,剩下了他们又有什么意义?

    弃兄弟于不顾,是为不义!三刀六洞都不为过!

    “好!”

    这汉子没犹豫什么,直接点头答应了下来!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是他们的选择,不后悔!

    ……

    (三更上来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