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三章 杀伐,此刻开始【一更求花】

    半岛酒店。

    当叶无双回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此刻正在大厅里等待,一件叶无双登时就站了起来。

    “魁,怎么样?”

    索罗斯·门罗率先问道:“我们是不是该动手了?”

    “可以!”

    叶无双点了点头,道:“看的出来,那些三合会的高层对孟狂刀的不满正在积压当中,咱们确实该给他们点儿惊喜了!”

    说这话的时候,叶无双嘴角含笑,吩咐道:“九纹龙、墨龙、张志浩!你们三人,今天晚上开始挑场子!”

    语落,不在多言,转身离去,态度诡异的很。

    似乎,自从进入香港以来,他的态度就一直如此,缄默寡言,很少说话,但每次开口,都意味着将掀起一场可怕的杀劫!

    铁卫、索罗斯等人全都跟在叶无双身边许多年了,对这个老大自然是非常了解,极清楚沉默中的叶无双最是可怕,不言不语中的他,每一次胸中都酝酿着冷冽的杀机,要嘛不说话,要说话,那就是杀人的命令!他们知道,叶无双八成还没有从从101医院袭击事件当中走出来,其实想想也是,他没出世的孩子和老婆差点儿遭劫,父亲更是卧床不起,三合会可能是个跳梁小丑,但给他造成的损失却非常大,铁卫都差点儿栽了一个,还是一直以来都与他最亲近的北极熊……

    这叫他怎能不怒!?

    八成早已是怒发冲冠!

    可因为香港的形势复杂,所以一直都在隐忍,越隐忍,整个人也就愈发的沉默了起来,杀机愈发炽烈!

    他的心里……还是没有放下那件事情啊!

    几人相互对视一眼,都没多说什么,叹了口气,便去准备了,他们有预感,在未来的几天内,香港怕是要变成一汪血海了!

    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不动如山,侵略如火!

    说的,就是叶无双的风格,一旦发动进攻,不要命是断然不会松口的。

    ……

    一日无话,十几个小时就在这诡异的宁静里一晃而过。

    午夜,十二点。

    当夜幕降临在香港这块浮华之地时,人们的夜生活总算开始上演。

    铜锣湾,出了名的红灯区,在香港回归之前,就已经是社团成员活动最为频繁猖獗的地方,有许多绝对算不得干净的行业全都在这个地方展开,几乎是一条龙服务。一到晚上,车如流水马如龙,繁华到了极点,随处可见这繁华大都市里的红男绿女在疯狂,管你是什么人,只要来了这里的夜店、洗浴场所什么的,那就是放松来了!可能平日间过的挺小资的一个白领在这儿就是看上了一个民工,麻袋包扛的多了,运动量大,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还是肌肉,往床上一趟,那不消魂了去了么?也可能一个白日间挺有绅士风度的男人,一来这里就立马变成野兽派了,就是喜欢套路多、够野的小太妹,谁能管得着?

    反正,这个世道本来就挺虚伪的,天一黑,大家把装出来的模样一收敛,爱咋咋地,也算是难得放松一回了!

    于是,这片地方时三教九流,贩夫走卒的都有,都市的魅力,或许也仅止于此了!想当初,三合会老大甘尚武不就很喜欢这个地方么?就因为,越是混乱的地方,人也就越容易露出本来的面目,压抑的太久,难得做回“狂野版”的自己,也算是一种放松。反正甘尚武就是这样的,在家里,是个好丈夫,好父亲,在手下面前,是个将为人处世之道吃透了七八分的平易近人的龙头,可一到这地方,那就立即撕去了所有的伪装,在那些浴池小妹的身上尽情宣泄着积压下来的压力,每隔三五天,必然来一次,因为在这种地方,他不用装!

    这,就是所谓红灯区的魅力所在了。

    海派迪吧。

    说是迪吧,其实是个慢摇吧,很有欧洲地中海那边慢摇吧或者酒吧的风格。

    此时,正式夜生活最为热闹的时候,因此,整个慢摇吧里几乎是满员。正中央的舞台上,一支摇滚乐队正在奏演着一支beyonce的主打歌曲《listen》,主场歌手是个颇为狂野的女人,正用她那有些嘶哑,但却颇为高亢的声音唱着。

    台下,一对对男女手中端着酒杯,小幅度的扭动着肢体,在红色灯光下,显得有些颓废,给人一种纸醉金迷之感。

    慢摇吧门外,左右各守着一名穿着黑西服的三合会成员,因为现在已经是接近午夜十二点了,该入场的人都已经入场,因此,这门口倒是显得稀稀落落,清冷的可恶!

    其中一个汉子百无聊赖下,四下忘了一眼,便推了推身边另一人的肩膀,道:“嗨,兄弟,你帮忙在这里看着点儿,我去抽根烟去。”

    “你这老烟瘾……”

    那汉子笑了起来,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但却没有拒绝,道:“你去吧,反正也不是忙的时候,我帮你看着就是了!”

    “谢了兄弟,改天请你喝酒!”

    这汉子一咧嘴,用力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而后转身边离开了,直接窜入旁边一条黑漆漆的小巷子里,也没看周围环境,从怀中摸出一根万宝路叼在嘴上,掏出个zippo打火机,“啪”的大招后,借着火光,才看见身边居然站了个阴沉沉的年轻人,从始至终,对方竟然一点儿声响都没弄出来!

    这汉子也算是个老江湖,当时就感觉到了不对,抬头挤出一丝笑容,道:“兄弟,你呆着,哥们先走!”

    说着,转身就想离开,可哪里有机会啊?

    一道雪光一闪而没,一柄唐刀“噗”的一下就将其捅了个对穿,黑血自血槽里“嗖嗖”直冒。

    “找死。”

    年轻男子拔出了刀,看了眼已经倒地身亡的尸体,淡淡道:“兄弟们,都出来吧,可以干活了!”

    语落时,一大片黑黢黢的身影在其身后闪动……

    全是人!

    这条黑漆漆的小巷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埋伏了这么多的人!看那样子,应该至少都不下五百!

    而那年轻男子则径自提着那把还在滴血的唐刀走了出去,一直到走出小巷子的时候,借着昏黄的灯光才依稀看清,这是个身材修长的年轻男子,相貌颇为英俊,只是身上杀气太重了些,因此多多少少有些阴沉沉的,左手拿着一个狼皮刀鞘,右手提着一把刀。

    这年轻人,不是墨龙又是谁?

    不远处的慢摇吧门口,六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倚在门口了,在其脚边,是一具脖子被割断,现在还在喷血的尸首,此刻正拿着手巾在擦拭着一把沾满血腥的斩马刀,一见墨龙领着人过来了,便也站直了身子,喊道:“龙哥。”

    墨龙点了点头,看了眼那招牌,轻声问道:“兄弟们都开始了么?”

    “已经开始了。”

    六子道:“咱们主要负责清理铜锣湾和新界两个地方,兄弟们都已经埋伏在了事前指点地点,现在应该动手了。”

    “嗯。”

    墨龙道:“这家慢摇吧是铜锣湾扛把子老五的老巢,里面人应该不少,兄弟们进去了可劲儿杀,一个不留!”

    说罢,自己率先迈步走了进去!

    在其身后,密密麻麻的全是穿着黑衣,带着白口罩,手提斩马刀云天会武士!

    而且……还有更多的人从十里长街的各个犄角旮旯里走出来,身上带着黑暗的气息,宛如鬼魅!

    此刻,正迂回着要将这慢摇吧包围起来。

    今夜,注定不会很平静。

    (哎、、其实这一段准备了很多章节的,不过因为禁的太狠了。、没法写、、兄弟们懂得!所以,老楚只能在埋完伏笔的情况下尽早写完这段了!这一段完了,本卷真正的精彩的节目就上演了、、!唉……这给老楚禁的,都无语了。。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