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九十七章 闭门而战【二更求花】

    第二日。

    当早上香港的海防官兵进入岗位之时,惊讶的发现,在海防边境线上,那群可恶的“海盗”居然消失的一干二净!

    不错,就是消失了!

    那些连日来,一直逡巡于国门之外的暗黑议会的舰只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跟凭空蒸发了一样。蔚蓝的大海上一望无际,再也没有那些钢铁怪兽横在海面上阻挡视线的可怕景象了。

    当下,这则消息就一层接着一层上报了上去,直达香港特首邹浩然的办公室!

    当秘书将文件送到了邹浩然的办公室的时候,却见这位香港特首已经坐在办公室里了,形容枯槁,头发乱糟糟的,就跟鸟窝似的,一双眼睛赤红无比,一看就是熬夜了,但手上的速度却非常快,手捏钢笔,飞快在纸上写下一连串的连笔字,力透纸背,字里行间透发着一股铿锵之意,很难想象,这般浑圆飘逸,却铿锵有力的字,竟然是出自一个书生之手,也不知道那嗜战的气息是从何培养的。

    秘书虽然在邹浩然身边呆的时间短,但也知道这位新任特首的脾气——打断他手头正在做的工作,会引来怒火的!

    因此,并没有说话,一直都是安安静静呆在一边,一直等到邹浩然收笔的时候,才递上文件,说道:“特首,一直都飘香港外围的那些战舰,昨夜无故消失!”

    “无故消失?!”

    邹浩然笑了,似乎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一样,没露出半点儿意外的神色,只是莫名其妙的说道:“或许是他们厌倦了海上那可恶的咸腥味,也可能是因为他们在海上呆的太久了,船员得了坏血病无法继续下去了,又或者是他们只是单纯的想到陆地上尝点儿新鲜的东西,谁知道呢?就别管他们了,只要没有大举进攻,犯我海疆就好了,过问那么多干什么?人家想去哪儿,那是人家自己的自由!”

    说完后,一挥手,将桌上的文件递给了那秘书,淡淡道:“你来的正好,我这里正好起草了一份文件需要下达,你就去办这件事情吧,迅速执行下去,立刻!马上!”

    说着,看了眼手腕上的表,道:“在上午九点的时候,我希望看到结果!”

    那秘书有些疑惑的问道:“难道不需要讨论吗?”

    “不需要!一切都是为了公民着想,无任何恶意,开会讨论个什么?立刻去执行!”

    邹浩然皱起了眉,同时也加重了语气:“李秘书,记住你的职责,你仅仅是我的助手而已,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别老是过问一些不在你职权范围内的事情,甚至是来建议我,我在做什么自己心里很清楚,明白吗?!”

    李秘书浑身一哆嗦,不敢说话了,接过文件飞快退了出去。对于那文件,只是无意间瞟了一眼,只看到了一个大标题——关于治安混乱,为游客人生安全着想,即日起,关闭海关,整饬治安!

    关闭香港?

    李秘书好悬没被吓尿了,看都没敢再看这文件一眼,连手都在哆嗦,只是在心里一个劲儿的怒吼——大独裁者!他妈的这么大的事情竟然不进行讨论直接执行?!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说,作为多年服侍在特首身边的老人,他在某方面的嗅觉可不是一般的敏锐,隐约之间,似乎已经嗅到了香港上空弥漫的那不同寻常的味道,那是……硝烟的味道!

    大劫将至啊!

    在这种狂澜面前,李秘书非常清楚他这么一个小小的公务员应该去做些什么,否则,根本没有丝毫自保的力量!

    ……

    香港,浅水湾。

    位于香港岛南部,景色优美,是香港最具代表性的美丽海湾。这里沙幼水清,波平浪静,作为香港最高档的住宅区而闻名于世。浅水湾是人们休闲度假的好去处,又是情侣们“拍拖”的首选之地。

    同时,这里也算是世界上最著名的富人区之一了,与日本东京湾,美国的长岛及洛杉矶的比利弗山庄同名,房价贵的可怕,依山傍水,算是把风水占了个尽。

    浅水湾,一幢建在海边的白色别墅。

    当十点钟暖暖的阳光射入室内的时候,雪狐终于起床了,坐在餐厅里一边看报纸,一边喝茶,倒也惬意!

    这就是雪狐在香港度过的第一个晚上,是他在这里购置的别墅中过的,还算安逸。

    “铿铿铿!”

    皮鞋坚硬的后跟敲击在地面上,发出的沉闷响动惊醒了雪狐,回头一看,见是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三十多岁的汉子后,顿时笑道:“洪四啊?呵呵,赶紧过来坐!还没吃早饭呢吧?一会儿好好尝尝吴妈做的港式早茶,很不错的,快有十年的时间没有吃到了。”

    说这些的时候,雪狐眼中闪烁着浓浓的缅怀之色,似乎是对自己峥嵘一生的一种悼念。上一次,他来这香港的时候,还是十多年前的时候,南北大战因政府的插手而草草收尾,图谋华夏的梦被一只不可抗拒的举手搅得粉碎,他自己也成了丧家之犬,被满世界追杀,无奈之下,只能辗转入港,只领着身边的八位悍将在这香港隐姓埋名过了将近一年多的时间,才总算在风声过后回到了大陆。

    这幢别墅,就是在那个时候买下的,吴妈,也是在那个时候请的,岁月无情,而今一转眼的功夫,十数年的时间就这么无知无觉的过去了。

    吴妈是个五十多岁慈祥的女人,带着常年生活在海边的人身上特有的面貌特征,颧骨较高,眼窝相对于北方人来说要深一些,笑的非常淳朴,在雪狐说话的时候,就已经系着围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将一盘很有香港特色的早茶放到桌上后,便径自离开了。

    较之而言,洪四则多多少少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四下观望,一直到确定吴妈已经走进厨房的时候,才压低声音飞快说道:“魁,大事不好了!”

    雪狐一挑白眉,话不多,就一句:“慌什么?吃早茶!”

    洪四要说什么,却见雪狐白眉已经立了起来,重复了一遍:“吃早茶!”

    洪四苦笑连连,知道雪狐是在怪他太过慌张,落了洪门的威名,也不敢在说什么了,苦笑着埋头吃了起来,下嘴非常快,好悬没被噎死,简直就是狼吞虎咽般的飞快消灭掉了盘里的早茶后,才抬头道:“魁,就在今天早上,香港特首起草了一份封闭海关的文件,已经执行了下来,执行的速度非常快,让人始料不及,现在,海关已经封闭,包括大陆在内,所有人都不得进入,现在的香港……是只能出去,不能进来了啊!”

    “什么?!”

    雪狐的白眉飞速颤抖了几下,差点儿直接站了起来,不过很快就压住了脾气,他当然知道这对他意味着什么!但仍然很淡定,只是冷笑道:“好个阴损歹毒的叶无双,竟然联合邹浩然做出关闭海关这等事情!呵……他们是要将我围杀于香港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