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二十八章 修我战剑,一往无前【一更求花】

    一种无言的挑衅!

    那个男人仅仅是往那里一站,就有一种气吞河山的可怕气势,眸光慑人,极具侵略性!

    可作为叶无双的直接挑战对象,洪门雪狐却很淡然,满头银发倒背在后面,眼睛清亮,不见丝毫怒气与战意,负手立于乱阵之中,贵不可言,隔着嘶吼、喊杀声震耳欲聋的乱阵凭空眺望那个宛如战神临尘一般不可阻挡的男人,忽然拔高声音,道:“拳怕少壮,老朽不过是一个已经多年不曾演武与人对决的老头子而已,气血枯败,和你是比不得的。”

    说完后,轻声一笑,转身便走,在他身后,那个留着条大辫的老瘸子紧随其后,单手提一把快刀,单反有敢冲向雪狐的敌人,刀光一闪,就将之放倒在地,神色冷厉,手底下杀人如麻而不为所动,似乎消失在其眼前的不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简直就如砍瓜切菜一般容易!

    雪狐,就这般轻飘飘的认输了,很坦然!一点都不担心影响士气,事实上,也没有影响到士气,那个攻无不破的男人让所有人都心惊胆寒的,谁敢出去与之一战?又不是脑子坏掉了!

    从始至终,雪狐都很平静,似乎刚开始的大变气得他吐血两口后,整个人就彻底看开了一样,身上酝酿着一种“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漫天云卷云舒”的气韵,胜负就在一念之间,尽人力,知天命,无意于其他,唯有本心不变而已!

    但叶无双却不这么认为,老者身上那种轻飘飘的气韵,似乎专门克制他的霸烈一样!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这……分明是在以太极的核心思想在直接对抗他的刚猛霸烈啊!

    叶无双曾听九纹龙说过,这个老者很不简单,实力深不可测,竟然将传承已经断绝的太极拳练至巅峰,是一个外家功夫已经练到大宗师境界的可怕武者!

    这太极拳,可不是广场上的老头老太太打的那种修身养性的太极拳,而是最初起源的武当掌门人张三丰开创出来的武学,起源于战争,上打咽喉下撩阴,断胯击肋,看上去很温和,实则杀人于无形!

    九纹龙外练铁布衫,内蕴硬气功,一身防御力可怕的惊人,更习有虎豹拳,发动进攻的时候,如猛虎扑击,捷豹追猎,端的可怕,如果叶无双没有唤醒沉睡在血脉中的力量的话,未必能拿得下,可他和雪狐在京华爆发的一战,看上去是他赢了,可实际上却是平手!

    九纹龙而今正式最富年轻力壮的时候,一身气血如虹,而雪狐已经气血枯败,纵然是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也难敌那岁月对其身体的侵蚀,根本已经不复当年的风采,可即便如此,还是和九纹龙打了个平手!

    这说明了什么?说明雪狐从某方面来说,比九纹龙更加可怕!

    可如今,看上去不言不语,甚至坦然就直接认输,却是在直接叫板叶无双,那种软绵绵的状态让叶无双有力气没处发,怒焰蒸腾!

    “吼啊!”

    叶无双咆哮,宛如野兽,不甘的望着雪狐与孟狂刀退去的方向,疯狂抡刀砍向那些已经朝他迫来的三合会黑徒,手起刀落,当时就不知道砍倒多少人,一双眸子猩红无比,血染白色唐衣,在风中猎猎作响,怒不可遏!

    “这家伙发疯了……”

    爱丽丝摇了摇头,手中大剑吞吐丈八剑光,一剑光寒整片战场,登时就有十几个人直接腰斩,模样惨不忍睹,上身与下身分家,肠子流了一地,但却没死透,上半身在地上匍匐挣扎滚动着,惨叫声不绝于耳。

    这一幕,血腥无比,但爱丽丝却不曾动容半分,目光凝视着那个战若狂的男人,忽然拔高声音道:“叶无双,你我赌约作废,并肩作战,一起将那雪狐斩首,算是平手,如何?!”

    冷幽幽的声音,飘荡出很远!

    此时,双方已经纠缠在一起,绵延不知多少里的沿海线上赤血连战,到处都有人在喋血,黑压压的全部都是人,已经杀红了眼睛!

    在这种情况下,叶无双哪里还会固执的坚持着两人的比赛,早一点斩杀敌酋,对方早一点奔溃,或许就有成千上万的自己人不必战死沙场,马革裹尸,当下喝道:“好!”

    此言一出,爱丽丝当即就是一声清啸,一剑横空,可怕的银光陡然凝实,化成一个个梭子缭绕在其身旁三米多的半径上,造出一片可怕的剑刃风暴,将以自己为中心,半径三米的圆形上化成了一片死域,谁撞进去,在顷刻间就得被乱刃分尸,真的是千刀万剐,连一块完整点儿的皮肉留不下,顷刻间就被绞碎了,成了肉渣!

    这一招,太过歹毒了,简直就是有干天河!

    始一出现,就有十几个来不及躲闪的倒霉蛋被覆盖了进去,当即爆成一团团血雾,至于身子……都快被那可怕的剑刃风暴细小的颗粒了!

    紧接着,有几人还不信邪,不知死活的冲了上去,可走到那剑刃风暴的边缘就被直接绞杀了!

    风雨飘摇,将那在空中飘扬洒落的血肉吹开,雨水都变成了红色。

    这个地方,下起的是血雨!

    爱丽丝那双银眸愈发妖冶了起来,身体周围有光梭在环绕,形成可怕的坚韧风暴,脸上似笑非笑,似冷非冷,似跨越了亘古洪荒,穿越了天地玄黄而走来的盖带女武神,沐浴在漫天血雨当中,缓缓朝叶无双走了过去,很淡定,似乎那些不断消逝在她眼前的不是一条条生命一样。

    几十米的距离,几乎是瞬息即至。

    一股腥风,朝叶无双扑面而来。

    爱丽丝这才缓缓撤去身旁环绕的那一圈可怕的剑刃风暴,静静凝视着叶无双,道:“这一招,你何解?!”

    “绞不碎我!”

    叶无双淡淡道:“所以,以力破之便可!”

    语落,眉毛当时就立了起来,一步跨出,一抡刀就朝爱丽丝砍了过去,而爱丽丝则站在原地没动,很平静的朝叶无双的方向捅出了剑!

    “噗!”

    “噗!”

    两道刺耳的骨裂声响起,令人牙酸!

    叶无双的刀,擦着爱丽丝的脸砍向她身后,直接将一个从后面袭杀爱丽丝的三合会黑徒开了瓢。

    而爱丽丝的剑,则穿过叶无双的胳肢窝,一下子将一个从后面偷袭而来的三合会黑徒挑死在了剑尖上。

    他们,都在帮对方解决从后面杀来的敌人,从始至终都没避开对方朝自己砍来的刀!

    这得多大信任?

    无法用言语表达!

    不过他们就是做了,风雨在飘摇,两张脸已经距离不足十公分!

    “我就知道你的刀上不会染上我的血!”

    爱丽丝静静看着叶无双,那双蓝眸被银色气雾遮挡,看不清所蕴含的感情,但整个人却有种奇特的气韵。

    “你也没让我失望。”

    叶无双说了一句,看着那张此刻与从前既然不同的玉脸,心中一动,鬼使神差的,居然飞快的再对方那棱角非常漂亮的唇上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

    爱丽丝完全没想到这混账会突然来这么一招,当时眉毛就立起来了,可叶无双已经掉头朝雪狐的方向追杀了过去,只留下一声大笑在战场上飘荡:“别让我丢出去太远,我的背后交给你了,我的战友!”

    爱丽丝挑起的眉缓缓落下,回归了平静,脸上似笑非笑,一挺剑,紧紧追了上去。

    那属于潘德拉根家族的古老战歌,再次响彻。

    “修我战剑,穿我衣甲,杀上敌巢,铸我王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