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一十一章 不死,心还在【三更求花】

    老五的胸膛急剧起伏着,过了许久,才终于平复下了心情,而此时,对面那个男子已经一连问了好几遍了,才总算苦笑着说道:“龙飞,你个臭小子,他妈的去哪里去了?!”

    “呃……”

    那个叫龙飞的年轻人有些不好意思,道:“那个……昨晚上太累了!”

    一句话,倒是让老五压抑了一晚上的心情好了不少,嘴角微微挑起,露出了一个勉强能算是笑容的笑容,不过嘴唇过分干燥,这一扯嘴,当时就裂开一个血口子,咸腥的血染红了白牙,笑骂道:“臭小子,你五哥他妈的被人追着砍,差点儿把命都给丢了,你小子居然还在红粉窝里风流快活,老子都想把你个王八犊子阉了!”

    一开口,龙飞沉默了,他终于听出了一些不对劲儿的地方,不禁问道:“五哥,你咋啦?”

    “栽了!”

    老五叹了口气,道:“暗黑议会突然袭击,完全没想到的袭击,来的真的实在是太突然了,我他妈都不知道为什么第一个会盯上我,大半夜的忽然一大拨提着刀的武士就冲了进来,太他妈的狠了,见人就杀啊……只要是身上刺黑玫瑰的,一个都不放过,全都杀了,看上去根本就不是一群道上混的,而是两个国家在开战啊,动辄屠城灭地,根本挡不住!以前早就听说暗黑议会这样牛比,那样强悍的,今天在这个地方杀了个赤地千里,明天又在那个地方与人赤血连战,这种话实在是听了太多了,一直都觉得挺扯淡的,可现在一撞上才发现,都是真的,只不过那一切离咱们太遥远了,咱们根本接触不到那个层面的火并!五哥算是看出来了,这一辈子白他妈的混了,别看咱们在香港挺拉风的,走出去很风光,今天砍这个,明天打那个的,可真和那群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屠夫比起来,咱们脆弱的就像个孩子……而且,今儿个我见识的还不过是一群暗黑议会调教出来的青帮降将,那传说中的三阁四堂,还有几个大域之王手底下的武士全都没见识呢,真不知道究竟强悍到了什么样的程度,这一战啊,咱们三合会没指望,刀尖上打滚过来的人就是不一样,根本不可力敌。嘿……我算是看出来了,那暗黑议会的烈焰屠城真不是跟咱们闹着玩的,我估摸着只要战败,一个都别想活下来,估计全都得被屠了,丢到大海里喂鱼!听说美洲的那个一域之王索罗斯·门罗都来了,早就放出话来,要让咱们三合会黑徒的血染红香港周围的大海,那家伙可是个出了名的‘人屠’,手上不知道沾了多少血,到时候一个都没跑!可笑的是帮会里的那群傻吊,一个个还不警觉,搞什么内讧,等刀子临头的时候有他们哭的,八成妻儿老小都得跟着送了命!”

    “管他个球!”

    龙飞咒骂了一句,急声道:“我只想知道五哥你现在咋样了?”

    “能咋样,都他妈的死了,你五哥还能好过不成?”

    老五苦笑了起来,道:“挨了一枪,背上让砍了一刀,丢了条胳膊,总算是险死还生的逃了出来,现在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暗黑议会的人正在外面搜捕我,连电话都扔了,不敢用,怕被定位监视了,真被抓起来,估计得是个生不如死的下场。”

    挨了一枪,背部让砍了一刀,还丢了条胳膊……

    龙飞仔细想了一下,几乎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人他妈都伤成这样了,还能活下去?眼睛当时就红了!他今年才19岁,正是一个男人最重义气的时候,血气也最旺,义字当头,能把命都交出去,因此倒是没啥想法,只是想着现在拿把刀去报仇,五哥,那是相当于他父亲啊!

    龙飞他爹,年轻的时候和老五打天下,在澳门给老五扛了十几刀,横死街头,只留下个他几乎是老五养大的,哪里能不难受?当时就说道:“五哥你在哪儿,我去找你!草他妈个比的,谁动的你,我杀谁!”

    “别冲动。”

    老五咧了咧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道:“现在你还是别过来了,我很安全,等明天早上你过来接我来吧。”

    “可是……”

    龙飞道:“可是留你一个人在那种地方,我哪儿还能坐的住!”

    “没事儿的。”

    老五低声道:“今晚这件事情闹得很大,我估计暗黑议会也没法继续在这街头徘徊太久,明天一早,准得走!多撑几个小时吧,你现在过来,估计得和暗黑议会的人撞上,到时候爆发冲突了,五哥还不知道能不能走的了!权当是为了五哥的性命着想,暂时忍忍吧!”

    “好吧……”

    龙飞沉默了很久,才咬着牙答应了下来:“那五哥我明儿个一早就带几个靠得住的兄弟去接你去,你千万挺住了!”

    “哈哈,纵横了这么多年,老子还死不了!”

    老五大笑一声,形容狼狈,身子都残了,但却依旧笑的很豪迈,告给龙飞一个地址后,就挂断了电话。

    ……

    一个人在这里呆了没多久,那个买药的女孩儿终于回来了。

    老五看了那女孩儿一眼,冷笑道:“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

    “我不傻。”

    那女孩儿道:“五百万对我来说不是个小数目,应该够我去留学的学费了,而且,我也不想死,三合会五哥!”

    一句话,让老五差点儿暴起!

    这女孩儿怎么知道他身份的?

    老五差点儿没直接挣扎着起来给这女孩儿一刀,要知道,暗黑议会可是五百万悬赏他的人头,千万悬赏他这个活人啊!

    “不必动怒,我没和人说你在这里。”

    女孩儿倒是大惊之后短暂的平静了下来,看了老五一眼,道:“现在外面满大街都有黑衣人在吼活捉三合会老五者,赏金千万!我哪里还能猜不到你的身份?不过,我可不知道我把你交给他们以后,他们是给我钱,还是拿走我的命。”

    说完后,女孩儿走进了厨房。

    老五陷入了沉默,这才忽然想起,女孩儿在走进去之前,说她卖自己是为了攒留学的钱。那她父母呢?下意识的四周看了一圈后,才现在,在旁边的墙壁上,挂着一个照片,是一对年轻夫妇的合照,看模样,倒与那女孩儿眉宇之间有些相似,应该是她父母,只不过相框是用的黑色的。

    那是给死人的遗照用的相框啊!

    老五默然,原来也是个可怜人……

    这个时候,那女孩儿从厨房里出来了,左手端着一个上面放着止血钳等医疗器械的盘子,右手端着一碗煮好的方便面。

    将方便面放到老五面前后,女孩儿道:“你应该还没吃饭吧?回来的时候路过超市,所以顺便买了点儿。”

    老五“唔”了一声,跟个饿死鬼投胎一样埋头大吃了起来,甚至连那女孩儿已经解开他衣服给他处理伤口时弄出的那钻心的疼痛都没感觉到,事实上,他早就疼木了,半边身子都快没知觉了,疼痛已经无法把他打垮了。

    这一顿方便面,绝对是老五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一口气吃完的时候,发现女孩儿已经把他的伤口包扎好了,手法挺娴熟的,而且速度很快。

    “我是学医的。”

    女孩儿解释了一句:“爸妈都是病死的,那时候我就发誓当个好大夫,所以处理这些,不难。不过你失血太严重,需要输血,我这里没法弄那些,还有,那颗子弹卡在你肩胛骨里了,取不出来,都得明天去医院在设备齐全的情况下弄,好在血止住了,你应该能撑到明天。”

    “谢谢。”

    老五破天荒的说出了他这辈子说的第二个谢谢,第一个是在龙飞他爸帮他扛了十几刀,等背出来已经死了的时候对着尸体说的,然后看了眼墙上这女孩儿父母的遗照,鬼使神差的说道:“本来我打算是给你钱以后干掉你,让你带着钱去阴曹地府花的,不过现在我决定不为难你了。”

    女孩儿垂下了头,低声道:“谢谢。”

    “我给你两千万。”

    老五缓缓道:“等明天我就安排人送你走吧,这两天香港乱,你沾上了我怕没个好下场,去国外留学念书去吧,两千万应该够供你上学了,好好读书,读出个人样儿,别再糟践自己了。不过钱是脏钱,都是沾了血的钱,你别嫌弃,我也就能拿出这种钱了。”

    女孩儿一愣,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为什么?”

    “因为他们吧……”

    老五伸出只剩下的左臂指了指墙上挂着的遗照,再没说什么。

    女孩儿张了张嘴,最后别过了头,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颤抖:“我不嫌钱脏的,其实……我也没花过干净的钱。”

    “人干净就行,迟早能挣到干净的钱。”

    老五咧了咧嘴,说实话,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可一冲动就这么做了,只觉着真他妈的爽!打心眼儿里爽!略一沉默后,道:“老子这一辈子没做过半件好事,杀人越货的勾当做了半辈子,现在权当是做个好事吧!以后你学医有成就了,多救点儿人,也算是给老子还债了,没准儿老子在下面也能少受些罪了!”

    不知道为什么,女孩儿在老五的话中听出了强烈的死意,是那种破釜沉舟一样的死志,当时就扭过了那张其实早就哭的梨花带雨的脸:“其实你是个好人的!”

    “好人……老子是个好人!哈哈哈哈!”

    老五大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扭过头看着窗外,一个劲儿的大笑。

    说实话,老五不恨暗黑议会,双方交战,生死全看手中的刀,没啥好怨的!

    他恨得是那群害死李汉、现在还在勾心斗角的三合会的小人!

    老五发誓,今儿个他不死,明儿个绝对不会再像前两天那样懦弱的选择忍耐和屈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