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一十三章 注定了要死,再无恐惧【求花】

    到最后,老五终究还是没能说出什么风花雪月的话,他不擅长那些,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汇这一刻才会显得浪漫起来,事实上,他这人文化不高,只有初中文化而已,小时候被人欺负的厉害,一刀子把那个同学的脾脏捅穿以后,因为故意伤害罪被送进了少管所,等出来的时候就混进了地下世界,这一混,就再也没出来过,到现在为止,就连初中学的那点儿数理化什么的都忘得一干二净了,语文也仅仅局限于会写自己名字,能签个字而已,不会那些太华丽的辞藻,也想不出那些总是能触动人心扉的话,憋了半天,只憋出半句挺让人内伤的话:“我走了,你最近两天也离开香港吧,这里很快就要乱起来了,到时候每一个混在地下世界的人都好过不了,会发生什么也没法子保证,我估摸着到时候可能会有人查我,一查之下,我在你这里呆过的消息应该隐瞒不住,到最后怕是你得跟着遭殃,沾上我这种人,对你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子来说,有些危险。”

    女孩儿闻言,身子一颤,抬起那清秀的一塌糊涂但眼睛里却沾染了太多事态明悟的脸,带带的看着眼前这个因为昨天晚上血迹没洗净,现在看上去都非常狼狈的中年男人,沉默了好久,才终于颤抖着声音问道:“我们还有再见的机会吗?”

    问出这话以后,就连她自己都觉着有点儿可笑。

    她是什么人啊?说的好听点儿,叫金丝雀,被人关在笼子里,成为某一个人的完全附属,一个禁脔而已!说的难听了,那就根本是个出来卖的!

    只不过,她唯一比那些出来卖的廉价的女人强的地方是,能上她的男人只有一个,这叫买断!而那些廉价的娘们则是面对广大男性朋友。

    就这么一点儿差别!

    都不过是出来卖的,但档次不太一样而已。

    而老五呢?

    虽然不干净,而且还黑的一塌糊涂,黑到不能再黑了,但最起码摆出去也是有地位的人,在香港这一亩三分地上跺一跺脚,整个地界儿怕是都得颤上三颤,手底下小弟过万,能征惯战的虎贲有数千,真要不要命的闹个天翻地覆,怕是整个香港都得血流成河,那些牛比人物哪个见了不得喊声五哥!?

    这种人,是不干净,是脏,但最起码人家他妈的脏的有资本了,有地位了!只要勾勾手指,怕是再矜持的少女都得变成一条如狼似虎的女色狼扑上去献祭一切,哪里会有多看她这种破鞋、*的功夫?

    今儿个若不是老五落难,怕是她这辈子都没和这个男人面对面坐在一起好好说说话的资格!

    人和人之间,是真的分档次的!

    可老五却没想那么多,笑了,笑的很坦然,笑的很有男人味,轻声道:“我说过,香港要乱了,像我这种人,活不下来几个,但我觉得,咱俩应该还会有见面的机会。”

    说着,笑的愈发的诡异了:“等你学成归国之后,不妨到我的墓地来看我吧!顺便告诉我,你行医救了多少人,帮我还了多少孽债!”

    语罢,在龙飞的搀扶下转身离开了,走的很决然,但背影却透发着浓重的死志,那是一个男人燃烧了自己一切迸发出来的气息!或许,是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痕迹,百年之后,若说留下了什么,怕是只有这一道背影可以称之为永恒。

    屋子内,只有两名黑衣汉子流了下来,他们接到了龙飞的命令,帮这女孩儿料理事情,接收款子,送其去国外。

    ……

    楼道里,老五一瘸一拐的走着。

    而龙飞,则始终沉默着,过了很久,才忽然问道:“五哥,是不是喜欢那女孩儿啊?”

    “喜欢?”

    老五先是一愣,面色稍微有些不自然,仔细想了很久后,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女人对我来说,就是个可以睡的动物,我也没体会过那东西。”

    “别不承认了,你肯定喜欢她。”

    龙飞揶揄道:“五哥,我觉得你真该照照镜子,看看你刚才看那女孩儿时候的眼神,嘿嘿,我敢保证,你这辈子都没用那种眼神看过一个女人,真的……很柔!所以啊,就痛痛快快的承认吧,有句老话不是说了么?呃,原话是啥我忘了,但差不多就那么个意思——女人和男人啊,不管一个人活得多么自在,说到底都不是一个完整的生命体,每个人,生来就缺少自己的另一半,不过这另一半得自己找!唔……也只有找到另一半的男男女女,才能算是一个圆满的生物体!五哥啊,你就别不好意思了,一个大老爷们的,行走在这世道上,哪能光棍一辈子,迟早得栽女人手里,再牛比的男人到最后总得碰上一个可以降服他的妖孽,喜欢上一个娘们,不丢人!”

    “臭小子,弄的跟你很懂似得!”

    老五笑着拿左手在龙飞后脑勺上抽了一巴掌,随即道:“不过,五哥是真不知道啥是喜欢,爹妈走的早,一个人闯荡的久了,也就不知道怎么去对一个女人了,到现在确实没喜欢过一个人。”

    “喜欢……”

    龙飞道:“喜欢就是你想给她个好生活,想让她快乐……嗯,就是这样的!这就是喜欢!”

    龙飞说这话的时候,神色间多少有些虚,跟个神棍似得。事实上,他也没喜欢过一个人,不知道喜欢是个什么东西,刚才那套理论,也不过是看狗血的韩剧里学会的。

    可老五却没注意到这一切,而是陷入了沉思,过了很久,才点头,一脸认真的说道:“如果喜欢是这样的话,那我确实是喜欢她。”

    “啊?!”

    龙飞张大了嘴,想说自己不过是瞎说而已,可看到五哥很认真后,又把话咽进了肚子里,沉默了一下,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沉声道:“五哥……刚才我看的那个被你杀了的男人……他,他没穿衣服!这个娘们,似乎……不大干净啊!”

    “干净?!”

    老五忽然笑了,咧了咧嘴,道:“要说不干净,谁他妈还能脏过我们?都是踩脱脚的,谁有嫌谁脏?”

    龙飞一愣,点头道:“也对,那五哥你为啥不带她走?”

    老五没回答,反而拧过头很认真的看着龙飞,问道:“小飞,你告诉五哥,你怕死么?”

    “不怕!”

    龙飞摇了摇头,道:“我昨儿个想了想,我觉得除了五哥你,我在这个世界上真没稀罕的了,真要死,只要五哥你敢踩进阎罗殿一步,后面紧紧跟着的那个,一定是我龙飞!”

    “好!不愧是老子带出来的!”

    老五大笑了起来,甩着那条单臂,迈开步子离开了,背影很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