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一十四章 不归路【满血复活,求花!】

    出了公寓,在后面的小巷子里已经有几辆轿车停在那里等候了。

    旁边守着的,是几个身穿黑衣的汉子,至此时,老五才想起,现在已经是早上了,社会上应该有所反响才对,不禁问道:“小飞,昨天的事情怎么样了?”

    “很糟糕,社团在半个香港的场子都被挑了,挑的干干净净,杀的是一个不剩,各方老大死了三分之一,只有极少数几个人逃了出来,不过其中一个逃出来以后也算是废了,他是被追杀到天桥上的时候,一下子跳下去的,摔成了植物人,半死不活的,活着和死了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给家人添麻烦罢了。”

    龙飞叹了口气,道:“现在整个社团都已经乱了,听说凌晨五点钟的时候,新上来的龙头就已经召集没遭殃的老大开会了,我出来的时候他们也没探讨出个所以然。早间新闻也开始报道了,不过对暗黑议会只字未提,直说是三合会内讧,还抓起了很多咱们的人,现在都送进去了,唉……”

    说这些的时候,龙飞的脸上也有些惆怅,面对着暗黑议会这么一头坐拥西方地下世界的雄狮就已经够让人绝望了,关键是……现在就连政府都打算彻底清扫他们,就算是新换上个龙头又有什么用?还不是照样让人绝望,形势没有好上半分。

    说实话,对于上面那群人的勾心斗角,龙飞了解的不是很多,他不过是个年方弱冠的小伙子而已,正是一生当中最重义气的时候,根本没有面对过真正的诱惑,跟在老五身后每月能有个十多万港币花花、然后骑过几次大洋马,上过几回女明星,就这样就满足了,根本不知道当面对那种庞大的利益时,人的眼睛真的能红成兔子,就连亲兄弟都能捅上一刀的滋味。要不然,现在八成他也会觉得绝望,越发了解的多,就越发对现在的三合会绝望!

    可即便如此,龙飞也隐隐觉得,似乎暗黑议会这道坎,要想迈过去,似乎不是那么容易。

    老五再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跟龙飞过多说这方面的事情,他想多看看这个跟他儿子一样的年轻人脸上的笑容,虽然知道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消失,但能留一刻是一刻吧。当下,默默坐上一辆丰田霸道,龙飞紧随其后,钻进了后座。

    开车的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汉子,也是跟了老五很多年的一个老司机了,当年在渭南一代手上沾了人命,被大陆通缉的没地方走了,最后偷渡到了香港跟到了他身边,犹记得,那时候还未到97,香港还是一片英国统治的土地,因此大陆也没辙,三合会势力庞大,想引渡一个三合会的成员去大陆伏法,那是千难万难……

    只可惜,到了现在,一切都不好使了!

    老五叹了口气,没有过多追忆那些往昔的峥嵘岁月,略一沉默后,道:“开车吧,去半岛酒店!”

    半岛酒店!

    这四个字,似乎是带着一种魔性的力量,从老五嘴里一出来之后,龙飞和司机当时就愣了,甚至就连司机伸向离合的脚都不由自主悬在了半空中,在回头时,目瞪口呆的看着老五,一张嘴大张着,估计可以很轻松的放进去一颗鸡蛋。

    那绝对是一片神魔禁地啊!

    对于现在的三合会来说,就算是阎罗殿都不如那里可怕!

    只因,那里住着一个年轻人,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如神似魔的年轻人——暗黑议会之主!

    很简单的六个字,甚至就连比划都非常简单,但却有一种压塌万古的力量!简直就是一个瘟神,走到哪里,就会把充斥着血与火气息的灾难带到哪里,现在来了香港了,他们三合会就是第一个遭殃的!

    现在,在整个三合会,没有人愿意再提起暗黑议会,更没有人愿意提起半岛酒店,因为三合会的一根顶梁柱李汉就是活活被坑杀在那里的,到现在都没找着尸体!

    过了良久,那司机才缓过了神,嘴角面前牵扯出一丝笑容,道:“五哥,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候……”

    “我不是去报仇的!”

    老五一挥手就打断了司机的话,淡淡道:“两军交战,各凭本事,谁手里的刀快谁就是赢家,他暗黑议会能挑了半个香港,那是因为人家有本事,人家牛比,没啥好恨的,地下世界的男儿怎么可能会在意刀口上的那点儿纷争?我去那里,并不是报仇,三合会都没能耐和人家叫板,我拿什么和人家血拼?去那里,只是想见见暗黑议会之主!”

    从老五的话中,司机隐隐听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当下缩了缩脑袋,再没说什么。其实,对于老五现在对三合会的处境,他还是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的,前些天老五喝醉的时候就曾在坐在后座上说过一段醉话:“他妈的孟狂刀,一个黄毛小崽子也想杀我,看看到最后谁玩死谁!”。因此,心里跟明镜儿似的。此刻一综合大局,顿时隐约猜到了老五要做什么。说实话,他还是挺赞同的,以前就想劝劝老五,不过这话题有点儿敏感,说的不对就得丢命,所以到最后也就忍了没说,此刻一看老五决定下来了,便默默掉回了头。

    只不过龙飞可不会在乎那么多,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得:“不行,五哥你现在还背着重伤呢,先治伤才是要紧的。”

    “命都快丢了,这伤治不治也就没用了。”

    老五苦笑一声,道:“今儿个,我说啥也得去见见那暗黑议会之主,见不着他,别说治伤,我就是吃饭睡觉也没那个心情!”

    “您要见,也得人家乐意见您才行啊!”

    龙飞苦笑道:“那暗黑议会之主是个啥人,我心里虽然没个具体概念,但也知道那才是真正的大人物,是能和那些个政府领导人一起喝酒聊天的存在,你说这种人是随便出来个人就能见得着的么?我估摸着,不跟古代觐见皇帝一样三拜九叩,最起码也得先拜个帖子,得着人家的同意了,那才能过去见到,冒冒失失的闯过去了,不吃闭门羹才真的有鬼了!最重要的是,咱们现在可正跟人家开战着呢,虽然说什么两国开战不斩来使,但那暗黑议会之主真不是个好鸟啊,就拿杀汉哥来说,讲规矩了吗?如今五哥你真要过去了,我估计得被直接镇压啊!”

    老五没说话,只是直接道:“开车,去半岛酒店!”

    龙飞还要说什么,可司机已经踩下油门,车子缓缓开动了。向来都跟个哑巴一样,从来不肯多说半句的司机,今儿个居然破天荒的多说了一句:“小飞,你就别多说啥了,路是五哥选的,咱跟着走就对了,反正都是要一条道走到黑的,这条算是比较好的。”

    老五睁开眼睛深深看了那司机的后脑勺一眼,没说话,再次闭上了眼睛。

    这条路意味着什么,老五比任何人都清楚,但他不后悔。

    (还有最后几天,还差三四十朵花,爆掉上面的可好?前十五名,好歹有点钱可拿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