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二十四章 阵前倒戈,气吞万里如虎【求花】

    老五本人更是一马当先,飞快穿过自家兄弟,独臂使刀,二话不说一刀就砍在一个还在发呆的三合会武士脸上,他也不知道跟在他后面的究竟是哪个大佬的人,但……杀了便杀了,有什么?一刀砍得结结实实,当时就将那人开瓢了,削了半个脑袋,鲜血夹杂着脑浆子溅了他一脸,更是让他这段时间压抑在心底的怨气变成了怒气、杀气!整个人近乎狰狞,抹了把脸上的血就吼道:“给老子狠狠的杀,暗黑议会之主已经给我们承诺,只要我们弃暗投明,杀敌愈多,奖励愈多,更能留住条性命,不必丢到那大海里面喂鱼!”

    其实,根本不用他说,他手下的八千虎贲已经阵前倒戈,做了那“反骨仔”,一个个手起刀落,直接就将昔日同僚砍到在地!

    从他们手上沾上“自己人”的血之际,他们就再没回头路了,只能一条道走到黑!

    这些人都明白,从孟狂刀下令让他们顶到最前面的时候,就是将他们当成了炮灰,虽然不说,但心里其实憋着口怨气,都是血杀场上打过滚,生死之间纵横过的主儿,哪里会不明白冲在最前面意味着什么?尤其是,面对的还是战力强悍、他们只能用人海战术往死堆人家的暗黑议会,冲在最前面,简直就和找死没什么区别的!而今,老五既然说暗黑议会居然破例的接受他们这批降将,前提只是纳上“投名状”而已,哪里还会不做!?

    龙飞呆呆的看着一脸狰狞,冲杀在最前方的老五,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到现在为止,他哪里还不知道五哥那天去见暗黑议会之主是谈了些什么——阵前倒戈,打三合会个措手不及!

    不过,龙飞也仅仅是愣了一瞬间而已,下刻,提着手里的大砍刀就冲了上去,砍瓜切菜一样放倒一个准备从侧面偷袭老五的三合会黑徒后,贴近了老五,手起刀落,奋战不休,一边还咧着嘴叫道:“草!五哥你瞒的我可好苦!”

    “这些事情,五哥没法提前透露消息!”

    老五边战便说道:“暗黑议会之主是个英明之人,雄才大略,虽说放出了不留俘虏,要杀光三合会之人的命令,但我愿为他作战,将刀刺向昔日的同门,我就不信他会拒绝!”

    “哈哈,我开始崇拜那个给我喝好酒的家伙拉!”

    龙飞此时已经溅了满脸血,放声狂笑:“反正五哥你说啥就是啥,我听着!”

    “……”

    杀声已狂!

    最倒霉的是那些紧跟在老五的八千虎贲后面的三合会黑徒,根本是毫无招架,还没反应过来呢,就被砍倒一大片人!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撂下了一地尸体!这才匆匆忙忙开始抵抗。

    赤血染红沙滩,三合会的阵营内,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可,动乱还并没有结束!

    老五在接连砍倒几个人后,四下环视了一圈,忽然一抬头,吼道:“褚清河,你他妈的还在犹豫什么,机会稍纵即逝,小心他妈的暗黑议会之主看你未战,反悔将你列入敌人阵营!”

    西方,一波并未被动乱波及的人马在乱象出现后,岿然未动,一个看样子颇为斯文的中年男子浑身裹在雨衣里,手里死死攥着一个白布条,面色阴晴不定,似乎正在挣扎着什么!

    此人,名为褚清河,也是当初李汉带出来的人,和老五并称是李汉手下的两大骁将,只不过后来自立门户了而已!

    褚清河在挣扎,过了很久,忽然放声道:“暗黑议会之主,你的承诺可还作数?”

    “作数!”

    叶无双目光凝视着西方,朗声道:“叶某人向来说话算数,你和老五都是率先向我倒过来的,也只有你们在今日的劫难中有活下去的资格,只要你向三合会亮出刀子,我的承诺全部作数!”

    “好!”

    褚清河一咬牙,而后吼道:“兄弟们,把白布条系到胳膊上,咱们兄弟也他妈的反了!”

    语落,在其身后的四五千人齐齐将那白布条系到了胳膊上,而后,朝距离他们这波人不足五十米远的另外一拨三合会黑徒冲了过去!

    ……

    又一个阵前倒戈的叛将!

    “叶无双你好深的安排啊!”

    雪狐心神不稳下,又是“噗”的一下喷出一口嫣红的鲜血,随后劈手从还在发呆的孟狂刀手里夺过扬声器,吼道:“洪门武士,给我动手,镇压这群贼子!”

    语落,在那一眼望不到边际,都在与叛徒交锋的三合会人群中,飞快凝聚出一股可怕的力量,一个个扯去雨衣,露出了里面的黑色中山装,手里提着清一色朴刀,飞快聚集在一起,在这乱阵中竟然集中了起来,整体的朝前方开进了过去!

    精锐!

    这绝对是一批精锐!是在香港封闭前,雪狐从大陆北方带来的洪门最能征惯战的勇士!

    ……

    “终于露出你的底牌了么?”

    叶无双冷笑一声,拄刀而立,吼道:“议会美洲武士何在?!”

    语落,在那北朝大海的万军阵中,站出密密麻麻的一片人来,一把扯掉身上的蓑衣后,这才看清,这是一群身材极其高大的外国武士,穿着的,是暗黑议会特有的军装,非常特殊的迷彩,一个个高举手中武器狂吼道:“吼啊!”

    “给我去挑翻那群洪门武士!”

    叶无双高举龙牙:“世间武士,无人能及我暗黑议会儿郎!”

    当下,这批人便杀奔了出去!

    九纹龙和墨龙看的兴奋无比,身子都在颤抖了——一场规模超过十数万人的超级火并,在绵延不知道多少里地的沿海地区交锋,自十多年前那场大陆的南北大战后,华夏地下世界再无这般规模的血杀!

    九纹龙扯了扯衣领,吼道:“云天会请战!”

    叶无双大笑一声,喝道:“准战!”

    语落,铺天盖地的提到武士如同满天飞蝗一样,扑杀向前方已经战的血流成河的战场!

    全面开战了!

    叶无双立身万军丛中,刀锋一指孟狂刀,喝道:“孟狂刀,我说过,你以前个瘪三,你永远都是个瘪三,成不了气候!前几日留你性命,就是看准了你不过是一条疯狗而已,当了龙头,迟早得把下面的人*得全反了,这就是你存在意义!今日,你已经无用,必取你头颅!”

    孟狂刀被这一声大吼震的心神皆动,眼睛当时就红了,一把从腰间拔出手枪就对准了叶无双的方向,“砰砰砰”连开三枪。可枪法飘忽,又加上此刻可见度很低,几乎都朝着叶无双耳畔擦了过去!

    当中有一颗子弹,呼啸着从叶无双与爱丽丝之间擦了过去!

    爱丽丝此刻正呆呆的看着叶无双那不可一世的模样呢,被这一颗子弹一下就吓醒了,“啊”的就是一声轻呼。

    叶无双大笑,很贱的揽住了对方的肩,道:“没事没事,宝贝别怕,有我呢!”

    爱丽丝眼角狠狠抽搐了几下,一把推开叶无双后,蔚蓝的美眸死死盯着子弹射来的方向,几乎是从牙关里挤出了四个字:“不可饶恕!”

    然后,一把从手腕上捋下一根发带,飞快将满头金发扎了起来,一个微小的改变,顷刻间整个人散发出了截然不同的魅力,英气飞扬,宛如从神话时代走出的女武神!右手纤长的五指间,有银光氤氲!

    下刻,一振右臂,右手向天,银光大作!

    “沉睡在祖地的神剑啊,请与我并肩作战!”

    天空中乌云席卷,宛如末日一样,居然形成一个可怕的漩涡!

    “喀拉!”

    宛如怒龙般的闪电交织,直欲把天穹撕裂!紧接着,一道粗如水桶般的白光从天空中倾泻而下,将爱丽丝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

    此刻,仿佛是魔幻时代降临了一样,惊呆了所有人!而爱丽丝手中,则渐渐凝实了一把似石非石,似铁非铁的大剑,古朴的气息铺面而来,仿佛跨越亘古轮回而来一样!

    石中剑!

    爱丽丝那位牛叉到不能再牛叉的妖孽老祖宗亚瑟·潘德拉根曾经使用过的剑,一把存在于传说中的古董,在英伦的神话传说中,有着鬼神难测的威能,亚瑟王就是从石头中拔出了这把剑,才开启了他波澜壮阔的一生,而这把剑,也伴随着亚瑟王征战一生!

    “咕咚……”

    叶无双狠狠咽了口吐沫,对这把剑记忆实在是太深刻,简直就是个妖孽,是天地演化出来的一个异数,就跟樱一样,当初在中东的时候可是差点儿把他杀到裸奔啊,当下一脸怜悯的看着孟狂刀的方向,喃喃自语道:“有人要倒霉了……惹谁不好,偏偏惹这娘们……”

    ……

    (石中剑出窍,兄弟们的鲜花也该绽放了!还差两朵花,就前十五了!求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