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一十六章 受了伤、见了血的熊瞎子【求花】

    当龙飞站出去的瞬间,老五心中就已经暗叫糟糕!

    虽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但最起码老五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谁曾想,这个愣头青竟然就这么站了出去!

    “快回来!”

    老五低吼一声。

    可龙飞却不管不顾,仍旧一脸倔强的看着那汉子。

    “不错!”

    那汉子微微眯着眼睛,道:“是我斩下他的手臂,三合会老五……桀桀,不过如此而已!”

    “我草你妈的!”

    龙飞陡然将手伸进外套,居然直接从腰间拔出了一把片刀,刀上蓝光一闪,二话不说就冲了上去!

    “哼!”

    墨龙冷哼一声,头都没有回一下,抓起桌上狼皮鞘子包裹的唐刀就扔了出去,长刀横空,宛如古时马背上民族的射雕英雄开弓射出的利箭一样,“咻”的一下就飚了过去!

    快,真的非常快!

    那狼皮鞘子可是包裹不住刀尖的,这刀子直冲龙飞胸口而去,显然是要将之一刀钉死在这里啊!

    龙飞不过是个街头上混的,哪里能扛得住这样的一刀,根本躲无可躲!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刀距离龙飞不过一米远,马上就要将之毙掉的时候,一道黑影“嗖”的穿过会议室,在电光石火见追上了那刀,一把将之截下了!

    来人穿着白衬衫,西裤,非常年轻,碎发有些长,微微挡住了眼睛,一张脸算不上多帅,但却棱角分明,眼睛很有神,清亮无比,不是叶无双是谁?!

    竟然是叶无双出手救了龙飞!

    而龙飞,此时已经很难停下冲击之势了,即将就要撞到叶无双身上,叶无双丝毫不见慌乱,一伸手就将之推住了,笑道:“小伙子,刀不是这么玩的。”

    说着,从对方手里拿下了刀。

    龙飞呆呆的,不知道这个很明显是敌人的年轻人为什么会救他,但也没有挣扎,任由叶无双从他手里拿走了刀,因为……那是一种不可抗拒的气息!过了良久,才终于憋出了两个字:“谢谢。”

    墨龙却不爽了,站起来,道:“头儿,为什么救这小崽子?竟然敢在咱的地盘上动手,不杀他威严何在?”

    “杀了他就有威严了么?”

    叶无双嘴角挂起一丝笑容,轻声道:“他不过是个孩子而已。”

    听着,还真像是那么回事,似乎是个大仁的贤者在悲天悯人一样。

    不过墨龙却不屑的撇了撇嘴,他宁可相信如花、凤姐之流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也他妈不相信叶无双是个仁慈的人。当初在江南的时候,这位大爷可是把他算计了个没完没了,脑子一转,就想出来一套差点儿让他抓狂的馊主意,请了十二个老娘们在他面前搔首弄姿,差点儿没给他轮了,虽然没发生但也恶心的够呛。这种人,能是个好人?

    在墨龙的印象里,叶无双绝对是那种做梦都在梦着怎么害人的狠角色!

    可叶无双却没搭理墨龙,只是笑眯眯的拍了拍龙飞的肩膀,道:“年轻人有股子不要命的劲儿挺好,能为自己人受了伤害就直接拔刀杀人,宁可拼个玉石俱焚,也要让对方血溅七步……这是大丈夫的作为!”

    说完后,转身将刀子抛给了墨龙。

    墨龙接过刀后就坐下了,倒是再没为难,他知道叶无双只是单纯的喜欢这愣头青身上那股子血性。其实……就是他自己都挺喜欢这小子。

    而老五,此时整个人都已经呆了!

    头儿?

    能让墨龙喊头儿的人,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暗黑议会之主,叶无双!

    老五倒是听说过,暗黑议会之主的年岁不大,但打死他也没想到,竟然这么年轻,年轻的让人心颤!

    大概……二十五六岁?

    老五心里默默想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般人在这个时候做什么?在给人当小弟,在最底层吸收一切可以让自己强大起来的东西,在挣扎着上位,见了谁都得喊声“哥”、“姐”、“领导”!可是这个年轻人,已经站在了这个世界的顶峰,镇压的整个西方世界都在颤抖!

    最重要的是,他他妈的还得活多少年啊?

    狂战士将人体的血气开发到了极点,只要不遭受厄难,受到不可恢复的致命伤害的话,活上一百多岁是非常容易的!要知道,人类的寿命,可是好几百年的,只不过损伤的厉害,所以大都只有几十年可活!

    难道……这个年轻人准备统治这个世界一百年?

    一个帝国也不过如此!

    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啊!

    老五在打量着叶无双,叶无双也同样在打量这个竟然敢踏上自己地盘的“敌人”!

    一个……身子近乎残废的男人,但叶无双却从对方的眼睛里面看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沉默良久后,最终,还是叶无双率先打破了沉默,悠悠道:“我这一辈子,有许多时间都是在丛林里度过的,你给我的感觉,像是丛林里的熊瞎子,受了伤、见了血的熊瞎子!”

    在大自然的食肉链里,抛开一切外界因素搏杀的话,叶无双觉得有几种东西最为可怕——独自逡巡于丛林里的野猪,藏在黑暗角落里的黑曼巴蛇,饿极了的狼,再者就是熊瞎子,受了伤,见了血以后的熊瞎子!

    这玩意儿,一旦受了伤、见了血,就立马疯了,刀子插进心脏里都不能直接将之剜死,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即便受的伤很致命也要冲上去把伤害到自己的生物嚼碎了咽下去。

    “或许吧。”

    老五没反驳这种说法,垂着头,道:“谢谢您救了这小子。”

    “不必感谢,我只是单纯的不想看着这么可爱一个愣头青就这么挂了。”

    叶无双淡淡道:“说说吧,你来见我是什么意思?难道不知道烈焰屠城的意思吗?一旦抛出,绝不接受乞降,就算哀求着跪下了,照样一刀杀之!”

    “我不是来乞降的。”

    老五微微眯着眼睛,道:“说实话,这一次动乱之中,我压根儿没打算活着,所以不需要乞讨什么,只是不想看见我恨的人还能活得逍遥自在,活得那么爽,仅此而已!”

    “哦?!”

    叶无双来兴趣了,嘴角挂上了那抹招牌式的无害笑容,道:“什么意思?”

    “就像您说的,我像受了伤、见了血的熊瞎子,嘿嘿,除了咬人,什么都不知道了,谁伤着我了,我就要咬死谁!”

    老五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缓缓道:“其实,我倒是该谢谢墨龙手下人那一刀,一刀子把我砍醒了,有些事情我他妈根本躲不过去的,就算再认怂,再委屈着自己,人家也不会放过我!反正注定了到最后没个活路,那我也不想让他好过!”

    说此一顿,老五毫无征兆就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其实我是李汉带出来的,孟狂刀上位的时候,我也反对过。”

    叶无双一愣,瞬间想到了很多,也渐渐明白了过来,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了:“不知道为啥,忽然之间我兴趣大起,很想与你促膝长谈一番!”

    说着,居然很亲密的揽上老五的肩膀,那亲密劲儿,就跟见了好多年没见的老朋友一样,根本不嫌老五一身血腥,血甚至都蹭到他衬衫上了,可看都没看一眼,几乎是连拉带拽的就把老五拉出了会议室。

    龙飞可不放心老五这么跟叶无双呆在一起,连忙追了上去!

    一时间,会议室里安安静静的,所有人都是一副活见鬼的样子,叶无双最后揽着老五肩膀时候的亲热笑容,在他们脑海里面飘啊飘,就是驱散不了!

    这他妈的……变脸也变的太快了吧?

    也不知道刚才谁一脸冷酷的说对三合会的人是杀无赦的?一转眼,几乎是老五话说完的瞬间,立马就亲热成了那个样子?而且亲热的是脸不红心不跳的,自然到了极点,丝毫不觉得自己先前那样削人家有些不合适……

    到最后,只有坐在一边旁听会议的爱丽丝对着叶无双的离开的地方狠狠比了个中指,红唇间蹦出了四个字:“无耻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