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二十七章 战若狂,看我独剑擎天【求花】

    如果真的要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此刻叶无双的状态的话,那么,大概也就只有四个字了——如神似魔!

    就是如神似魔!

    这根本不是一个人应该爆发出来的战斗力,几乎是一路碾压过去的,一人一刀,超尘逐电,璀璨的宛如一颗坠落星空的陨石在穿行一样,无可阻挡,所过之处,飞起来的全都是人,一落地,便已经气绝,根本挡不住那种可怕的冲击力。简直比发动闪击性进攻的装甲车都要慑人,似乎是泰坦巨神降临人间!

    “暗黑,永存!hoo~啊!”

    几乎所有的议会武士,在这一刻全都被点燃热血,口中高呼着那曾经响彻整个西方地下世界的号子,挥动手中的长刀,疯狂砍杀!

    暗黑议会规矩——但凡战,级别最高之将,必冲锋在前!

    这是暗黑议会之主立下的规矩,叶无双一直都在脚踏实地的践行,从来没有一次例外,每战必冲锋在前,所向披靡,但凡刀锋所指,定有无数暗黑议会武士点燃生命,爆发出最为璀璨的生命火光誓死追随!

    这,是暗黑议会鼎立地下世界的根本,那悍不畏死可怕冲击力,就算是这个世界上的军事强国都只能避其锋芒,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大国都得让暗黑议会三分的原因!

    议会的武士,一直都没忘记自己凭什么纵横天下!

    而这一切,全都因为一个人——叶无双!

    没有了叶无双的暗黑议会,就像没了灵魂的人,也只有他才能让暗黑议会彻底凝聚成一支利箭,爆发出让人惊骇的穿透力和侵略性!哪怕在101医院的时候躺在那里了,也仍然是吹响在议会武士耳畔的进攻号子,百十个武士就敢朝着数十倍于己的敌人,在狭小的空间内发动决死进攻!

    他,引领整个暗黑议会,他,是所有议会武士的永恒信仰!往那里一立,就是一座丰碑,刀子一出鞘,就是所有人与敌决死的理由!

    这个他,只能是一个人——叶无双!

    无双无双,天下无双!

    暗黑议会也不会再有第二个有这般能量的领袖!

    此刻,当叶无双爆出那璀璨的进攻气势后,所有议会武士在这一刻,疯了,狂了!

    那些与美洲分部武士纠缠在一起的洪门武士很明显感觉到了压力,因为,刚才还很理智的对手忽然变成了野兽,红着眼睛发出了狂野的战吼,战若狂!

    刀子插进胸膛,生命在流逝,要扑上去在最后的时间里咬断敌人的脖子。

    势均力敌,拼着不要身上的一个部位,也要摘下敌人的头颅!

    战刀断了,还有拳头;胳膊断了,还有牙齿;牙齿没了,还有一腔子热血能溅敌人一脸!

    这就是现在的暗黑议会武士的进攻状态!

    许多云天会的人,以及临阵倒戈三合会武士根本不理解那些人为什么会便的这么疯狂,因为他们加入时间太短,根本体会不了那种近乎狂热的信仰!但却不得不承认,真的很可怕,几乎在一瞬间就压制了那些洪门精锐,占据着绝对优势,疯狂撕咬着已经伤痕累累的对手!

    中世纪的教会,教宗拿着天神的命令能让信徒变成十字军武士,不要命的走上征途,可最终抵不过那残酷战争的考验,信仰不再坚定,最终他们的东征失败了,因为他们的天神没能与他们同甘共苦,生死与共,进退一致,说服力苍白的狠,没法让人死心塌地。

    而暗黑议会,叶无双就是所有人心中的神邸,却与他的信徒同生死,共患难,哪怕发动的是决死进攻,也依旧冲锋在前,让所有人死心塌地,所以,到现在暗黑议会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未尝一败,是无敌的象征!

    一马当先,奏起了无声的战歌!

    就连铁卫和索罗斯的眼睛都红了!

    “嗷吼!”

    北极熊一声咆哮,一头怒熊暴起,身高暴逞,大爪子在人群中来回拍击,一双大脚四下狂踩,就是一尊杀戮机器。

    “雷雨天,为我而生,是我杀伐的最终战场!”

    虎牙大笑,眸子开阖间有闪电划过,高举手臂,借九天神雷,浓厚的铅云在其头顶凝聚,手指指向谁,谁就会被一道雷霆劈中,变成一截子焦炭,倒在地上。

    “雷雨天,同样是我的助力,有水的地方,我就是神邸!”

    隐杀一声大吼,张嘴长啸,似乎是鲲鹏化鱼而在北海吸水,漫天飘落的雨点飞快被凝聚在身前,而后,渐渐化作一颗颗小冰晶,坠落时候的形状都不曾改变,一头圆,一头尖,一振双臂,当时就像一颗颗子弹一样喷洒了出去,也不知道多少三合会的武士被打成了筛子!

    在空旷之地决战,虎牙、隐杀这类异能者最是可怕,收割起人命的时候,简直就跟死神一样,一杀就是一大片!

    教士、冷箭……

    七铁卫全都发动了极其可怕的进攻!

    七个铁王座下最坚定的拥护者,从七个方向,分别开进,似是利刃切进了豆腐里面,简直就是无可阻挡!

    “杀杀杀!”

    索罗斯更是疯狂,手里提着一把斩刀,一马当先!

    在其身后,八百赤红着眼睛的维京狂战士紧紧追随,投掷战斧、狂野劈砍,露出精壮的上身,眼睛猩红,发出忘我的战吼,在海风呼啸中享受着血腥盛宴,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圣·瓦尔哈拉!hoo~啊!”

    这个在西方地下世界无人不知的名字,今日,在东方的大地上响起了,恐怕从此以后,亚洲的所有地下世界之人都会记住这个名字——圣·瓦尔哈拉!

    记住这一支只有不足千人,但却可以正面毫无取巧的打败十倍于己的敌人的武士团队!

    从此,那面插在香港海边飘扬的血色战斧大旗,将成为所有人的噩梦!就像在西方地下世界一样,只要血色双斧旗插到哪里,哪里的黑徒就会颤抖,因为那说明暗黑议会的先驱已经抵达,血与火将在此地绽放,这支先驱征服者叫做——圣·瓦尔哈拉!

    ……

    四面八方,皆有可怕的武士将刀锋对准孟狂刀!

    饶是孟狂刀神经坚韧,面色不自禁的有些发白,那些在乱阵中纵横辟阖无人能樱锋的暗黑议会顶尖力量实在是太可怕了,杀气如长虹贯日,就算他身前还有数万三合会黑徒挡着,也不能给他带来半点儿安全感,浑身上下寒气直冒,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的面对暗黑议会的武士,只得到了一个结论——不可战胜!

    曾经一位在中东战场上碰到过暗黑议会武士的美国将军说过这么一句话——暗黑议会武士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现在,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暗黑议会美洲分部武士,已经满万!

    结果……真的是不可战胜啊!

    如果不是他们这边在人数上还是占据着优势的话,孟狂刀发誓他会提一提裤子逃跑!当下就将目光投向雪狐,苦笑道:“左老,似乎……咱们现在待的这个位置不太安全啊!真被那群杀神撵上来,来个斩首的话,那可就是真亏大发了!要不……咱们还是暂时离开吧?”

    “可怕啊……”

    左谋望着那些如狼似虎的武士,眼中闪过一丝艳羡,叹道:“果然是血与火铸就真勇士啊,倒是老夫坐井观天了,看来暗黑议会是个盛产勇士的地方这话真的不错,唉……相比之下,我北方男儿真的是安逸了太久了,空有一身血性,但碰上我这个不思进取的老头子也算是白瞎了他们的勇气,没有经历过血与火的洗礼,真的爆发不出那种生死之间磨砺出来的凌厉!西北狼,东北虎,山东自古出豪杰!嘿……是我雪狐坑了你们,你们本是群可以和暗黑议会撕咬的北方苍狼,结果却让我给你们带上了枷锁,禁锢了太多!”

    对于雪狐的说法,孟狂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唯有苦笑!

    挡住暗黑议会武士的,是洪门的武士!

    一群铁骨铮铮的好男儿!打不过,但就是不退,悍不畏死的不断反扑,只是可惜了,没有人家暗黑议会武士那种生死间磨砺出来的凌厉,终究挡不住,燃了一身热血,可无奈没那经验,只能付出生命的代价!

    都是武士的好料子,可惜没有碰上一个真正配得到他们效忠的英主,一个能真正让他们爆出万丈光芒的雄才!

    雪狐眼中有些落寞,摸了摸自己的脸,只摸到一些皱纹,不禁一叹,岁月不饶人啊,时间终究磨掉了他开疆拓土的野心,沉寂了这许多年,可惜了那些本能成为强大武士的好料子!

    他……已经带不出真正的勇士了!

    若是让叶无双带这些人的话,这些人走出国门,那将是何等雄壮?!

    这个念头,在雪狐脑子里面一闪而逝,不过很快就被他掐断了,就算他浪费了这些人才,也不愿让叶无双得到!

    叶无双,他打不过雁门关,跨不过山海关,永远只能被堵在长江南岸,不甘的眺望北方,因为,北方是洪门的!

    雪狐心中在咆哮,这一战给他的刺激很大,暗黑议会的武士实在是太优秀了,优秀的让每一个有志于天下的霸主都心生羡慕,可惜的是……他坐拥宝山,却发掘不出价值,没那雄心了,现在觉悟也迟了!

    孟狂刀可不知道雪狐的心思,当下催促道:“左老,你倒是说句话啊!”

    “好,咱们退后一些吧!”

    雪狐咬了咬牙,很不甘心,可没办法,人家的几大骁将无人能挡,直接就朝他们杀了过来,真要被斩首了,那不得亏死?

    当下,两人徐徐退后。

    ……

    远方,正在疯狂冲击的叶无双忽然停了下来,一抡刀砍到几个在他停下后涌上来的三合会黑徒后,看了眼已经被他甩出去很远的爱丽丝,狠狠瞪着向后退的孟狂刀和雪狐,脚下踩着敌人的尸体,而后,缓缓举起了那柄刀尖上现在还在滴着黑血的邪刀,怒吼道:“洪门雪狐,叶某人在此,可敢与我一战!?”

    “叶某人在此,可敢与我一战!?”

    “……”

    声音,在四野飘荡,撼天动地,盖过了战场上震耳欲聋的喊杀声!

    刀,直指雪狐退去的方向!

    这一刻,叶无双如战神临尘,亦如疯魔撼天,满头碎发乱舞,眸若冷电,浑身上下沾染血腥,根本不可战胜,刀锋直指雪狐,发出了战吼!

    他在宣战,在向洪门雪狐血战,吼动山河,在这一刻,他是无敌的!

    这一刀,冷锋刺眼,人往那里一站,可擎起这片天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