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六章 大网笼盖,逃无可逃【一更求花】

    “兄弟,保重,如果实在挺不住的话,就给自己一下子!”

    这是老五对云飞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就从腰间摸出一把五四手枪塞到了云飞手里。

    “好家伙,道上混了一辈子都没机会拿枪杀人,想不到临到这时候居然能过一把瘾。”

    云飞在苦笑,除了苦笑,他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是做什么了,老五的意思他懂,不外乎就是当没力气拿刀拼杀的时候对着自己的脑袋来上一枪,虽然是个死,但最起码不至于被活捉了临死前都得受一番折磨。混在道上的,都有这个觉悟,死倒是不怕,怕就怕生不如死。这样的事情他自己也不是没有做过,当初他就抓住过一个竹联帮的家伙,审问无果后,给活活剥了皮了,很简单,从头皮割一刀,将水银往伤口里一灌,虽然剥不下完整的皮,但也差不多了,整个人就跟条虫子似得难受的一个劲儿的蠕动,那滋味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更别说亲身体会一番了,最起码云飞觉得自己宁肯对着自己脑袋开上一枪,也不愿意被那么折腾!

    老五再没有回答,径自走到办公桌前,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把银色的勃朗宁手枪,这把枪他已经藏了十几年了,当初还是他在李汉手底下的时候李汉赏给他的,犹记得,那时候的他还很年轻,凭着一腔子年轻时候天王老子来了也不怵的热血和冲劲儿,在李汉交代下任务的时候,独自一人只身冲杀到银海国际,当着所有员工的面把人家的董事长一刀抹了脖子,因此立下了大功,打下了成名一战,被李汉看上了,所以李汉把这把贴身用了好多年的银色勃朗宁送给了他,9mm的口径,一枪击中头部,有死无生,那时候可把他高兴坏了。

    可一转眼,这么多年居然过去了,他也成了一方大佬,有了坐在年会上和人谈笑风生,指点江山的资格,摆出去谁说起三合会老五那都得送上一个敬畏的眼神。而当年那个笑着拍着他肩膀说“这娃儿不错,能成大器”的李汉,早就被人乱刀砍死在了监狱里面,到现在尸体都没找着,估计早就被一把火烧成了骨灰,尘归尘,土归土,他的亲爹妈来了估计都认不出来了。

    所谓事态无常说的便是这种了。

    今日……终于轮到自己了么?纵横十几年的峥嵘岁月就要在今日划上句点了么?

    说实话,老五不知道,也没去多想,反正路就那两条——杀出去,或许还能东山再起,杀不出去,屁也不是!

    老五又拿了两个弹夹,然后走到窗前朝下面看了一眼,只见,三四米往下的地方,黑漆的一片,是一片低矮的灌木丛!

    “拿窗帘!”

    老五吆喝了一嗓子,立马有两个亲信过来扯下了窗帘,拧成一股,又系在了办公桌的桌腿上,狠狠扯了扯,见结实了以后,才将另一头抛出了窗外!

    “你们先下去!”

    一声令下后,那两个亲信当时就抓着窗帘滑溜了下去,不多时,下面便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应该是直接落入灌木丛了,随后,有一人压抑着声音低吼道:“下面安全!”

    老五点了点头,将目光投向了剩下的三个身上无重伤,还有逃跑余地的亲信,道:“你们先下去,我殿后!”

    那两名亲信感激的看了老五一眼,也不拒绝,飞快过来抓住窗帘,直接消失在了黑暗中!

    办公室里,空荡荡的,只剩下了老五一个人。

    “云飞,五哥欠你条命!”

    老五最后深深看了眼坐在地上,肠子都被剖出来,鲜血流了一地的云飞,在无多言,抓住窗帘,一下子就跃了出去。

    窗外,夜晚特有的微凉的风袭来,不冷,说实话还很舒服,可不知道为啥,老五却是不禁浑身一个哆嗦,有些失神,竟然再无动作了。

    下面的一个亲信有些着急,不禁提醒道:“五哥,快点啊,估计暗黑议会的人很快就会追上来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老五又是一哆嗦,手一松,一头就栽了下去!

    “啊!”

    下面的一个亲信一声惊呼,可要上来接,已经来不及了,老五几乎是一头就扎进了那灌木丛里,“噗通”一下,摔了个结结实实,不过好在是背部着地,没有伤筋动骨,但饶是如此,也摔的够呛,气儿都有些喘不上来,直到手下把他拉扯出来的时候,整个人仍旧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过了好久才总算缓过来了,有些艰难的咽了口吐沫,面对着手下疑惑的眼神,有些无奈的说道:“那床帘是丝质的,抓着手滑,一时没抓牢。”

    话虽这么说,但心里却是苦笑连连的,具体是咋回事他自己心里清楚——根本就是走神了啊!

    说到底,他还是放不下这里的一切,一生基业,一生勤勤苦苦最终却抵不过武夫一剑,可笑可叹!

    最后看了眼海派迪吧,看了眼这个砸进去他好几个亿才打造出来的香港顶级夜场,无言一叹,道:“走吧!”

    说完,径自迈开步子离开了。

    那几个亲信也是明眼人,早就看出老五今儿个晚上情绪有些不对劲儿,根本不需要问也能猜到究竟是为了什么了,其实也对,换了谁他妈的能受的了啊?谁曾想那蛰伏了好几天的暗黑议会要嘛不动,一动就找到了他们的头上?倒霉到家了!

    于是,也就不多说了,这种事情,安慰再多也没用,还得自己能看透,如果没有那份东山再起的信念和心志,估计就算是让一个人这辈子都颓废下去都是有可能的!所以,都不曾说话,默默跟在老五身后走着。

    离开的路上,安安静静的,四周可以清晰的听到已经开始复苏的昆虫的阵阵低吟浅唱,很悦耳,晚风微醺,不凉,很和煦,四周黑蒙蒙的,安静的让人心颤,甚至就连慢摇吧里那平日间吵闹的四邻不安的音乐都戛然而止了。这种宁静,根本不是香港这种繁华大都市应该有的,或者说,就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死寂的味道。

    因为这里是后面,并非是朝向公路的一面,所以四下里无人,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老五仍旧带着几个手下向南走出了好几里地,才终于一拐弯走向公路。

    “终于他妈的逃出来了。”

    一个亲信脸上露出了笑容,可他的笑容,很快就凝滞在了脸上……

    只见,在马路对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一大排的黑衣汉子,带着白口罩,手里拄着斩马刀!

    云天会武士!

    在昏黄的灯光下,一个个眼神阴翳,有种在沉默中酝酿出来的冰冷杀气!

    人数……实在是太多了!

    排成一列,一直绵延到路灯尽头的最黑暗处!

    老五一颗心也渐渐沉入了谷底……暗黑议会,竟然已经将这里完全包围了!八成,这一大片建筑板块,都被堵上了,他们不管走出多远,迟早都得撞上!

    这是一张让人绝望的死亡大网啊!

    (今天更新的挺早吧?嘿嘿、、求花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