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一十章 漫长的一夜【二更求花】

    低低的啜泣声的从一旁传来,一下子将沉默中的老五惊醒了,吓了一大跳,这才响起,屋子里还有一个人呢!当下,完全是下意识的,将那把刀从那胖子里拔了出来,“噗哧”一下,喷出一连串嫣红的血。

    水果刀上犹带着嫣红的血,在从窗口洒进来的月光下,显得有些妖冶。

    手里拿着一把刀,老五才总算安心了一些,最起码,找到了一点点唯一可以依赖的安全感,当下厉声喝道:“你给我过来!”

    “啊!”

    一声轻呼自旁边传来,下刻,那个穿着月白色睡衣的女子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

    “坐到那里!”

    老五拿刀指了指自己对面的沙发。

    女子哆哆嗦嗦的坐下了,老五这才看清,这女子其实还挺漂亮的,长得颇为清秀,皮肤白净,不过看模样,最多也就十**岁的样子,如果从身体上来说的话,是个女人,可如果从年龄上来说的话,说是个女孩儿一点儿也不为过,只是此时女子的脸上依然带着一些不太正常的潮红,根本不用问老五也知道刚才在卧室里面究竟上演着什么大戏。

    又看了眼地上被自己刺死的那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老五哪里还能不知道这两人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啊?

    敢情,是被包养的一只金丝雀啊?

    在这江湖上混的久了,在这世道上行走的时间长了,这种事情见怪不怪。

    老五不是个卫道士,他只是个地下世界的大哥,根本没心情去质问这个很显然还是个学生的女子为什么要作践自己,为什么要为了那点儿钱去出卖自己,更不想知道这女人以后怎么对自己的丈夫交代。这个世道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出卖自己真的不需要太多的理由,或许当中有一部分人实在是被生活迫的没办法了,不出卖自己全家都得跟着饿死,但更多的单纯只是为了钱。为了那点可笑的虚荣心,拿着那套宁可坐在宝马上哭,也不愿意坐在自行车上笑的现实理论,给自己一个堕落的理由,说白了也就是聊以自慰而已,夜深人静自我反思的时候,拿着那套婊子言论来告诉自己,其实我也是被现实所迫,给自己一个面对肮脏身体的借口,仅此而已。也有的更干脆,仅仅是为了挣点零花钱而已,不去考虑自食其力,只想着作践老爹老妈给的身体,没心没肺的,也不去想想当自己笑着花那些钱的时候,亵渎的其实是父母当初给予自己生命时候那种崇高的意愿,可劲儿的糟蹋着苦了一辈子的爹妈。

    这些东西,老五看的实在是太多了,连过问的兴趣都没有,这样的女孩儿,在他的场子里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虚伪的很呢,往床上一躺,是个兜里有钱的男人就能掏钱趴上去,一穿上衣服了又高傲的不得了了,整天慨叹着这个世界没有真爱,一点儿也不想想自己凭啥去得到真爱。其实人就是这样,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只要把自己卖上一回,那就这辈子也没指着得到什么真爱了,因为在别人眼里你就是个东西,人家凭啥给你爱?毕竟,只有东西才能买卖!说的难听点儿就是都不如一条狗值钱,狗被卖那是被强权所迫,自己卖自己,那就真贱的没话说了!

    因此,老五一时心里倒是坦然了起来,对这种人没必要给什么好脸色,给了好脸色反而得把你当成个凯子,可劲儿的欺负,走了狗屎运碰上好人了都被他们糟践跑了,天生骨子里就贱,就得好好虐着,当下,一指那女的,道:“他给你多少钱?!”

    那女子一哆嗦,颤颤巍巍的说道:“十……十万!”

    十万港币,一个月?

    差不多也就是**万的人民币吧,不算多,在香港接近一个高级白领一个月的工资了,很公道的价格!

    “我给你五百万!”

    老五淡淡道:“差不多够你挣五年的了,说句难听的,你他妈能挣得了五年这种钱么?人家玩你,也就是看着你嫩才玩,一过二十多岁,谁还给你开这个价?说不定连三年都做不了就得染了病挺尸了。”

    那女子浑身一颤,她虽然年纪小,但却是在风尘里打过滚儿的,从老五那杀人不眨眼的行为上就知道,自己今儿个八成碰上狠茬子了!这种人说给她五百万,绝对不是开玩笑,前提,得付出代价!沉默了一下,抬眼道:“我需要做什么?”

    “第一,给我个电话,我需要打个电话!第二,你需要去药店买点儿止血的东西,帮我把伤口处理一下。”

    老五开出了自己的条件,这个节骨眼儿上,他是肯定出不去的,但伤口却不能拖了,要不迟早得失血过多挂了,飞快道:“等明天早上我就会离开,至于这个男人,就交给我手下的人去处理吧,怎么样?这个交易你做不做?”

    老五也是没办法了,打死他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居然落魄到了和这种女人做生意的地步!

    那女子也陷入了沉默,过了很久,方才抬起了头,道:“好的,我做了!”

    老五点了点头,没说话。

    而那女子则去了卧室,等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运动衣,手里拿着一部小巧的手机,将手机递给老五后,道:“你的伤已经不能拖了,我得现在就去买药去。”

    老五没回头看,只是道:“去吧,希望你能明白当中的利害关系!”

    “我晓得的。”

    女子不傻,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她非常清楚老五的意思,做了这件事,就有五百万可以拿,如果不做,反而出卖他话,就算他老五死了,手下的小弟也得宰了她!

    利害关系,就这么简单!女子怎么可能不知道?当下,点了点头后,便径自离开了。

    ……

    而老五,则在略作沉吟后,直接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他打的是自己一个亲信小弟的电话,现在这节骨眼儿上,他不敢尝试联系别人,怕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没辙,人心诡诈,别看和自己都是三合会的,如果让人知道自己落难的话,过来直接做掉自己不是没有可能!反正神不知鬼不觉的,事后往暗黑议会身上一推谁会去搭理?三合会的内部,一直都挺复杂的,自己坐着铜锣湾这么大一块地盘,想自己死的人可不少,有些人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没准儿和自己把酒聊天的朋友就巴着自己死呢,谁知道?

    混迹在地下世界,做人不得不小心一点!

    可电话一直都没接通,让老五的心里颇为紧张了,又拨了一遍!

    “喂,是五哥吗?”

    过了很久,一道睡意朦胧的声音传了过来!

    而老五,则大大松了口气,自己真正的嫡系力量……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