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二十二章 明前,苍天泣(上)【大章求花】

    三日后,清明前。

    这个季节,正是多雨的季节,香港的天空中也淅淅沥沥下起了雨。明前的雨绝对算不上温柔,与梅雨季节时那种暖暖的雨不一样,是冷雨,冰雨,洒落在人身上的时候,整个人都会跟着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那种往骨头里钻的冷意,让人不舒服。

    而一场决定着香港地下世界归属的大战,在这个并不是很吉利的日子里,爆发了。

    清明前夜,天空中飘下来的雨,愈发的迷蒙了起来。因为降水量颇大,所以,街道上积水很深,整个城市的下水系统已经便做了奔腾的江河,路上也是积水甚多,堪堪漫过脚腕,整个城市陷入了一种冷寂的状态,在这种天气里,上班族回家休息,街边摊位也关闭了,路上冷冷清清,鲜有行人,偶尔可见一两个无奈之下出门觅食的人挽起裤脚,左手撑伞,右手提着鞋袜在人行道上狂奔,浑身已经是湿透了。

    在繁华地段尚且如此,而在半岛酒店这种旅游圈子周边更是空无一人,就算是通往海边的道路上的商家都提前关门回家了,毕竟,这天气是不可能有人去海边玩耍了,没有了迷人的阳光,沙子泥泞,只去听那黑漆漆的大海咆哮实在没什么意思,这么一来,那些商家也就没什么生意可言了,还不如回家磕会游戏、麻将,然后磕老婆……

    如此一来,香港这座国际大都市难得出现了万人空巷的景象,环海地区,更是不见人烟,在这种地方大多都是些买纪念品的商家以及餐馆,再者就是酒店行业较为发达,因为地理优势而趁势出现的海景房得天独厚,能卖出大价钱,可碰上这种天气,这些行业,算是彻底歇菜了。

    但,却有一个例外——九龙!

    九龙沿海一带,今日人很多,但却说不上热闹。

    自高空俯瞰,整个沿海方向,大街上到处都是披着雨衣淌水前行武士,手里提着各式各样拼杀劈砍的冷兵器,兵刃上泛着冷冷的光泽,很刺眼,雨水从高空洒落,滴在刀锋上后,溅出一朵朵清澈透明的小水花。

    这些……全部都是三合会聚集起来的武士!

    齐头并进,并排挤满街道,人头攒动,宛如集体出动的行军蚁,铺天盖地而来。

    一支即将奔赴血杀场,在沉默中酝酿勇气的黑徒,人虽多但却没有嘈杂的意味,只是在默默前进,脚下的雨鞋挑起水花时发出的“哗啦啦”声连成一片。

    孟狂刀是与雪狐走在最前面的,脸上带着冷冷的笑,在走到已经能看见半岛酒店大楼楼顶的时候,忽然停下了脚步,伸手一指那楼顶上的塔尖,笑眯眯的说道:“我已经看见了叶无双在哪里!”

    “你自傲了。”

    雪狐摇了摇头,轻声道:“你以为真的团结起了三合会就能对抗暗黑议会吗?我看未必,这次胜负之数仍然是五五之分。你只不过是和那个年轻人喝了一壶茶而已,又见识了他多少手段?嘿……暗黑议会的武士,可是很不简单呢!”

    说到这里,雪狐眸中掠过一丝骇然,想到了自己在入港前看到的那两艘拦截叶无双不成的快艇……

    船上没有一个活口,到处都是冷兵器的创痕。

    那艘快艇虽然没有装甲,但那大厚铁板也很惊人,要想拿冷兵器破开,绝非一般人能做到的!可,暗黑议会的武士做到了!

    只是,雪狐不知道的是,其实那些被歼灭在大海上的洪门精锐,撞上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武士!

    孟狂刀默然,再没有说话,走在前方。

    这俯瞰之下黑黢黢的三合会黑徒,宛如一道洪流,席卷过几条长街,当先头抵达半岛酒店的时候,孟狂刀也有些惊疑不定了起来……酒店里竟然再无一个黑暗议会的人!

    “难道他们发现了?”

    孟狂刀心里一紧,低声道:“左老,您说这……”

    “继续往前走吧。”

    雪狐淡淡道:“叶无双不可能没有准备,他现在估计已经在等着我们上门了,而且离我们不远了!在往前大约三四百米,差不多就到海边了。”

    “海边?”

    “我敢肯定,叶无双就在海边!他这人,向来是说到做到,从来不会和敌人开玩笑,别忘了他在入港前曾经说过什么!”

    雪狐看了孟狂刀一眼,看的孟狂刀心中一紧,想到了许多。

    在叶无双入港之际,暗黑议会一直逡巡于大海上的美洲之王,铁浮屠索罗斯·门罗曾经放过话——要让三合会成员的鲜血染红香港周边的大海!

    虽然是铁王座下的一个悍将发出的战吼,但肯定经过了叶无双的同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叶无双放出的话!

    孟狂刀此时也是满脑子疑惑,现在看这情况,暗黑议会显然已经知道情况了,可在发动进攻前,这个事情可是完全保密的!

    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

    孟狂刀阴沉着一张脸没说话,现在突袭是肯定不可能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继续向前,走进叶无双为他们选好的战场,光明正大的来一场对决,刀尖上争雄!

    “海边也倒方便。”

    雪狐悠悠道:“最起码处理尸体的时候不用麻烦,往大海里一丢就行了,而且早就清了场,将这场自从南北大战后,华夏爆发的最大规模的火并压缩到一个可以控制的范围内,最起码不会有太多的老百姓看见,也算是为他那盟友邹浩然省却了许多麻烦,还能实践他当初的诺言,倒是好算盘。看来叶无双是吃定咱们了啊……嘿,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自信,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就算是正面火并,双方也是势均力敌吧?”

    孟狂刀面色阴沉沉的,心情自然不会很好,和暗黑议会正面火并,即便对方入港的武士非常有限,那也绝对会很吃力,铁王座的威严和暗黑大旗的震慑力可不是凭空得来的,而是在打出来的!面对这么一个暴力的令人发指的铁血组织,谁心里也不会轻松,几乎是谁顶在最前面谁死!略一琢磨后,摁住了卡在喉咙上的麦克风,喝道:“老五!”

    过了良久,左耳耳机中终于传来一道很平静的声音:“在呢!”

    “带着你的人顶到最前面去!”

    孟狂刀直接说道:“你的人是三合会里最能征惯战的,你也和暗黑议会有血仇,此战,当由你来打响!”

    对面略一沉默后,很平静的回了一个字:“好。”

    然后,掐断了对话。

    ……

    距离孟狂刀横向距离约莫二百米开外的另一条街区,老五与龙飞默默立身于雨中。

    见老五有些神思恍惚,龙飞不禁问道:“五哥,怎么了?”

    “命令下来了。”

    老五笑了笑,道:“让我们到前面去!”

    到前面,那可就等于要直面暗黑议会最狂猛的攻击啊,杀声一起,最先倒霉的绝对是站在最前面的,十死无生,就算侥幸最后赢了,这次带来的八千虎贲估计也残了,能活下一百个人就不错了!

    龙飞当时就急眼了,道:“草他妈的,凭啥让咱们先上?我这就去找邹浩然那个王八羔子说理去!”

    “不必!”

    老五伸出单臂拉住了龙飞,笑道:“去前面就去前面吧,两军对垒,刀子一亮,站在什么位置都躲不开,唯有那不要命往前冲的过河卒子或许才有一线生机。”

    说着,四下环视一眼,问道:“兄弟们胳膊上带上白布条了吗?”

    虽然不知道老五为什么要在事钱安排每人胳膊上都带上白布条,但龙飞还是点头道:“已经带上了。”

    “那就好。”

    老五点了点头,身上披着雨衣,右臂空荡荡的,只有左手提着一把刀,默默抬头望向有些漆黑悠远的天空,空中冷雨迷蒙,不断洒落在他脸上,就连睫毛上都挂上了水珠,为了阻止水珠进入眼睛,几乎是本能的不断眨着眼睛,眼神有些飘忽,就这般负手而立良久后,才轻声问道:“那个女孩儿怎么样了?”

    “已经安排好了。”

    龙飞知道老五问的是那个身子不太干净,但那天晚上却救了他性命的女孩儿,当时神色有些怪异,动了动嘴唇,看上去似乎是想说什么,但最后又生生把话咽进了肚子里,道:“我找了两个心地好的兄弟护送他,租了一架直升机,估计现在已经飞离香港了,抵达新加坡后,就直接转飞英国,已经安排了很好的医科大学,费了些手脚,但总算把入学手续办好了,过去了就能上去。那两个兄弟我每人给他们划了五百万过去,就让他们跟在那女孩儿身边,别回来了,一来可以保护那女孩儿,毕竟异国他乡的,她一个女孩儿身边如果没两个能给她扛事撑腰的人的话,难免受欺负。二来……我也是有了个私心。那两兄弟都是我认识的,心地很好,进了地下世界也全是被生活*迫,跟着咱们这么些年没做过什么恶事,办事很踏实……这样的人,不属于咱们这个世界啊!以前血拼的时候,我都尽力照顾着他们,不让他们走上和人刀子见红的血杀场,但是这次不一样,社团面临着灭顶之灾,只要是个带卵子的就得上,我实在不忍心看他们死在血杀场里,所以就安排他们走了。”

    “你安排的很对,这节骨眼儿上了,能有点儿人性还是有点儿人性的好,没准因为做了这好事,等咱到了阴曹地府还能少受点儿罪呢。”

    老五脸上露出了笑容,只不过怎么看怎么有些牵强,双眸看着黑漆漆的让人绝望的天空,轻叹道:“走了就好,走了就好啊!”

    呼出的起雾在空中洒下一片迷蒙,模糊的,究竟是谁的双眸?

    而后,老五挥了挥手,领着人加快速度朝前开去,超脱大队伍,要顶到最前方去。

    龙飞脸上的神色更加怪异了,下意识的朝着西南方向一幢高楼看了一眼,最后怅然一叹,摇了摇头,苦笑而去。

    ……

    西南方向,一幢高楼。

    楼顶,挺着一架直升飞机,两个黑衣汉子守在机舱门口。

    在那高楼边缘地带,一个清秀的女子扶栏,拿着望远镜痴痴望着下方,一身洁白衣裙,似要望断山河,雨淅淅沥沥落在她身上似恍然未觉,脸上挂着两行透亮的水线,却是不知那究竟是眼泪还是雨水。

    一个黑衣汉子撑着伞缓缓走了过来,一直停在女子身后两米远的地方才开口道:“小姐,别看了,走吧,飞哥让您来这里看五哥最后一眼已经是违逆五哥的意思了,您不该在这里耽误太久的!这个地方……怕是马上就要乱起来了!”

    “再让我看一会儿吧,求你了!”

    女子拿下了望远镜,清秀的小脸上尽是哀求之色,至此才能看清,她的眼睛其实早已经是水雾朦胧,原来……她脸上的,不是雨水,而是泪水。

    那黑衣汉子心一软,怎么也没法把到嘴边的拒绝说出去,到最后,轻声一叹,朝后退了几步,算是默许了,只是在黑暗之中幽幽低语:“何苦呢……”

    女子没有回头,再次拿着望远镜痴痴看着下面,从她这个角度,恰好能看见老五,望着那单臂提刀,迈步朝前的宽厚的背,也不知道怎么的,完全是情不自禁的唱起了一首她以前只是依稀听过的歌:“弹破一调清商曲,留下了心殇满地。

    今夜铁蹄踏破山河,故人一去,归期遥遥无期。

    独守在三千红尘里,一眼望断山河,徒留清泪。

    仗剑而行,吼动山河,轻笛歌一曲。

    君需长记,有约东篱,若是有归期。

    洗尽铅华,只想在风中,等你归来。”

    当时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她听不出当中那凄凄切切的悲凉,可现在,她忽然懂了,是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恍惚之间,她忽然想起了这首歌的名字……

    原来是叫《风中祭你》呵……

    ……

    (还差8朵花老楚这个月的鲜花榜奖励就有着落了,兄弟们加把劲儿!俺的奖励就看兄弟们了,拜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