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一十二章 红尘艰险,且行且珍惜【求花】

    这一夜,寂静

    老五居然在这种情况下睡着了,睡的很香甜。对于他这种人来说,这绝对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在地下世界行走的时间久了,这人的戒心也就渐渐提高起来了,没办法,在这种活吃人的世界里,想活着就得紧惕着,要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就得探出个刀子给自己来一下,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就连睡觉的时候都得睁着一只眼睛!

    老五现在负伤颇重,正是这辈子生命最危险的时候,按道理说,他应该更加警觉了才对,可也不知道咋的,居然愣是在这种情况下睡着了,可能是因为身负重伤,再加上接连酣战、逃亡了整整一个晚上累了,也可能是……这个地方让他心安,本能的觉得那个女孩儿不会趁着他睡着的时候,拿着那把水果刀朝他心窝子上扎进去。

    谁知道呢?

    有可能,就连老五他自己怕是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睡的那么坦然!

    人和人之间,就是这么奇妙。有可能一次莫名其妙的偶遇,就是一段妙不可言的缘分,大家在一个并不确定的地点相互遇见,你看了我一眼,我看你一眼,然后就是一生,就这么简单,谁也说不清楚。这男人和女人混合在一起的世界里,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有可能共枕十余年,却始终是同床异梦;也有可能相爱数十年,早已经融入了彼此的生命当中,结果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搅闹的彼此再不能相容,聚的时候开开心心,散的时候满腔怨毒,从此红尘中再无对彼此的半点儿爱意,只会用一生中剩下的时间去诅咒一个曾经和自己一起生活了好多年的人。

    这种事情,没人能说的清楚,敢自诩为爱情专家的,不是脑残,就是自大狂,亦或者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当他老婆趴在别人床上的时候,他照样无解,心过不了那道坎。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就是如此。

    对于老五来说,或许这一条同样适用!

    人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他老五不是个戏子,而是个道上混的,是个黑的不能再黑的主儿,按道理说,他们这类人应该最讲义气,可那不过是年轻的时候,到了他现在这个地步,他要再和别人说他老五最讲义气,义字当头,连老婆孩子都能卖之类的话,怕是没人会信。说的难听点儿,就是现在的他,真要做出了那刘备摔阿斗的事情,说出去也没有人会相信他是为了义气,除了当事人会像个傻比二百五似得被他诳的一愣一愣的,热血一上头就干出誓死效忠之类的傻事外,换了别人第一个念头八成就是——装,你他妈的使劲儿装!

    就这么简单!

    混到他这个地步的人,义气,真挺奢侈的。

    那女孩儿是个婊子不可否认,但他老五也比戏子好不到哪儿去。

    可这么两个人呆一块儿,居然愣是有那么一个瞬间互相之间敞开了心扉,所以啊,这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情,不可说,不可说啊!

    ……

    这一觉,说实话,睡的真他妈的香甜!

    到后来,吵醒他的是一阵相当狂暴的敲门声,几乎是在第一时间,老五就“唰”的睁开了眼睛,可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一张颇为清秀的脸。

    那女孩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已经坐到了他身边,一直在静静凝视着他。

    敲门声依旧在继续,可老五却恍如充耳未闻,只是看着这个女孩儿,问道:“你一晚上没睡?”

    “恩……”

    女孩儿低声道:“你还是去卧室里面躲躲吧,我去开门。”

    老五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其实已经蒙蒙亮了,心里隐约猜测到应该是龙飞来了,但也不敢冒险,点了点头,道:“也好。”

    说着,挣扎着站了起来,飞速窜到卧室里。

    “嘭”的一声关上门后,老五这才耸动鼻子,隐约之间能闻到屋子里面很香,四下打量着,觉得屋子里挺干净的,只不过床上多少有些乱,整体是粉红色的,看上去倒是挺温馨,不难想象,屋子的主人应该是个颇为讲究格调的人,没啥贵重东西,但最起码收拾的挺精致的。

    蓦地,老五的目光凝在了床头柜跟前的垃圾桶上,里面倒是没啥东西,只有一个用过的套子,里面还沾染着某些恶心的东西,当时眼角就狠狠抽搐几下,只觉着无比刺眼。

    可不容他多想,卧室外面就已经传来一声暴吼!

    “我草你妈的,臭婊子,我五哥呢?我五哥呢!”

    是龙飞的声音!

    是龙飞来了!

    老五松了口气,但也不敢在这里继续停留下去,龙飞那炮仗脾气他知道,一言不合就拔刀杀人的事情没少做过,当即就推门走了出去!

    外面,一个年轻人赤红着一双眼睛,一手提着那女孩儿衣领,一张脸早就扭曲了,可即便如此,还能看出,这年轻人应该挺帅,在其身边,站着十几个黑衣汉子。

    这年轻人正是龙飞!

    不过,龙飞在看到那个站在卧室门口的断臂男人后,当时整个人就愣了,眼里渐渐弥漫出了水雾。

    “放开那个女孩儿吧。”

    老五叹了口气,嘴角牵起一道弧线,露出一个勉强能称之为笑容的笑容,道:“她救了你五哥的命。”

    龙飞缓缓松开了那女孩儿,下刻,居然“哇”的一下就哭了,与刚才那一脸凶戾,跟调凶残的狼一样的模样截然不同,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到了老五脚边,“噗通”一下就跪下了:“五哥,是谁把你弄成这样的,我废了那牲口去!”

    “别像个孩子一样,多大的人了,还哭!”

    老五笑了笑,道:“地下世界的男儿哪个没挨过刀?不过是丢了一条胳膊罢了,老子的命还在,人就没倒!”

    说着,拍了拍龙飞的肩膀,道:“站起来吧,这么哭可就落了你爸的威风了,当年澳门赌王欠了社团的钱,你爸和我去要债,我差点儿让废了,你爸一个人单枪匹马就杀进敌窝里面把赌王片成了好几瓣子,自己挨了十几刀,到死都没吭一声。与他相比,我这算个球啊?”

    龙飞点了点头,强忍着心里的难受缓缓站了起来。

    “好了,一会儿留下两个兄弟安排一下那女孩儿的事情。”

    老五看着龙飞,道:“从我账户里划出两千万给她转过去,然后安排一下飞机,送她去国外吧!顺便把那个死人处理了,最好给老子干死他全家女性!”

    干死两个字,老五咬的很重,杀气也很足,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老五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这么做,但他就是想这么做,因为心里很不爽,需要发泄!这个世界弱肉强食,本就如此,那个被他拿水果刀捅死的男人弱,他就可以因为心里不爽虐死他全家,天道如此,强者为尊!

    说完,在龙飞的扶持下,就欲离开。

    从始至终,那女孩儿都很沉默,一直见老五走到门口了,才忽然开口了:“你要走了么?”

    老五身子一颤,回头看着女孩儿那张很清秀,但却有些苍白的脸,无言以对。

    很简单的问题,你要走了么?

    走,或者不走,点头,或者摇头,一下子就能答复,可老五看着那女孩儿的时候,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这个问题,只觉得这是他这一生当中面对的最难的问题。

    迟迟没有答复!

    女孩儿渐渐垂下了头,秀发遮挡住脸庞,看不清容颜,只是幽幽道:“是我唐突了。”

    低头最后一瞥时,女孩儿看到的,是老五的脚。

    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女孩儿忽然飞快跑了过去,蹲下身子帮老五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开的皮鞋鞋带系好了,系的很认真,一直到将之打了一个漂亮的结后,才站了起来,居然笑了,笑的很明艳:“我小时候听妈妈说过,出门得把鞋带系好,男人的路不好走,得穿一双好鞋,把鞋带系紧,才能走的稳健,走的远。”

    瞬间,老五心里不知道是个啥滋味了!

    在地下世界混了这么久,走了很多路,尝试了很多女人。体验过当自己送上一件奢侈品时,女人献上的妖媚之吻。也体验过一群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女明星,为了让自己做她后盾,脱了衣服使出浑身解数的迎合。

    女人,老五从来不缺。

    在他的一辈子里,女人就跟过眼云烟似得,也不知道飘过去多少。

    但肯弯下腰很细心的为她系好鞋带的女人,这是头一个!

    “男人的路不好走,得穿一双好鞋,把鞋带系紧,才能走的稳健,走的远……”

    老五仔细琢磨着这句话,觉着心里酸酸的,不知道是个啥滋味,到最后,唯有苦笑一声而已。

    他的前路,看不见!穿再好的鞋,怕是也走不出去。

    ……

    (四年的感情完蛋了,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写这种段子,心里抽的跟啥似得。,无奈。。还有两更,老楚尽量早点码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