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章 捣乱的人【一更求花】

    有刺客!

    而且绝对是个极度可怕的刺客,最起码在玩狙击枪远程射杀这方面,估计是无人能及,毫无征兆的就是一枪射杀了过来,不杀人,专门瞅着那老者手中的盘子在打,其难度,甚至远远超过将人射杀,无论是时机的把握,还是对周围环境的控制,都达到了一种非常可怕的境地!

    最起码,在整个三合会内部,根本没有这样的狙击手!

    就连孟狂刀都被吓了一大跳,手一哆嗦,整个人差点儿没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没有体会过于死亡擦肩而过的味道,永远无法明白那究竟是个什么滋味!就在方才那一瞬间,他甚至清晰的感觉到了那颗弹头上携带着的热量,到现在都是浑身上下直冒寒气,整个人都彻底呆了,有些不敢置信的抹了把脸上的水珠,瞳孔急剧收缩,到了现在,才感觉腿部在发软!

    他怕了!

    不错,就连孟狂刀他自己都非常清楚,自己怕了!原以为自从自己的妻子和未出世的孩子去世以后,他已经无所畏惧了,可当死亡真正降临在其头上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的怕了!完全是生物一种趋吉避凶的本能,或者是,直到临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原来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还很眷恋这偌大的红尘!

    “趴下!”

    也不知道谁吼了一嗓子,至此,整个院子里的人才总算反应了过来!

    “都别叫唤!”

    雪狐一步踏出,不在继续冷眼旁观了,一开口,顿时让许多人不由自主的听了下来,这才朗声道:“暗中的人已经摆明了不会杀你们了,你们一个个的倒是慌个什么劲儿?若人家想杀你们,早在刚才开枪的时候咱们当中就有人倒下了!都给我安静点儿,老祖宗的牌位还在这里摆着呢,别一个个的如丧家之犬一样,堕了那些前辈的威名!”

    乱,就这样定格了下来。

    只不过人们脸上的神色并不是很好看罢了。

    孟狂刀这个时候才总算反应了过来,再看雪狐的时候,觉着有些惭愧,自己确实不如这个老者,那份沉淀了好几十年的淡然和底气不是自己能学得了的,哪怕是装都没法装!略一沉默后,便迈步到雪狐身边,低声道:“是……他来了么?”

    “应该是吧。”

    雪狐嘴角洋溢起一丝笑容,轻声道:“除了他,大概也再没别人如此行事了,而且,暗黑议会最擅长的事情不就是这个吗?若是在狙击手方面说起来的话,怕是提出狙击手这个概念的国家都未必能比的上暗黑议会,他们的狙击手,可以说是最精锐的,在刺杀方面的见地和理解,也无人能与他们相媲美。”

    孟狂刀默然,面色仍然有些发白,低声道:“那个狙击手刚才本可以一枪射杀我的。”

    雪狐没说话。

    孟狂刀面色很不好看,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面色愈发的苍白了起来:“而且,在此之前,他有很多次可以杀了我的机会。”

    “不错,你的一切行动看起来毫无破绽,可叶无双如果真想杀你,确实不费力气,只要他自己亲自前来,大概可以很轻松的取下你的头颅。”

    雪狐说话时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孟狂刀留,很直接,直接的让人都有些难以接受,说话的时候还睨了孟狂刀身边个一直都跟个影子似得男人一眼,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就你身边这些个小猫小狗,根本没办法顶住暗黑议会尖端力量的刺杀,甚至是……一个照面就得被秒杀!

    这一眼,真的挺刻薄的!

    饶是孟狂刀身边那黑衣汉子好脾气,也差点儿炸窝了,一步上前,想给这个老家伙来点儿教训,却不料那个老瘸子又无声无息的挡在了前面,手里提着一把狭长锃亮的刀,上面寒芒四射,有一种极其慑人的气机,很显然是一把杀人无数的刀。

    顿时,那黑衣汉子就有些犹豫了起来,这个老瘸子在道上的名头可是响当当的,人们只要说起洪门雪狐,就一定会提到雪狐身边跟着的那个单手玩快刀的老瘸子,据说从出道至今,从来没人能在其手下走过三招以上,最多三招,必然能一刀捅穿对方的胸膛。当年在雪狐平内蒙古的时候,内蒙古地下世界大枭、号称西北天狼的是卫强弓,一个据说个人武力极其强悍,又正直年轻力壮的强人,在其手下都没能走过三招,而且,第三招的时候就将其头颅给割了下来,也就渐渐的打出了这个老瘸子的无敌威名,似乎到现在还没有听说过什么败绩呢。唯独有一次挺不光彩的过往,大概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在那场南北大战中,在长江中上游一带,雪狐被政府的部队击败,老瘸子自己留下来掩护雪狐撤退,要做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猛男,结果过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拖着一条瘸腿一溜烟追上了已经离开的雪狐,身边带着的百名骁勇早不知道哪儿去了,他自己的辫子都不见了,挺狼狈的。只不过那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是无人知晓,没辙,洪门的口风很严实,根本无法打听到什么。因此,到现在都不能确定老瘸子那次是不是败了,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一次老瘸子一定碰上了一个扎手的很茬子,被整的挺狼狈的。

    但不可否认,这个满遗,不是个一般人!

    对上这么个人,那黑衣汉子一时间也心里没底了,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冲上去,进退不能,挺尴尬的。

    “好了,雪狐前辈不过是说了句实话而已,你激动个什么?”

    好在这个时候孟狂刀开口了,化解了这黑衣汉子的尴尬,随后将目光投向雪狐,道:“您说……他为什么不杀我?”

    “或许是猫吃老鼠,总得戏弄够了才下嘴,或许是留着你有用,谁知道呢?那个年轻人的城府太深,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剑走偏锋,又阴险卑鄙,又奸邪诡诈,算是个人间的大奸、巨奸之人,他的想法,我反正是看不透。”

    雪狐撇了撇嘴,略一沉默,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现在就在这附近!”

    说着,大踏步走到一边的桌子前面,铺开了一张本来是用来烧的黄纸,而后捻起一边的毛笔,蘸了蘸砚台里的朱墨,刷刷刷在上面写下一连串极有功力的大字,笔走龙蛇,力透纸背,光是一个方块字上面,就表现出了一种莫大的霸气,没有很深的修养和功力,可写不出这样的一手好字,若是让只能写一手歪歪斜斜的小学生字体的叶无双看见,八成得直接羞愧死在那里!

    而后,雪狐一把提起黄纸,递给身边一名自己带来的洪门子弟,道:“你去把这个裱起来,然后找个空旷的地方插在地上!”

    言罢,顿时大笑了起来:“我敢保证,不出十分钟,叶无双必到!”

    孟狂刀满脑门子疑惑,有些弄不明白雪狐究竟在搞什么飞机,不过也没有多问,那行字他是看见了,只有一句话——叶姓小友,老夫左某在此,京华一别,良久未见,甚是想念,烦劳前来一叙!

    只是……就因为这么一句话叶无双就会来?

    这里,可是守着无数的三合会勇士啊!叶无双他他妈敢来?

    孟狂刀有些不相信,总觉得雪狐在故弄玄虚,叶无双完全没必要来这种险地的,若是换了他自己,他是肯定不会来的。若真来,他还真得说个服字!

    (总算是改完了,看在俺改的想吐的份儿上,求几朵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