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二十章 恨到极尽,人已疯狂【四更求花】

    试看今日三合会,竟是谁家之天下!?

    孟狂刀陷入了沉默当中,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真正的考虑过!

    是啊,当今的三合会,倒地属于谁?

    是他孟狂刀么?不,绝不是!从三合会在港台发育起来之后,就从来不是属于一个人的一言堂!就算是龙头都不行,因为龙头只是无数社团一起选出来的,一个站在最高层统一调度的人而已,但三合会绝对不属于他一个人!就像现在的国家一样,全国都属于总统吗?根本不可能,现在已经不是帝王时代,一个人坐拥万里江山,手捏数亿人生杀予夺大权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首领,只能起到一个统一调度的坐拥!

    而三合会底下,各个社团更是实力参差不齐,说到底,还是强者为尊!

    就像上一代,甘尚武明明是三合会的龙头,可他敢和李汉翻脸吗?不废了他才有鬼了!听他的命令,也是因为有规矩在那里摆着呢,不想落那众人的口舌,而且甘尚武这个人长袖善舞,除了做过许多天怒人怨的事情外,但倒是真把一个三合会打理的井井有条,因此也就一直给足了面子而已!要不然,当发现甘尚武吃了社团的钱以后,李汉怎么敢直接废了他?当看完账目以后,罗继忠怎么敢把那账目直接甩到甘尚武的脸上?

    说白了,还是强者为尊!

    和字头和新义安这两个顶梁柱,那才是三合会真正挑大梁的存在,他甘尚武就是个笑话!

    就算是到了现在,三合会依旧是如此,真正的实权,是拿捏在下面那些社团手上的!没辙,枪杆子里出政权,人家手里有人有钱,怵你个龙头?

    过了良久,孟狂刀才终于回过了神,将目光投向了那黑衣汉子,轻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难道不知道么?其实,你比我聪明的要多,只不过是不想说而已。”

    黑衣汉子叹了口气,道:“这一次,咱们是如何上位的,您仔细想过没有?咱们手里要人没人,要钱也没钱,比起那些其他大佬来,差的太远了!按道理说,这位子是怎么轮都不可能轮到您身上的,可事实上,您就是坐上去了,为什么?说的简单点儿,一句话——时势造就大枭!”

    “这个时势啊,里面包含的成分可就太多了。一来,甘尚武自己作死,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错,估计那天就是您不杀他,只要他没把那些大佬杀干净了,逃出去一个就够他受的,迟早得活活整死他,说到底,他的死已经是注定的,给你腾出了位子。二来,暗黑议会入港,就是冲着三合会来的,烈焰屠城一出,这群龟儿子全都被吓尿了,没辙,谁他妈敢跟暗黑议会龇牙啊?从建立到现在,敢跟那暗黑议会之主掰手腕子的,不是死了,就是最后跪在了铁王座面前,没有一个例外的。那些龟儿子也知道,这个时候如果没有个了解暗黑议会的龙头站出来的话,到最后是一个都跑不了,全他妈的得被装盒子里埋了!一个没跑!可巧的是,这群酒囊饭袋的家伙已经在香港惬意的太久了,已经忘记了当初凭什么纵横天下,整天花天酒地的,心思全用在女人白花花的肚皮上了,哪里还会关心地下世界的变迁,对暗黑议会这个西方的巨无霸是一无所知,烈焰屠城这么恐怖的东西放眼前了还以为是他妈的锅铲子呢,要不是您解释,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究竟是谁要弄他们!这一点上,您又占了先机,您了解暗黑议会,是整个三合会里最了解暗黑议会的人!这第三,就是雪狐的入港!可能是您乱刀砍死甘尚武的狠辣震动了雪狐,让他觉得您是一个可以合作的聪明人,所以他直接找上了您,也可能是其他原因,估计也就只有雪狐自己最清楚了,但不可改变的,是他是支持您的这一点!三合会现在需要帮助啊,您得到了洪门雪狐的支持,这绝对是个大臂助,那些人一个个全指望着这个呢,要不然罗继忠那个老狐狸怎么会那么干净利落的选您?这一切,结合起来,才是您上位的原因啊!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兼职就是不可复制!当中,不可排除的是有太多太多的运气啊……”

    说此一顿,那黑衣汉子严重掠过一丝隐忧,缄默当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但不可否认的是,第一条和第二条都是比较次要的,真正决胜,一举将您推上这个位置的,还是雪狐!那个老人如果早一天入港,可能不会选您,如果迟一天入港,可能您就错过了登上那个位子的机会,别人早就捷足先登!他才是您最大的底牌啊!可是……雪狐会一辈子都呆在香港么?暗黑议会会一直进攻下去吗?您想将所有人团结起来,赶走暗黑议会,可是您想过没有,如果真把暗黑议会赶出去、雪狐也离开了香港,那您会是个什么处境?”

    孟狂刀浑身上下有些发冷……

    是啊,雪狐一走,暗黑议会一走,他孟狂刀算是个什么东西?

    要人,他能比得过人家那些社团老大手底下兄弟多么?要钱,能比得过人家那些人么?

    到那时候,怕是没人再会稀罕他了,因为他已经没了利用价值!

    然后……必是群雄并起的局面!

    如果没了那一切的威势,谁还会给他半点儿面子,八成有些忍他很久的人会直接将他给撕碎了!

    “其实,杀李汉,是您走的非常对的一步棋!”

    黑衣汉子似乎是难得当一回谋士一样,居然进了角色了,略一沉吟后,道:“但,那只是震慑群雄的第一步,您只是在告诉他们,您有能力把他们全部玩死,不费一兵一卒的把他们玩死!但终究不是长久之道,可以玩死个李汉,但却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用这种断子绝孙的招数,毕竟,您还指着这些社团去和暗黑议会拼刀子呢,都杀了我估计咱们也就可以找个老林子钻进去避难去了,没人帮您打暗黑议会了,所以,接下来,我认为应该借着雪狐还在,您的优势还在的机会,快速发展势力,让这三合会,成为您一家之天下!”

    孟狂刀没说话,静静看着这黑衣汉子。

    而这个从来都沉默寡言的男人,这一刻是真的敞开了说:“您的第四个机会,也来了!又是暗黑议会给您送来的!前几天晚上的那次事情,三合会里的许多大佬可是死了,但他们手底下的人和地盘还在!”

    孟狂刀眸中当时就爆出一团精光,似乎是来了兴趣了,微微眯着眼睛道:“可要接收似乎也没那么容易吧?而且,时间上有点儿来不及了!”

    “您不必担心,我已经遣人开始做了!”

    这黑衣汉子道:“拿着帮会的钱,以您的名义去接收,这可是很好的虎皮大旗!”

    孟狂刀深深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没说话,但那一眼当中的意思,含了太多。

    “有些事情,做老大的可以想不到,但我们这些做下属的,却不能不多想着点儿。”

    黑衣汉子垂下了头,弓着腰,道:“毕竟,是关乎自己生死存亡的事情,做的勤快一些也是正常。”

    “好!”

    孟狂刀闭着眼睛,沉默了很久后,缓缓睁开了眼睛,神色间无喜无悲,只是掠过一道极不容易察觉的冷芒,而后拍了拍黑衣汉子的肩膀,道:“这件事情你做的很好,现在我心里也有底了!是时候回去了,有些东西,应该去争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