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一十八章 卑劣的世界【二更求花】

    就在老五躺在手术床上取子弹的之际,香港,很不平静!

    昨夜地下世界爆发的简单而粗暴的火并,做的可没有任何保密性可言,有许多老百姓亲眼看到许多一身黑衣,带着白口罩的汉子高举三尺青锋,满大街砍人的景象,动乱波及了半个香港。

    今儿个事情是越捅越大,到最后,媒体都快闹翻天了,不过,却并不是什么负面消息,大都是对现任特首邹浩然的一种肯定,觉得这位特首似乎是个大有为之人,一上来就要对困惑了香港百年的社团开刀,直接解决香港最大的难题!

    毕竟,当初邹浩然封闭香港的时候,为了安稳民心,做过许多宣传,刀锋所指之处,已经隐约可见!

    现在,动乱一起,可民间却没乱!

    社团问题,困惑香港实在是太久了,那些生活在这个世道里的普通人,是深受其害。尤其是很多做小本生意的贩夫走卒,更是在苦楚之下有戏言——他们伺候的两个政府,一个要纳税,一个要交保护费。

    由此可见,在香港社团究竟有多么猖獗!甚至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危害到了每一个人。

    97香港回归的时候,没能拿下社团只不过是因为老百姓对大陆认可度不高,对种种行动非但不予配合,反而纪委抗拒。现在回归已历二十年,大陆已经用出色的政绩表明了自己的能力,人心所向,自然不会有人唱反调了,现在清除社团,可以说是一个非常适时的决定。

    于是,邹浩然的人气,竟然一下子暴涨了起来!

    这一点,就算是叶无双都始料不及,可见,行事在人,成事在天!

    媒体和民间沸腾了,而地下世界,却陷入了诡异的平静当中,但只要是个身在局中的人就能感觉到,这地下世界的暗流在逐渐加速,似乎……浩劫将至!

    ……

    时间,就在这样的吵吵闹闹当中,一转眼三天就过去了。

    太平山顶。

    这个从前三合会各方大佬只有一年才会登上一次、商议年度大事的地方,在2014这个注定不会很平静的年月里,一时间倒是热闹了起来。从甘尚武血溅会议室,大权旁落那一刻开始,这已经是三合会的诸多大佬在本年度接近第十次登上这里了!

    最近的一次,就是在三天前。

    那一夜,有一半大佬从人间“蒸发”了,引来了莫大的恐慌,几乎是在凌晨四点钟的时候,孟狂刀就召集所有人于此开会,结果探讨了整整一天,最后不得而终,草草收场。无奈之下,孟狂刀只能下令,接下来观观风向,在三天之后再次开会,再探讨该如何应对当今局面!

    今夜,正是时候!

    依旧是夜八点,三合会大佬会首的一个习惯性的时间。

    太平山顶,渐渐热闹了起来。

    会议室里,该到的人都已经到了,只不过看上去稀稀落落的,较之从前满座的盛况,多少有点儿悲悲戚戚的感觉,因为至少少了将近一半的人,这些人不是迟到,而是永远也来不了了,几乎全都倒下了,尸体不知道被暗黑议会塞到了什么角落,可能戳俩血窟窿丢大海里喂闻着腥味而来的鲨鱼了,也有可能洒了汽油一把火烧了个干净,崛起的时候在街头,辉煌落幕的时候仍然在街头,一世枯荣,全都在街头。

    兔死狐悲,从那些倒了大霉的人身上,这些大佬看不到任何值得庆幸的东西,因此,会议室的气氛多多少少有些压抑。

    雪狐和孟狂刀是最后进来的,一老一少,始一进门,就吸引了太多的目光。在其身后,一个是始终像个幽灵一样跟着孟狂刀的黑衣汉子,一个是跟在雪狐身后已经好几十年的老瘸子。

    孟狂刀这个人隐忍了十几年,也当了十几年的哑巴,因此,在做人方面,他永远也学不来甘尚武的那份圆滑,也学不来人家那份八面玲珑,长袖善舞,事实上,在为人处事之道上,他连一分都不曾吃透,和甘尚武没得比,只有一肚子的权术玩弄天下,所以,入座后,没有像甘尚武那样笑眯眯的问候到每一个人,做的那样的面面俱到,只是有些生硬的说道:“好了,现在开会。”

    语落,恰好有一道爽朗的声音自门外响起:“人都没到齐就要开会了么?咱们三合会的规矩,什么时候变了!”

    声音,中气十足!

    当时,会议室里的许多人面色就已经变了,隐隐觉得这道声音有些熟悉,而更有那么几人,神色精彩到了极点,显然猜到了什么。

    至于孟狂刀,眼中却飚出一道寒光!

    他,已经知道是谁来了!

    果不其然,那道声音刚落,一个中年汉子就在一个年轻人的搀扶下缓缓走了进来,身上多处缠着绷带,就连手臂都丢了一条,只剩下左臂在空中打摆子!只不过,神色却很坦然,几乎是一步就迈了进来!

    此人,不是老五又是谁!

    一片哗然!

    老五的铜锣湾一片,可是云天会的主要打击对象,事过三天,很多小道消息已经流传了出来,据说可是昔年的青帮头号战将、而今暗黑议会之主身边的大红人墨龙亲自带人去的,将老五所在的地方里三圈外三圈包围了个严严实实,根本就没打算给老五留活路!

    一番厮杀过后,老五一消失,就是整整三天的时间!无论是谁,都觉得老五八成死了,根本没有任何活下来的道理!

    谁曾想,如今竟然活生生的站在了这里!?

    就连孟狂刀都没想到,面色有些阴晴不定,沉默了一下,道:“老五,没想到你居然还平安。”

    “没办法,命糙的很,不太值钱,一只脚进了鬼门关了,结果阎罗王都不要,派小鬼硬给我推了出来。”

    老五淡淡说道:“只不过丢了条胳膊而已。”

    “平安就好。”

    从始至终,孟狂刀都没有回头看老五,食指轻轻敲击着桌面,道:“既然你还活着,为什么一连三天都不露面?弟兄们可都为你着急的很呢。”

    “那就谢谢兄弟们的好意了。”

    老五道:“只不过最近风声太紧了,我自己又被弄了个半死不活,不得不谨慎点,要不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虽然我这人命糙,但毕竟是我自己的,也就这一条,别人可以视而不见,但我自己不能不金贵着点儿。”

    这话,就意有所指了。

    孟狂刀豁然回头,眸中爆出一团璀璨到可怕的光,盯着老五看了许久,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太小心了,既然逃出来了,就该给兄弟们打个电话,多少年的交情了,肯定第一时间赶到你身边保护你,何必把自己弄的那么狼狈呢?”

    “有自虐倾向吧。”

    老五很平静的与孟狂刀对视着,眸光很坦然,语气平和的甚至都不像是他了:“我这个人虽然残了,场子也被挑了,但手底下还有最是能征惯战的八千虎贲活着,应该有资格坐下参加这场会议的吧?”

    “当然有,请坐!”

    “那就好。”

    老五坐下了,孟狂刀却站了起来,四下环顾一圈后,道:“各位兄弟先探讨着,我去趟洗手间,回来以后会议继续。”

    说完,在那个始终跟在他后面的黑衣汉子的陪伴下,快速离开了。

    从始至终都在沉默着,不曾说半句话的雪狐则若有所思的看了孟狂刀的背影一眼,眸中闪过一丝隐忧——方才这两人之间那番夹枪带棒的对话,他怎能听不出其中的嫌隙啊?人心诡诈,果真最是难测!

    可现在……是时候内斗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