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九十五章 孟狂刀上位!【三更求花】

    他是谁?!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几乎是现在所有人脑子里的疑问,一时之间,方才还吵吵闹闹的会议室竟然诡异的安静了下来,安静的可怕,几乎是落针可闻!

    每一个人,对这个老者都充满了疑问!

    要知道,现在的太平山顶,几乎是布满了三合会的人,每一片灌木丛、每一条小路上,全部都是他们的人,再加上地形的原因,可以说是易守难攻,要想打上来,岂止一个简简单单的难字能形容的了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敢如此大摇大摆的坐在这里的原因,他们有这个自信!只要不是冲动飞机大炮什么的,不是在第一时间就攻入这里,他们有足够的时间从容离去!

    可这个老人,带着这么多的人,是如何上来的?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老人,一是好奇,二是这个老人未免也太过瞩目了些!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有那么许多人,轻轻往那里一站,就是一座丰碑,一座不朽的丰碑,哪怕不言不语,躲在角落里,也注定会吸引无数人的目光。

    “唉,你终于还是来了。”

    罗继忠叹了口气,在第一时间认出了老人,轻声道:“洪门雪狐,大名如雷贯耳!”

    洪门雪狐!

    轻轻四字,说出的是地下世界一个永垂不朽的传奇!哪怕是香港的三合会,对其名字都是如雷贯耳!

    没办法,这是地下世界一座永恒不朽的丰碑,谁也没法否认这个老人波澜壮阔而传奇的一生,在场的许多大佬里,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听着这个老人的故事长大的,对其名字早就是如雷贯耳,此时,罗继忠道出老人的名字时,顿时面色大变!

    雪狐二字,压塌华夏地下世界,是继上个世纪前叶华夏地下世界昙花一现的强大过后,再次出现的一位可怕人物,留过学,上过战场,几乎是从朝鲜战争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见识过子弹在头皮上飘,裤裆里跑手榴弹的场面,也尝试过跟下雨似的炮弹的轰炸,脚下踩着累累尸骨回国后因为父亲身死,悍然走入地下世界,将洪门经营的可怕而强大,在二十多年前更是挑起一场南北大战,麾下有东北壮汉,三晋儿郎,山东豪杰,叩关而战,打过长江,饮马秦淮河,如果不是政府在最后关头插手的话,就差一点儿把青帮给灭了,一统华夏地下世界!

    这么一个人物,谁他娘的没听过?简直就是一座活着的丰碑,行走于人世间的传奇!

    想不到……这个老人,竟然南下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不说话了,陷入了沉思,显然没有一个是傻子,在瞬息之间想到了很多。

    “过誉了。”

    雪狐颔首而笑,随即将目光投向孟狂刀,笑道:“你很不错,一颗无敌心敢向天狂,竟然倒是把我老人家给教育了一番,引人深思!呵呵,我倒是忽然觉得,你和叶无双从某方面来说很相似,很好奇,接下来这香港,究竟会发生怎样的趣事!”

    孟狂刀闻言站了起来,顿时微微眯起了眼睛,问道:“您和叶无双认识?”

    “有一段缘。”

    雪狐笑了笑,对于一个生死大敌,仍然能说出有一段缘,却没有咬牙切齿,保持着一颗平常心,淡然到了极点,可见其心胸豁达,缓缓道:“曾经卖给过他两根糖人,一根五毛,赚过他一块钱。也曾经在许四友那里与他匆匆一见,喝了一泡好茶,论了一些不足为奇的道,然后又在京华与他切磋过一场,只不过老夫终究还是不敌那年轻人的心机和毒辣,竟是输了,一时看不开,气的大病了一场,不过总算是倔强的不想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走了,居然奇迹般的活了下来,拖着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残身,寻他寻到了香港。”

    一切,都说的是淡然到了极点!

    可却不难听出这二人之间的恩怨过节,简直是复杂到了极点。认识之初,差点儿做了朋友,最后却又因为立场的原因不得不走上对立,弄的是两个里面只能活着一个,天下虽大,却根本无法在同一片蓝天之下,放下这么两个人,当中种种,也确实是挺复杂的,命运无常,对人的捉弄,不外如是。

    孟狂刀点了点头,笑道:“那看来你倒是与他还算不错,我也曾与他见过一面,就在那秦淮河畔,乌衣巷子里,却差点儿被他拔刀杀了。”

    两人相似,非常诡异的同时大笑了起来。

    可这会议室里的诸多大佬却并没有那么平静了,一个个的眼神深邃,想到了许多。

    早在刚才,罗继忠就曾有言在先——孟狂刀有底牌,一张他罗继忠无法拒绝的底牌,一张三合会无法拒绝的底牌!

    事情发展到现在,若再不知道这张底牌究竟是什么,他们就真的可以一头碰死了!

    这个家伙……竟然得到了洪门雪狐的支持啊!

    而且,罗继忠更是支持他!

    这是两张大到他们所有人都没办法反抗的牌啊!简直就可以直接秒杀掉他们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这种情绪上的微妙变化,孟狂刀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结束了与雪狐的闲聊,缓缓走回那个从前甘尚武站着指点江山的位置,轻轻抚摸了一把特质的酸枣木椅子,笑道:“诸位,我已经留给你们足够的考虑时间了,现在,你们可以告诉你们的选择了吗?”

    还有的选择吗?

    在场的许多大佬全都苦笑了起来,形势已经很明白了,不支持孟狂刀,今儿个不被乱刀砍死在这里,三合会也没他们的立足之地了,赶明儿就得带着手下的兄弟独自求生去,现在香港风起云涌,暗黑议会压境,他们独自领着一批人飘荡在外面,就跟个孤魂野鬼似的,该走向何方?是能扛得住暗黑议会的进攻?还是能顶得住孟狂刀因为嫉恨从背后捅来的黑刀子?说的直白点儿,留给他们的路,只有通往地狱的黄泉路!

    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苦笑一声,站起来道:“我支持孟狂刀成为龙头!”

    一个很好的开头!

    孟狂刀嘴角带着笑容,食指轻轻扣着桌面,很有节奏。

    有人带头了就好说,许多大佬纷纷跟着表态,有个台阶能顺着下,不下的人是傻x!唯独剩下老五一个人不尴不尬的坐在那里,他刚才可是往死里得罪的孟狂刀啊,这个时候又要改口,让他情何以堪?

    孟狂刀将目光投向老五,笑眯眯的问道:“五爷,你呢?”

    老五没说话。

    孟狂刀身后那个跟条影子一样的黑衣人一步踏出,这次,孟狂刀没拉!

    “够了!”

    一声轻喝,打断了那黑衣人的动作,却是罗继忠开口了,将目光投向老五,叹道:“小五,表个态吧,识时务者为俊杰,顺应时势而改变自己的主意,不丢人,在场的各位兄弟没人会多说什么!”

    一条台阶,已经铺开!

    老五沉吟了一下,终究是觉得自己的身家性命似乎比面子更重要一些,有些迟疑的点了点头,道:“我支持!”

    “哈哈!”

    老五语落时,孟狂刀登时就放声大笑了起来,笑的很疯狂,也很嚣张,不可一世!

    成了!

    他已经成为了三合会的龙头,几乎是全票通过!除了……李汉!不过,李汉也没那个投票的机会了!

    一口气压抑了十多年,如今总算吐出来了,孟狂刀自然高兴,一挥手,喝道:“所有人都听着,今晚回去,就清点人数和财产,集中到一起,由我全权调动,对抗暗黑议会!这是,我的第一条命令!”

    说完,又是一阵大笑。

    ……

    会议室里各有所思的大佬们丝毫没注意到,在一切落下之后,他们窗外的灌木丛中,一道黑影一闪而逝。

    ……

    (基础更整完了,继续修改去,唉,这是一项庞大的工作,每一个细节都修改,兄弟们有时间也不妨帮帮俺,在群里把章节名字发出来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