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八章 修罗道,杀人刀【三更求花】

    海派迪吧。

    原本一派盛世之下的纸醉金迷的主场,此时已经变做了佛家口中所言众生承受疾苦的婆娑世界!

    遍地都是尸首!

    没有了那动感的音乐,也没有了那疯狂的摇滚音乐,更没有了那觥筹交错的盛景,原本透明的茶几上已经沾满了血,就连舞池里面都横满了尸首!

    台上那个有一副嘶哑却爆发力很强的嗓子的摇滚女歌手,已经被一刀钉死在地上,只因为在她的脖颈处,有一朵太过妖娆的黑玫瑰刺青,这个世界,从此又少了一个能把《sheismysin》唱的那般铿锵有力,那般有味道的艺人。

    台下,三合会武士的尸体堆叠在一起,血流成河,甚至就连整个慢摇吧里都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

    此战,尽歼所有人!

    但凡敢持刀反抗者,杀!

    身上刺有黑玫瑰图样的,杀!

    阻挡进攻步伐的,杀!

    这就是墨龙在冲杀进来之际下达的命令,不可谓不狠辣,让人不禁忆起当初在历史上那位把川蜀之地屠的赤地千里的“人屠”张献忠的那首七杀诗——天生万物养于人,人无一物回于天,杀杀杀杀杀杀杀!

    这一次,他行的是那修罗道,用的是无情刀,造出一片婆娑世界。只剩下许多只是来这里玩耍的红男绿女被吓得浑身颤抖,抱头蹲在墙边,不过所幸是活下来了,撞上这种事情了,能活下来就是最大的幸运。

    墨龙浑身是血,外衣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他丢掉了,只剩下一条白衬衫套在上身,说是白衬衫,其实倒不是说是红衬衫来的更加贴切一些,因为早就被血染透了,脸上都是斑驳血迹,一身狰狞气息,左手拿着狼皮刀鞘,右手提着那把到现在还有血水顺着血槽淌落的唐刀,整个人看上去简直就如同从地狱中杀出来的魔神一般,龙行虎步游走在四下,最后扫了一眼这修罗地狱,吩咐道:“挨个盘查,查的仔细点,只要身上刺着黑玫瑰的,杀无赦!如果是无辜之人,可以放其离去!”

    说完后,在几名云天会武士的簇拥下直接上了二楼,一路毫无停顿,几乎是直接就奔着老五的办公室去了!

    开门的是一个小弟,“吱呀”一声有些沉闷的声响过后,毫无征兆的,一连串枪声就从里面传来!

    “砰砰砰砰!”

    子弹呼啸着,带着可怕的穿透力,直接将那木门打了个对穿,木屑飞扬中,那开门的小弟顿时就被打成了筛子,倒地身亡!

    七枪过后!

    墨龙一脸戾气的冲了进去。

    却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正坐在屋内原本属于老五的椅子上,身负重伤,腹部挨了一刀,肠子都流出来了,椅子下面尽是血,面如金纸,可居然在咧嘴笑着!

    不错,就是在笑,笑的很诡异!

    垂下来的手上拿着一把枪口仍然在冒烟的五四手枪。

    这年轻男子,不是云飞又是谁?!

    “他妈的!”

    墨龙咒骂一声,二话不说,几步上前,一抡刀,就斩下了云飞的头颅,一颗脑袋飞起很高后,咕噜噜的滚落在地!

    从始至终,云飞都很平静,面对死亡的时候,平静的像块石头!

    墨龙看了眼倒地的尸体,牙齿咬的咯吱咯吱作响,恨声道:“临死了都拉我一个兄弟陪葬,很爽是吗?你拉他陪葬,老子拉你全家给他陪葬!”

    说着,将目光投向了身后的其他人,冷冷道:“查清楚这个王八犊子的身份,杀我兄弟一人,十条命来还!不够,刨了祖坟垫上!”

    墨龙身上的煞气很重,拼杀了一晚上,他手底下的兄弟也损失很惨重,那些人,几乎都是青帮降将,在许久以前就跟着他混了,如今死在香港,也让他动了真火,要不然,何以狠辣至此?

    这个江湖就是如此,恩恩怨怨,纠缠起来无休无止,想干干净净一个人混,没那可能,祸不及家人也不过是个口号而已,不是孤身一人,老爹老妈又是个普通人,根本没自保能力的,若是狠不下心拉着父母进了浑水,就最好别踏入这个地方!

    地下世界不美好,也留不住美好!

    这是叶无双给出的评价——卑劣的街头,有的只是被无限放大的弱肉强食,和血淋淋的生存法则!

    做完这一切后,墨龙再没多说什么,看了眼尚耷拉着拧成绳的窗帘的窗口,当下走了过去。外面,灯光闪烁的地方,依稀还能听到一声声呼喊——摘下三合会老五头颅者,赏五百万!

    一切,有些辽远,却又似乎近在眼前。

    不过墨龙没有继续去追击,而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养精蓄锐,眼神,多少有些深邃。

    “叮铃铃……”

    过了良久,一阵电话铃声传来,将闭目休憩的墨龙惊醒了,从裤兜里摸出那部暗黑议会专配的、融合了尖端通讯技术的手里,看了眼号码后,接了起来:“魁,找我什么事?”

    说话的时候,墨龙看了眼手腕上戴着的那块手表,只见,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晚上三点了。

    很快,叶无双那特有的,很有磁性,而且颇为温醇的声音传了过来:“你那边怎么样了?”

    “差不多已经结束了。”

    墨龙长长呼出一口气,道:“铜锣湾和新界只要是我带的人,全都已经做完事情了,挑掉了老五、方彪两个老大的所有场子,斩首无算,到现在还没清点清楚,方彪在他小三的家里被兄弟们围住乱刀砍死在了红粉窝里。老五呆在他的办公室里,是我亲自带人来的,现在已经打下了,不过老五跑了,正在追击!”

    “不错。”

    叶无双道:“不过追老五的事情暂且搁置一下吧,留下个五六十个兄弟在四下搜寻一下就可以了,今晚闹了这么大,也该收敛一下及时撤退了,要不邹浩然那边和下面的人不好交代,至于替罪羊你就别考虑了,我已经让张志浩抓了,全都是三合会的小崽子,一会儿丢给警察,也算是给邹浩然一个堵人嘴的理由!”

    墨龙沉默了一下,问道:“张志浩、九纹龙还有索罗斯他们那边怎么样了?”

    “已经做完了!”

    叶无双道:“九纹龙已经回来了,其他人也都在路上了,你这边也告捷了。呵呵……今夜,我们挑了三合会在半个香港的场子!”

    说完,叶无双挂断了电话!

    墨龙则有些呆滞的站了起来,凝身立于窗前眺望那远处明灭不定的万家灯火!

    是啊……今夜,他们几乎挑掉了半个香港!

    铜锣湾、新界、九龙……

    在这海派迪吧发生的事情,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缩影而已,今夜,在半个香港都有诸如这般的火并!只要有三合会场子的地方,就有他们暗黑议会之人挥刀进犯的身影!

    墨龙看着有些凄迷的夜色,又看了眼他沾满鲜血的双手,忽然笑了。

    黑夜,属于黑暗,在黑暗之中,他们纵横辟阖,无人能敌!

    杀人么?有何惧!?

    墨龙忽然笑了起来,轻吟道:“世间从来强食弱,纵使有理也枉然!

    君休问,男儿自有男儿行。

    男儿行,当暴戾。

    事与仁,两不立。

    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

    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

    今夜,三合会,只能在他们的屠刀下颤抖,半个香港,就是他们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