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七章 生死线【二更求花】

    一个穿着黑色立领中山装的汉子缓缓从那一大排里人里走了出来,手里没有提刀,脸上亦没有带白口罩,看上去似乎是个头目,只不过他的手却是一直放在腰间的,那里鼓鼓囊囊的,分明是塞着一把枪,悠闲的在马路中间踱步,一双眼睛始终在这突然闯出来的六七人身上游走,那模样,就像是——一位来到菜市场买肉的大妈在打量肉铺子里放在砧板上的肉一样!甚至就连嘴角都带着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笑意,似乎是在蔑视,又似乎是在戏谑,总之,大概就跟猫见了老鼠那样,就连手上都带着一副白手套,看上去挺别扭的!

    过了良久,这汉子才终于收回了目光,嘴角微微上翘,轻声问道:“三合会余孽?!”

    余孽?!

    老五眼角狠狠抽搐了几下,真挺想说去你妈的,老子三合会纵横地下世界的时候,你们云天会还不知道在哪里吃屎呢,不过是跟在暗黑议会屁股后面狐假虎威的一群跳梁小丑罢了,真不知道哪来的资格来蔑视他们,就连看人的时候,眼神都跟中古世纪欧洲的贵族看平民一样,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不过,最终还是压抑下了心头的怒气,沉默了一下,道:“只不过是过路的而已!”

    “哈哈哈哈!”

    奇怪的是,此话一出口,对面所有的云天会武士几乎在同一时间大笑了起来,满是嘲弄意味的笑声纵横十里长街。

    那汉子也在大笑,伸出手从上衣的口袋里摸出一张照片在半空中晃了晃,道:“想不到啊,三合会大名鼎鼎的五哥,竟然有一天怂到了连自己名字都不敢承认的地步!”

    老五脸皮子狠狠抽了抽,哪里还不知道对方早就认出他来了?刚才询问,根本不过是在耍他呢!

    不过,却也没有爆发,整个人在这个时候居然诡异的冷静了下来,略一沉默后,道:“我承认,我栽了!不过大家都是道上混的,没必要完全把人弄死,只要今儿个兄弟放我条路子,明天我保证立马到海外去,今生再不踏足香港半步!兄弟想清楚了,毕竟今天你们困住的都不是我手下最能征惯战的人,只要你们肯放我,那些人就都不会和你们作对,如果杀了我,怕是得和你们拼个你死我活!”

    话,说的是软硬交加,江湖里混出来的老油子一开口就表现出了不一样。

    可那云天会领头的汉子却是想都没想就含笑摇头拒绝了。

    “你……”

    老五咬了咬牙,有些不甘心的问道:“难道就真没商量的余地了?只要能买我这条命,兄弟们尽管开个价,多的不敢说,三四千万美金还是有的,权当是给兄弟们喝茶了!”

    说实话,老五问这些的时候,也不是没抱着希望!

    作为一个在道上闯荡了好几十年的老油子,他对于这些混迹在地下世界的人实在是太清楚了,说白了就图一样东西——钱!

    所以,这种只要对方开的价码够高,阵前买命的事情不是没有!

    出来混的,哪个不得给自己留条后路?除了那种坑死爹妈,杀了老婆儿子的血海深仇,一般是不会把路堵死了的,黑帮火并,说白了哪个不是为了地盘为了钱?自己和这些人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几乎是平生素未谋面,所以老五心里还是抱有一些希望的!

    可惜,他算错了,他碰上的是一群最少被暗黑议会进行了好几轮洗脑的武士!

    是武士!而不是黑徒!

    黑徒为钱,只要有钱,爹妈老婆都能卖!而武士,是有信仰的战士,可以为了争夺一面只是象征着敌人颜面的旗帜抱着炸弹冲上去和敌人拼个你死我亡!可以为了一个命令冲上去拿身子骨儿顶枪口!

    二者,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那领头的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只是沉声一字一顿的说了一句话:“烈焰屠城一出,赤地千里,寸草不留!”

    “我草你妈的,给脸不要脸,拼了!!”

    老五毫无征兆的就爆发了,一把从腰间拔出那把银色勃朗宁就欲开枪,可惜……迟了!

    有人更快!

    那领头的似乎算准了老五会出手一样,瞬间就拔出了别在腰间的班蝰蛇手枪,“嘭”的一枪,直接在老五右肩上开了个洞,那子弹穿出去的时候,还带出一蓬妖冶的血雾,红的有些刺眼!吼道:“龙哥有令,摘下三合会老五头颅者,赏五百万,活捉老五者,奖千万!”

    一句话,刺激的身后一群嗷嗷叫的狼崽子当时就眼红了,发疯一样就扑了上去!

    老五一见这情况,也就顾不上还在汨汨流血的肩部了,一抬手就是“彭彭”两枪,9mm口径的子弹呼啸着扑杀了过去,当时就点倒两个人,发疯一样吼道:“和这群狗娘养的拼了!”

    语落,抬手又是几枪,撂倒几人后,忙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弹夹换上,而他身后的几个亲信竟然真的发动了进攻!

    可惜,毫无力度可言!

    第一人,几乎在冲上去的瞬间就被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瞅着肚子一脚踹的一个趔趄,空门大开,还没来得及站直,又一人便一步跨出,一刀砍在其脸上,斩马刀这东西本来就是步战利器,刀柄长不说,刀身厚重,势大力沉,在古代有军中力士拿着可以直接和高速冲锋中的骑兵进行直接碰撞,这人虽然发挥不出那样的威力,但结结实实砍在身上谁受得了?几乎是瞬间就被削掉了半个脑袋,而后被后面的人堵上就是一通乱砍,连声惨叫都没发出人就已经被砍成了一堆烂肉。

    第二人,看样子倒是个练家子,支撑了片刻,甚至还一刀砍倒一个,可好汉架不住人多,没挡几下就被一个从后面贴上来的云天会武士自背后一刀捅了个对穿,挑在刀尖上一抡,甩到了路边,肠子都划拉出来了,进气多,出气少,眼看是活不成了。

    ……

    几乎是瞬间,六人里就被放倒了四个,只剩下最后两个身材魁梧,一看就是那种机具格斗天赋的人支撑住了,挑死三四人后,劈开了一条道!

    当中一个肩、腿、胸三个部位各挨了一刀、浑身已经被鲜血染透的汉子一边抡圆了刀子拼杀,一边吼道:“五哥,还不走!?”

    这一声暴喝,宛如滚滚炸雷,当时就惊醒了刚换上最后一个弹夹的老五,这才发现他的人都死的差不多了,一咬牙,一口气便从那两个汉子给他架开的一条血路冲了过去,这个时候已经忘记害怕了,一见血,浑身激动的都开始颤抖了,在那两汉子开路下,一边走,一边还对着一些扑杀的特别凶猛的云天会武士补上一枪,都是直接爆头,倒是缓解了那两大汉身上承受的压力!

    这一通埋头狂奔,转眼就已经冲到了马路对面,此时,那些防守在远处的人也开始朝这边聚拢了过来!

    老五下意识的朝那边看了一眼,可不待回头,就觉心头一紧,头皮都炸了起来,他也是从街头血杀里走过来的,顿时就知道——有黑刀!

    当下,连头都没回,整个人就地朝前突进两步,耳畔更是能清晰的听到“呼呼”的风声,一柄斩马刀几乎是贴着他的后脑勺过去的,削断了许多头发,在空中飞扬飘荡,不过仍旧没敢停,又冲出两步才回头,却见那领头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收起了枪,手里拿着一把刀从后面偷袭了他,而原来护着他左面的亲信已经被砍倒再地,被一群云天会武士围住了,手起刀落之之间,带起的全是血珠儿,不用看也知道,根本没个人样了,更不用说活下去了。

    另一人也好不到哪儿,浑身上下多处是伤,估计坚持不了多久了。

    老五眼当时就红了,这俩兄弟可是跟了他许多年了,几乎是在瞬间就抬起枪对准了那头领,可那头领显然是个练家子,身法很好,在他抬手瞬间就一步就贴了上去,一把抓住他持枪之手的手腕,狠狠一拧,“喀吧”一声,他的胳膊就呈现最出一种极为怪异的弯曲,然后,一抡刀就卸下了一条血淋淋的胳膊!

    “噗!”

    老五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胳膊被卸掉了,鲜血狂喷中,胸口挨了一记侧踹,整个人更是倒飞出十多米才摔倒在了地上,眼一翻好悬没晕倒过去!

    那首领就要迈步上前结果他,可一道血淋淋的影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扑杀了过来,宛如疯狂一般,却是那已经被砍得浑身时尚的另一个大汉,一下子就将那首领给撞飞了,几乎是拿身子挡住了超这边掠杀过来的云天会武士,浴血而战,似野兽般狂吼:“走!快走!以待来日!”

    老五这个时候也清醒了一些,抬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已经杀到了马路对面,前方再没云天会的人挡着了,当时一咬牙就挣扎着站了起来,捂着断臂处,跌跌撞撞的冲进了前方的小巷子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