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二十五章 女武神【一更求花】

    一柄似石非石、似铁非铁的大剑,往那里一横,就散发着可怕的气机,似乎要将这天地间的一切都要镇压一样!

    这绝对是一柄夺了天地造化的剑!

    叶无双这一生走来,书读的不多,别说一万册,连一千册都未必有,但他走的路,却很长很长,怕是早已经过了十万里路了,一路走来,波澜壮阔,也不知道看了多少奇事,但要说最奇,恐怕就要数樱了……山神的女儿,传说中的雪女,是一块沉寂在活火山下千万年而不曾污染的寒冰最终有了生命的气息所化,一睁开双眼,身上就蕴含着大自然在创造她时留在其体内的力量,当初在富士山上与叶无双征伐时,一记山神之怒,天崩地裂,亘古存在的冰层崩断,根本已经不是可怕两个字能形容的了的了,吼动山河,如行走在人间的神邸!

    那是生命的奇迹!

    而这把石中剑,则是大自然的奇迹!

    叶无双就曾经隐隐猜想,这把剑八成在千万年前也不过是一块苍茫大地上的普通材料而已,经过天地的演化,机缘巧合之下变成一块质地特别的古剑,内蕴无限威能,甚至可能已经有了它自己的思想,要不然不可能自动择主,在神话时代选择了统一不列颠岛的亚瑟王,在无尽岁月后,第二次选择的,是亚瑟王的后代爱丽丝·潘德拉根!

    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就是这么的奇妙!进化这玩意儿更是难以预测!

    不信,不妨去动物园里抱着个猴子和它对视上十分钟试试,你要是能从它身上看到自己万年前的模样的话,那你就是个神!可事实是……没准儿一万年前你的老祖宗还和它的老祖宗是对表兄妹呢!

    这就是进化的奇妙!

    叶无双不相信轮回,不相信善恶因果,事实上也不敢相信,要不然他估摸着等自己寿终正寝下地狱了连个投胎做牛做马的机会都没,就得直接被阎王爷掐死,没辙,这辈子造孽太多了,手上沾上的人命数不胜数,若是把尸体聚集起来估计都能填个万人坑了。但他却信服自然界的进化,愿意去相信一切人类潜意识里认为不合理的存在,并且会尝试着接受、征服!从来不会让自己的思维束缚一切,他也相信只有这样自己才能走的更高更远。

    此刻,看着那个浑身沐浴在漫天白光中的女子,叶无双眼神很复杂,一个只学了些外家格斗搏杀技巧的女人,就因为有了一把挺逆天的剑,所以就有了和他这个被誉为世间最强武士的狂战士叫板的能力,心里挺酸溜溜的。

    这种复杂心态,更多的是出于对那把剑的忌惮!

    叶无双越看那把剑,越觉得它有生命!就像……他手中的龙牙!

    说起来可能很不可思议,但,龙牙似乎确实有生命!

    很邪!

    这是叶无双对龙牙的评价。

    当初在地中海的时候,正值暗黑议会与黑手党五大家族激战正酣的之际,他曾无意中去了一个溶洞,在那里发现了这把剑,是插在一具盘坐在地上、已经石化的枯骨头盖骨中的,一直从下巴穿了出来,想来当初那人也是被一剑绞碎了脑子而死,挺惨烈的。然后,他跟手贱一样摸了这把剑一下,再然后,这把剑就跟发疯一样黏在了他手上,开始吸他的血,都快把他榨干的时候,干脆直接钻进了他的身体里面,到现在都与他的血肉融合,无法分离。

    如果真拿科学来解释的话,这一切根本无从解释!

    相比于叶无双的复杂,身旁的竹叶青则更多的是震撼了,感受到了那把剑的逆天,这是她第一次看到所谓的石中剑,叶无双也曾经和她提及过,当时也没多想,觉得挺扯淡的,可现在一看,似乎……还真能讲她斩于剑下!

    这根本不是属于爱丽丝的力量,而是属于那把剑的力量!

    不光竹叶青呼吸有些困难,就连刚刚冲出去的铁卫都不由自主停下了脚步,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切,几乎在嘀咕着同一句话:“有大戏可看了……”

    “……”

    良久后,白光方才悠悠收敛。

    “轰隆!”

    漆黑而深邃的天空中忽闻一声炸响,一道*的电光在蜿蜒咆哮,那云层之中滚滚而来的漩涡,终于缓缓消失了。

    雨,下的愈急了。

    黑漆漆的海面上有浪潮冲击,似乎有荒古海兽在那永恒未知的黑暗中怒吼一样。

    爱丽丝就这般静静站在风雨中,浑身上下有银光在蒸腾,那双蔚蓝的宛如最明净的天空一样的双眸中也渐渐覆盖上了一些银色的气雾,金发扎成马尾束在脑后,轻轻拭剑,整个人气质大变,英气飞扬,似乎是女武神降临了一般,与平日间那个潘德拉根家族未来女大公的模样截然不同!

    叶无双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英气飞扬的女人,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个娘们今日与从前截然不同,以前召唤出石中剑的时候根本没有这般可怕!

    “你在进步,体内血液再次沸腾一步,破十八铜人时路边的摄像我看了,很强悍,一人一刀超尘逐电,吼动山河,连破十八个如神似魔的高手,砍瓜切菜。可是……我也在进步!”

    爱丽丝似乎没有看就已经猜到了叶无双心中的想法的,悠悠说了一句话,缓缓拧过了身子,那双银光氤氲、有种说不出的气韵的双眸看着叶无双,道:“这些年你南征北战,每日都是生活在刀光剑影中,杀人如麻,几乎是在战斗中一路高歌猛进,不断突破着自己血脉的极限,但是……我不想被你落下,不想当下一次直面你的时候,脆弱的就像个不堪一击的孩子,所以,我也在不断的磨砺自己,这一次回到族中以后,我走入了家族的禁地,完全开启了石中剑的传承!”

    说着,那把大剑“铿”的一下就刺入泥泞的沙滩当中,那双妖冶而可怕的银色眸子直视叶无双,扬眉道:“不信,你可以来试试我的进步!”

    “你要与我一战?”

    叶无双没想到的居然是这个结果,这个娘们居然没有朝孟狂刀发动进攻,忽然将刀锋对准了他,缓缓道:“数年前你我在中东一战,你败了,付出的代价是一个女人一生最重要的东西,今日,你若再败,付出的同样是你不可承受的代价!我叶无双从来不接受莫名其妙的切磋,只接受在死亡边缘跳舞的挑战!”

    一句话,在沙滩上飘荡,有种说不出的意蕴。

    “我不想在与你刀兵相见,我们是朋友了,难道不是么?”

    爱丽丝垂着头,风雨中扬起一丝金发,轻声道:“当当年一败一直让我耿耿于怀,所以,我想我自己有必要打败你一次!这样吧,叶无双,咱们来个比试吧?!”

    叶无双拄刀而立,缓缓道:“什么比试?”

    “杀人!”

    爱丽丝舔了舔红唇,而后拔剑直指对面孟狂刀:“以他为目标展开逐鹿,看看谁能先斩下他的头颅!”

    “哈哈哈哈……”

    叶无双大笑,一身白色唐衣在风雨中猎猎作响,喝道:“好!”

    ……

    (回家较晚,更新的也晚,抱歉!兄弟们的鲜花很给力,霸气盟主的打赏也让俺很振奋,下月初,十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