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零二章 战斗吧,少年

    孟狂刀的面色愈发冰冷了,眸中闪动着莫名其妙的情绪,似乎是在犹豫,似乎是在迟疑,似乎又是在发狠,总之,复杂到了极点。

    叶无双静静看着孟狂刀,忽然笑着问道:“你想杀我?”

    “嗯!”

    孟狂刀的回答同样直接的够可以,几乎是眼都不眨的盯着叶无双,坦然道:“我不知道为什么你有无数次杀我的机会,到最后却全都放弃了,但是,这样的机会放到我手上,我是不可能不珍惜的,只要杀了你,一切都好说了!”

    “就想他当初做的一样么?可惜,到最后他还是没能留下我。”

    叶无双笑眯眯的看了雪狐一眼,看的雪狐心惊肉跳的,饶是他修心养性十多年,这个时候也有些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不过所幸叶无双没有在这个上面过多纠缠什么,仅仅是看了他一眼,就直接挪开了目光,微微眯着眼睛睨着孟狂刀,看似不经意的问道:“那么,你觉得有多大的机会留下我呢?”

    “五成!”

    孟狂刀沉声道:“至少五成的几率,只要能留下你,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值得!”

    “看来我还挺值钱,不过亲爱的,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是在做梦,做一场根本不可能实现的白日大梦,因为你根本一点儿机会都没有,哪怕只是一丁点儿!”

    叶无双从始至终都很平静,似乎不是在讨论自己的生死的一样,淡淡道:“这事情,放在一个月以前,没准儿我还真没勇气进来,但是自从与十八铜人一战后,险死还生经历了太多,现在再看你们,土鸡瓦狗而已!少年,告诉我,你想怎么留下我?就凭他?!”

    叶无双伸出食指指向孟狂刀身后那黑衣汉子,道:“我可以直接告诉你,他在我手里走不过三个回合就得尸横当场,血溅七步!”

    然后,叶无双又指向老瘸子,道:“还是说,你想靠这个老瘸子?呵呵……右手使得一把快刀,打遍华夏地下世界无敌手,狗皮而已!我劝你还是少看一些身残志坚,坚持不坠就能成功的励志片吧!你右手玩的那一把刀确实挺不错,但改变不了的是你是个瘸子的事实,你是个残废,所以就别太高看自己了,一个瘸子就算把手上的功夫练的再牛比也没用,作为一个武者这是最致命的地方!十多年前,你败在了你那条腿上,在我手里撑过百招后,留下一条辫子逃了。现在,你和我差距实在太大了,最多十个回合,你死无葬身之地!”

    那老瘸子脸皮子抽了抽,好悬没直接爆发了。

    而叶无双根本没看他一眼,又指向了雪狐,冷笑道:“至于你……倒还真的挺难缠的,太极拳的大宗师,若是放在一个月以前,我和你对上,就算能赢到最后估计也不知道得费多大功夫。但是现在,最多五十招,五十招之内,不取你头颅,叶某人自绝于此!”

    于是,可笑的一幕就出现了。

    一个明明是身在敌窝里的男人,居然跟个主宰一样,指着一大群人的鼻子一个个的评价,每一个被点到的人,几乎全都被批了个狗血淋头,几乎是从头批到脚,批的体无完肤,就差没直接质疑人家在做男人这方面的能力了。

    到最后,叶无双目光一收,似笑非笑的看着孟狂刀,道:“综上所述,你身边的人全都是一群不折不扣的窝囊废,就算群起而攻,到最后我仍然能毫发无损的离开,可是这所岁月沉淀了百多年的大院,怕是要被鲜血染红了!请问,你凭什么留下我!”

    不错,叶无双就是有这个自信!

    和十八铜人一战,在逆境中突破极限,他的血脉苏醒的很彻底,起来后虽然虚弱了一段时间,可恢复以后,变得比从前更加可怕了!所以,他才敢来这里!

    孟狂刀无言以对。

    “好了,不说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了。”

    雪狐开口了,笑眯眯的坐在凳子上,对叶无双对他的狠批一点儿都不在意似的,只是淡淡道:“喝点儿茶,其实更好。”

    “正合我意!”

    叶无双大笑一声,直接坐到了一条椅子上,拣出一个没人用过的紫砂杯,由雪狐给自己倒满茶,便美滋滋的喝了一口,当即赞道:“不错,八十年陈的普洱,现在全国怕是也没剩下几斤了,好东西!”

    “那就多喝点。”

    雪狐笑了笑,水汽袅袅,朦胧了他的容颜,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忽然问道:“叶无双,现在你总该可以告诉我,你这一次来的目的是什么了吧?”

    这么问,自是意有所指,他可不相信叶无双会没有目的的来这里!

    “当然是为了恶心你们了!”

    叶无双大大咧咧的说了一句。

    “恶心我们?”

    “对啊,恶心你们!”

    叶无双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道:“他妈的,本来打算趁着你们在这里闹上一家伙的,结果等我的人一探查以后,才发现你个老家伙太他妈的狠了,居然在这这周围布置了那么多人,没辙啊!打是不能打了,不过就这么让你们舒舒服服的把仪式进行完了,我估计今天晚上我就睡不着了,所以……”

    雪狐脸绿了一下……

    这他妈得多无聊的人才能做出这种事情啊?!

    可叶无双就是做了,而且弄的他们手忙脚乱的!

    “你过了!”

    孟狂刀面色阴沉沉的,道:“要战,你就战,我孟狂刀要是怕你,就是狗娘养的!但我们正在祭拜先人,你这么做简直就是在侮辱死去的人!”

    “扯淡!”

    叶无双冷笑一声,道:“实话跟你们说了吧,你们三合会的那几位祖宗,我叶某人也是颇为敬佩,如果我真有意思亵渎那几个人,早就让狙击手把他们的灵位都打掉了,而不是打那个盘子!”

    说着,叶无双凑到了孟狂刀面前,几乎快贴住对方的脸了,这才冷笑道:“今儿个我来这里,说白了其实就是想提醒你孟狂刀一下,你不过是个拿不光彩手段上位的龙头,也就别指着能有一个体面地上位仪式,老子不允许你有这么个体面地上位仪式,让你下面那些人永远记住,你他妈不过是个拿不光彩的手段上位的家伙!”

    这才是你来的目的吧?不过就是想让那些三合会下面的大佬记住孟狂刀是如何上位的?

    简直就是在挑拨啊!

    雪狐苦笑一声,不过没多说什么。

    说完后,不顾周围的怒目,站起身来理了理衣服,道:“让你活着,自然有让你活着的理由,因为我现在还需要你活着,一条疯狗,咬的可不只是外人,连自家人也咬的!好了,茶我就不喝了,先走了,顺便告诉你们一声,咱们之间的游戏该开始了!战斗吧,少年,让我看看你能走多远,别早早就让我捏死了,那游戏也就没意思了!”

    语落,扬长而去!

    只剩孟狂刀一人面色阴沉的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