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五章 乱刀下的挣扎【三更求花】

    海派迪吧。

    二楼,一轮冷月高悬,洒出的清辉,打入办公室,印在桌子前面的时候,桌子的漆面泛起的银色光泽,有种美轮美奂的味道。

    这里,就是铜锣湾负责人老五的办公室了。

    冷冷清清的,装饰的还是颇为精致的,不像是一个黑道大哥的办公室,倒是更像是一个政府官员的办公室,在右边的茶几上,放着一套紫砂茶具,看起来已经有些年头了,紫砂的面看上去光洁而温润,显然是用了许多年以后玩出来的。现在这社会,喝茶的人不少,但真正懂茶的人却是没几个,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那不过就是带着香味的水而已,好喝就行,但真正懂茶的人,喝的已经不再是简简单单的玩茶艺,喝茶水的,更多的是在品一种“道”,茶道!

    懂茶道是什么的人,才知道怎么去对待茶和茶具之间的关系,才能玩出好的茶具,毫无疑问,老五就是这样一个人,应该已经沉淀了许多年了,要不然不可能玩出那么一套光华内敛的茶具!

    今夜,又是一个无眠的夜!

    老五负手而立,站在窗前静静眺望着悠远而苍茫的天空,脸上带着一种似喜非喜,似哭非哭,很奇怪的神色,冷月的打下来的冰冷弧光印透出的是鬓角的一片雪白,那是他为三合会效力几十年,身上承载了无数沧桑的证明!

    “汉哥啊,小五对不起你!”

    过了良久,老五才怅然一叹,脸上带上了浓浓的落寞。

    这些年以来,他虽然已经独立了,成了三合会里的一方巨头,就算是年会这种级别的会议,都得算上他一份,手下打造的一个社团虽然年轻,但实力却挺强的,已经是可以和许多三合会大佬平起平坐的人物了,可严格意义上来说,他还算是李汉那边的人,因为……他是李汉带出来的,身上已经打上了李汉的烙印!

    在道上混的,“义”字很重要,不管它究竟是不是名存实亡,但明面上的工作却是十足,比如……一天是一个人的大哥,那这辈子就是这个人的大哥!

    所以,一直以来,老五都是拿李汉当自己大哥看的!

    十多年前吧,李汉要支持甘尚武上位,他毫无保留的支持,这些年更是尽力给甘尚武帮助。甘尚武喜欢来铜锣湾潇洒,他就全力服务,挑手底下最好的小妹去伺候。甘尚武是个变态,一口气也不知道玩死了他手底下多少小妹,但他都忍了,还帮着擦屁股,帮忙打理那些挂了的娘们的家人,然后抛尸大海,将一切都压了下来……

    但是老五打死也没想到,这个世道竟然变换的这么快,一转眼,他当年的所有作为,竟然今儿个把他推进了死境!

    甘尚武死了,死的挺冤枉的,一个龙头,死的时候,身边连个陪着他的亲信都没有,把大权交给了墨龙,一个恨不得宰了他的狼犊子,结果被人家算计到死,到最后砍成了一堆烂肉不说,还丢去喂了狗,连层皮都没能剩下,一家老小全都跟着遭了秧不说,据说那天晚上他的妻女是被十几个大汉给活活折磨死的,听得挺心酸的,但也没人可怜他,没辙,这就是道上混的,活着荣华富贵,死了不可惜,山倒了,庇护不住家人挺正常的,老五也看了太多了。

    可老五没想到的是,李汉都死了!

    李汉的死,究竟是怎么回事,其实只要是个明眼人大家都清楚,只不过被暗黑议会打怕了,谁也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儿上闹事!说实话,老五也没想过要给李汉报仇,出来混的,看的都是当下,李汉活着的时候他一声一个汉哥,安排的事情也都做了,尽了一个小弟的本分,李汉死了,他没落井下石,真的已经很够意思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害死李汉的人居然能上位!

    这么一来,问题就出来了……他可是李汉的亲信,那孟狂刀能容得了他吗?所以,那天他竭力抗争了,可无奈,一只胳膊拗不过人家一个人,到最后他输了也是正常的。

    老五已经预料到了,怕是他自己的厄运也不远了,到最后八成得落得个甘尚武和李汉的下场。所以,这些天他一直都在挣扎,在寻找自己的前路!

    篡权者当道,他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最终,一切都化作了沉沉一叹!

    ……

    “嘭!”

    一声沉闷的响动过后,门忽然被人撞开了!

    老五被惊醒了,回头一看,却见是他的亲信云飞,只是,云飞的状态却并不怎么好!

    浑身是血!

    肋下挨了一刀,深可见骨,肚子都被哗啦开了,场子流出来好几根,脸上到处是血,手里拄着一把沾了血的大砍刀,整个人半靠在门口。

    在其身后,跟着四五个满身是血,但却没负伤的汉子,全都是他的亲信当下,老五就面色大变,不禁问道:“怎么了你?!”

    说着,飞快走过去将云飞扶了起来,让几个亲信进来后,一下子关上了门,他算是看出来了,他妈的情况不太对啊!

    云飞面如金纸,大口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说道:“五……五哥,他们……他们来了!”

    “他们?!”

    老五面色一变,想到了什么,脸色白了一下,随即问道:“他们究竟是谁?!”

    云飞却是在说不出话来了,负伤实在是太重了,估计活不了多久了!

    另一名黑衣汉子开口了,直说了四个字:“暗黑议会!”

    老五瞳孔几句收缩,打死他也没想到,暗黑议会竟然第一个找上的居然是他!当即问道:“来了多少人,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那汉子低头苦笑,似乎是心情低落,不想多说,所以话简洁的够可以:“您走吧,趁现在还来得及,兄弟们护着您杀出去!”

    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也知道,情况肯定不容乐观,八成让人绝望,要不然这几个亲信不会说让他赶紧走的话!

    又一人开口了,相比之下,倒是镇定很多,话也多了些:“五哥,暗黑议会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现在兄弟们已经顶不住了,死了**成,我们几个也是看情况不对劲儿了,所以才上来赶紧通知您的。他们的人,嘴里高呼着‘活捉三合会老五’,分明是冲着您来的啊!五哥,赶紧走吧,落到那群人手里,生不如死!”

    老五咬了咬牙,点头答应下下来,就要往起服云飞,却不料被云飞一把推开了!

    “五哥……你走吧,你和几个兄弟……走吧!”

    云飞强提着一口气,一字一顿的说道:“谢谢您还能惦记着兄弟,但我这鬼样子哪里还能走的了啊!你快走吧,走窗口,下面已经完全被堵死了。”

    没有太多话,但却很真挚!

    老五眼睛有点儿红,但也不过多纠缠,直接就答应下来。

    这种时候,还是留着命要紧!不是不讲情义,而是地下世界就这样!当生机送过来的时候,不果决一点儿,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