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九章 险死还生【一更求花】

    铜锣湾,一处高档住宅小区,不过却并不是现代封闭式的。

    一幢幢住宅楼间隔出的小道,在昏黄的路灯下显得深邃而冗长,在这夜班三点时分,忽然有一大波身穿黑衣,带着白口罩手提斩马刀的云天会武士闯入了这里,当时就开始四下翻找了起来!

    “他妈的,究竟哪里去了?”

    一个手提单刀的汉子咒骂道:“这么大一个活人,怎么就能跑的无影无踪了?这说出去让兄弟们的脸往哪儿搁?听说,今儿晚上发动进攻的其他几个小组的人都完胜了,留下了三合会好几个老大,咱们倒是好,居然把老五这么大个活人追丢了!”

    这汉子一身血腥气息,显然刚刚从血杀场上下来。

    这批人,不是最后堵上老五的那批人又是谁?

    “应该走不远,被卸掉了一条胳膊,不信他能走多远。”

    另一人道:“继续找找吧,跑不了很远的,现在这片地方到处都是咱们的人,就老五的状态,他能闯出两条街区我就佩服死他了!”

    这批属下,仍旧在继续翻找着。

    而那个穿着黑色立领中山装,带着白手套的领头的则面色阴沉沉的站在最后面看着这一切,心里不爽到了极点。他亲手卸下了老五的一条胳膊,还领着好几百人前来追杀,按道理那家伙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才对,可追着追着,一直追到这里的时候,人忽然一下子就不见,叫他怎能甘心?

    “给我找!找不到的回去了我脸上没光,你们也抬不起头做人!”

    头领冷森森的说了一句,一张脸棱角分明的,在昏黄的路灯下显得有些阴暗。

    “嗡嗡”

    就在此时,口袋里的手机居然震动了起来,这头领拿出手机一看,面色愈发的难看了起来,最后看了眼黑黢黢的小道后,走到一个无人的角落接起了电话:“喂,龙哥,找我什么事?”

    打来电话的,正是墨龙,在另一头问道:“找到老五了没有?”

    “还没有。”

    这头领的面色很不好看,道;“不过他被我卸了条胳膊,肩膀还挨了我一枪,已经伤的很重了,跑了这么久,恐怕早就失血过多了,肯定跑不远,用不了多久我就能抓到他!”

    “不用找了,带着你的人回来吧!”

    墨龙道:“我会派人接着找下去的。”

    “我不退!”

    这领头的吼道:“人是我跟丢的,凭啥让人来接替我的工作?龙哥你是不是觉着在这件事儿上我没办好,就准备废了我啊!”

    “你想多了,这次你做的很好,设下的封锁线困死了所有准备逃跑的人,跑了一个老五算不得大事,也合着是他命不该绝。”

    墨龙轻声道:“我也不想走啊,可今晚咱们闹得实在是太大了,上面已经准备开始收场了,给政府一个交代,也给这次事件划上一个句点,这是大方向,别逞一时之勇,误了大事谁也担待不起。”

    说完后,墨龙挂断了电话。

    “他妈的!”

    这头领气的狠狠跺了跺脚,不过没辙,大方向上的命令他可不敢违抗,现在可不是在青帮了,而是在云天会,在暗黑议会!暗黑议会令行禁止,谁敢违抗,绝对得挨枪子儿,确实没人能担待的其,当下吼道:“兄弟们,咱们走!”

    那些还在搜寻的黑衣武士当时就停下了手头的工作,一个个一脸疑惑的看着领头的。

    “都还愣着做什么,这是上面的命令!”

    这头领心里正憋着气呢,当下就吼道:“谁他妈的不听话老子立马崩了谁!”

    当下,那些云天会武士不敢迟疑了,他们算是看出来了,这位爷现在也正不爽呢,哪里敢往枪口上撞啊?纷纷结束了搜寻,赶紧离开了。

    “老五,别让我再看见你,下次老子一定第一时间拧下你的头颅!”

    领头的愤愤咒骂了一句,这才转身离开。

    只是,转过身的他并没看见,在他身后十多米远的一个垃圾堆的缝隙里,正有一双猩红的眸子冷冷注视着一切。

    ……

    一时,小道里给空无一人,只有晚风微醺。

    一分钟……

    两分钟……

    十分钟……

    足足过了十五分钟的时间,那垃圾堆才终于有了动静,“哗啦”一下被顶开了,剩饭、饮料瓶子,擦过屁股的卫生纸,还有用过的卫生巾什么的乱飞,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这才缓缓从里面站了出来,断了一条手臂,鲜血染红了半个身子!

    这人,不是老五又是谁?

    云天会的武士一直都在搜寻的老五,其实就藏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就钻在垃圾堆里,可惜没人找到!

    因为失血过多,老五这个时候看起来就连身子都有些摇晃,剩下的一条手臂捂着断臂处,看了眼那领头的离去的方向,跟条受伤的野兽般低吼道:“一个瘪三,只要老子挨过今晚,他妈的就是站在那里让你杀你也得有那个本事才行!”

    不过他不敢停留,也心知自己现在这状态根本走不出多远的,当下,四下环视一圈后,一头就扎进了不远处的一栋居民楼!

    老五是真不行了,肩膀上挨了一枪,到现在弹头都卡在骨头里面没取出来,一条手臂都被卸掉了,哪里还敢继续墨迹,甚至连上楼的力气都没有了,在黑漆漆的楼梯上穿行了一段距离后,才总算上了二楼,一下子靠在右边一家人的门上,大口喘着粗气,缓了许久,才终于恢复了力气,伸出手在门上敲了几下!

    “咚咚咚咚……”

    敲门时候,用的力气不可谓不大!

    过了许久,约莫得有两分钟左右的光景,才从里面传来一道女声:“稍等一下!”

    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连串细碎的脚步声!

    “嘭”的一声,门开了,一个穿着月白色睡衣的女子探出了脑袋,因为光线昏暗,老五没看清女子长什么样子,但那女子却借着屋内的灯光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是一个浑身是血,断了一条手臂的男人,当时就“啊”的尖叫了一声,飞快缩回脑袋,就要关门。

    这可是生机所在,老五哪里容得就此失去?也是拼了,拿出浑身所有力气,狠狠撞在了门上,“嘭”的一下子,那女子根本挡不住,直接就被撞飞了,老五借着这个机会一下子就闯了进去,飞快关上门后,见那女子就要从地上站起来,当时就瞅着对方小腹补了一觉,直接将之踹倒在地,疼的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老五这才看清,这是一个典型的一室一厅公寓,倒是挺干净。

    “谁啊?!”

    一道男音从卧室里传了出来,老五暗叫糟糕,没想到这里居然还住着个男人,心知对方八成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少不得出来要看看,当下就蹑着手脚走到了卧室旁边。

    果不其然,过了不到三十秒的时间,门“吱呀”一下开了,出来的,是一个只穿着一条红色三角裤衩的男子,肥胖的都快成球了,一身膘子,看样子至少都有五十多岁!

    说时迟,那时快,在这胖子走出来的时候,老五就从身边不远处的桌子上抄起个花瓶狠狠抽在对方后脑勺上!

    “啪嚓!”

    花瓶顿时碎成了渣,那胖子被抽的朝前冲出好几步,老五从后面合身扑上,放开大脚就揣在了对方那肥胖的屁股上,这一脚几乎用上了所有力气,直接将之踹飞,落地时,已经栽倒在客厅的沙发和茶几中间。

    老五不敢停留,再次扑了上去,一点喘息的机会都不肯给对方,没办法,他现在身负重伤,随便来个正常男子都能格杀他,不趁着这口气还在一口气拿下这胖子,待会儿等人家反应过来了,他好过不了,当下就在冲上去的时候骑到了那胖子身上,一把从旁边茶几上的果篮里拿起水果刀就朝胖子脖子上捅了过去!

    “噗噗噗噗!”

    老五不知道捅了多少刀,只感觉温热的血不断溅在自己脸上,直到身下那胖子动都不能动弹的时候才停了下来,心神一松,力气如潮水般退去,一下子就软软的靠在了旁边的沙发上,拿左手摸了把脸上的血,大口喘着粗气,呼吸就跟破烂的风箱一样。

    他……真的是已经到了极限了!

    不过,好在安全了!

    有了这么一个没有威胁自己生命因素的地方躲藏,最起码能挨过今晚暗黑议会对自己的搜捕了,只要躲过今晚,一切都好说!

    老五舔了舔又咸又腥,也不知道沾染了什么东西的嘴唇,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外的月亮……

    今夜,真的好长啊……

    ……

    (用了这么大的笔墨写老五这个人,可是很有用的哟,俺是不会随便浪费笔墨的~嘿嘿。。求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