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九十四章 洪门雪狐,南下!【二更求花】

    “好胆!”

    老五一声暴喝,怒目圆睁,冷笑连连,道:“一个才刚刚进了社团十多年的小崽子,心思倒是挺大,竟然想坐上那个位置,你倒是说说,你究竟有什么资格?!”

    “既然敢坐在这里,就自然有那个资格,要不然,还不得被在座各位大佬镇压?”

    孟狂刀脸上涌现出一抹嘲讽,随即转为淡然,扫了老五一眼,似乎是在感慨,似乎是在提醒,只是幽幽道:“五爷,你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暴躁啊,狂刀没什么本事,但对这个世界上的某些定数和规则却也看的还算通透,不得不在这里提醒五爷一句——一般来说,死的最快的那个,往往都是第一个蹦出来的那个!嘿嘿,希望五爷好自为之,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最好小心点儿,多长只眼睛!现在这世道乱啊,尤其是对我们这种人来说,除了自己手底下那点儿兄弟,再谁肯保护我们?所以,睡觉的时候睁一只眼睛也是应该的,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别一觉睡下去了就再起不来了,头都被人割了去还不自觉!”

    “好一个狼崽子!”

    五爷好悬没被一句话给呛死,眼神也渐渐冷冽了下来,一字一顿问道:“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不敢。”

    孟狂刀笑了笑,道:“五爷是前辈,我哪里敢威胁您呢?就是单纯的作为一个小辈的最善意的提醒而已,毕竟您老了,现在这天下也不是你们那一代人的天下了,80后的纷纷上位,90后的异军突起,他们可都是掌握着最先进的知识,与现在这个世道接轨,手段也狠辣,有一腔子血勇之气,最富年轻力壮,敢打敢拼,拿刀上阵,从不畏死,虽然有点儿桀骜不驯,但却是一股可怕的年轻的浪潮,极具冲击力!你做为一个70后,一个小时候连饭都吃不饱、更读不上书的人怎么和他们对抗?拿什么来和他们对抗?拿您那点儿可笑的经验吗?这个世界上,最不需要的东西就是经验了,淹死的也都是会游泳的,你那点儿经验只适合用在三十年前!所以啊,我想您还是最好抛开辈分什么的,那东西真的很可笑,老狮子搏不了强壮的狼,你再牛比,那也是过去的事情了。这个世界很残酷,把丛林法则演绎的淋漓尽致,人是会吃人的啊,吃的不动声色,吃的残忍狠辣,吃的干干净净,连骨头渣子都不吐!今儿个和您说这番话,也是想告诉你,想活下去,就最好放下你那点儿可笑的偏见,好好学学年轻人的思维方式,因为这个世界,迟早是他们纵横驰骋的天下!我不会问你什么‘廉颇老矣,尚能饭否?’之类的屁话,但却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你不肯改变,那这个世界就会淘汰你,你老了……”

    从始至终,孟狂刀都很淡然,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跟训儿子似的对一个年纪比他大二十岁的人而面不改色,大有些指点江山的气度。

    可话一出口,整个会议室就炸锅了,各方大佬一个个眼中怒气狂涌,恨不得直接上去把孟狂刀活撕了。他们当中绝大部分人都是60后,70后的,孟狂刀的一番话看似在对着老五说,其实几乎是在指着他们所有人的鼻子大骂了——你们老了!

    这些大佬,哪里有不生气的理由?

    唯独罗继忠低头沉思,面露怅然之色,抬头看着孟狂刀的时候,轻声一叹,苦笑连连。心里不得不承认,那一番话确实有道理,只是人们一直都没敢想而已!

    是啊,凭什么年轻人就只能当个学徒?

    80后纷纷上位,90后异军突起!

    一句话,道出了现在的年轻人正在做的事情!

    罗继忠仔细想了想,虽然放眼当今天下,统治华夏这方土地的仍然是他们这批人,但不得不承认,他们确实已经处于被淘汰的地步了,时代的大潮正在疯狂冲击着他们这一代人!

    在华夏,总是有这么个奇怪的现象——从古至今,统治天下的全都是上了一定岁数的人,似乎,年轻人就只能给年长的端茶送水一样,造成的结果就是权力巅峰严重老龄化,守成有余,进攻不足,华夏似乎也成为了全世界上最安于现状的民族,没有丝毫侵略性可言!

    渐渐的,这成为了一种惯性思维,年轻人没钱没权,似乎成了一个定数!没人去想想——凭什么!?

    现在,孟狂刀问出来了?!凭什么!凭什么年轻人要韬光养晦三十年,等老了的时候才能上位?凭什么空有才华都不能一展所长,要不迟早得死?

    就因为老一辈有经验?可笑之极!那点儿所谓的经验是些什么东西?是好几十年前的情况中积累出来的,是对几十年前的社会的一种认知!可社会在变,他们的经验,早就已经变得可笑了,因为早就不适用了,他们在执拗的霸占着不属于他们的时代,压制着这个时代的主人!

    这个造成的结果是什么?养了那些年轻人二十年的怨气,等上位的时候,就是疯狂撕咬他们的时候!这也是许多手握重权之人为什么到老了反而得承受人生大悲的原因!因为他们霸占了不属于他们的时代,压制了那个时代的主人,可结果却挡不住时代的大潮,最终只能付出代价!这是报应!

    他们这一代人,若不能与时俱进,重整河山待后生,就得承受人生悲凉!

    就连罗继忠都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可再睁眼看看现在这个时代,现实却很清醒的告诉他,时代的大潮,挡不住!

    暗黑议会之主,一个可怕的年轻人崛起了,葬掉了多少老辈大枭的辉煌?几乎全都是抄家灭族!

    大陆,自青帮灭亡开始!纵横华夏百年的帮派,被崛起十多年的云天会和暗黑议会蚕食了个干净,只因,他们老了,忘记了自己凭什么纵横天下!

    三合会,自李汉始!因为,他在压制一个注定要引领时代的年轻人崛起,所以,全家都被丢进大海里喂了鱼!

    罗继忠苦笑连连,完全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年轻人几句话就动摇了本心!略一沉默后,苦笑着挥手制止了所有人说话,淡淡道:“好了,老五,你也坐下吧!既然大家在探讨龙头归属,那我也不妨说下我的观点吧。其实,我是支持孟狂刀做龙头的!”

    “什么?!”

    老五当时就吼了起来:“您……您怎么也支持这个小崽子?!”

    “两个原因。”

    罗继忠道:“第一,因为孟狂刀有一张我无法拒绝的底牌,三合会无法拒绝的底牌!第二,因为孟狂刀年轻,因为他了解暗黑议会,更了解暗黑议会之主那头年轻力壮的雄狮,而我们……不了解!他们这代人,才是时代的主人!”

    说辞一顿,罗继忠眼中爆出一缕精光,这个从来都是低调的呆在一边的男人这个时候终于展露出了上位几十年来养出的威压,直视老五,喝问道:“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老五被一眼盯得鸡皮疙瘩冒了一身,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看来你是答应了。”

    罗继忠缓缓闭上了眼睛,没看周围众人失望的目光,径自说道:“好了,就这样决定了,国不可一日无君,社团不可一日无首,要想抗衡暗黑议会,我们内部必须要统一,今儿个,谁要是再跳出来敢给我使什么幺蛾子,别怪罗某人不客气,行那攘外先安内之事!”

    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一时,还真不敢说话了,没人敢和现在在三合会内一枝独秀的罗继忠叫板!

    “吱呀!”

    会议室的门,在这个时候居然诡异的被推开了!

    紧接着,一阵爽朗的大笑传来,人未到,声先至:“好一个三合会罗继忠,察实事之变,行正确之事,不愧是个智者!”

    语落,一个老者在许多穿着中山装的壮汉簇拥下,缓缓走入,脸面白净,精神矍铄,一双眼眸清亮如镜,满头银发大背在头上,身披雪白狐裘,贵不可言!

    一双清亮的眼眸,缓缓扫过会议室中每一个人的身上,不见可怕的威压,却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就是再不识人的人见了,也会在看到那双眼眸的时候,给出如此一个评价——这是一个智者,大智者!

    老人没说话,含笑往那门口一立,就是一座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