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九十三章 毛遂自荐【一更求花】

    太平山顶,三合会年会场所。

    今日,所有三合会大佬,再次齐聚这里,只为共同推选出一位新任龙头!

    脚下踩的地板上浸透着上一任龙头甘尚武的鲜血,而今,却要在这里再次推选出新任龙头,可偏偏,诛杀上一任龙头的人,还参加这一次会议,世事无常,命运对人类的讽刺,不外如是。

    夜,八点。

    太平山顶的那幢小洋楼前,已经是车如流水马如龙,来的全都是在香港地下世界有头有脸的人物,更有达者,放在整个香港都是那种黑白通吃的主儿,拿出个名字就能让香港地界儿颤上三颤!

    诸多大佬,纷纷进入会议室。

    孟狂刀是在最后才来的,不过,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从前那副邋遢模样了,相反,洗去了脸上和头发的污垢后,其实他还是个颇为清秀的男人,唇红齿白,皮肤很白,看上去帅气的很,唯独那双眼睛沾染了太多的沧桑气息,身材挺拔,西装革履,器宇轩昂!

    在其身后,永远是那个跟条影子一样默然相随的黑衣汉子!

    当孟狂刀上了二楼的时候,恰逢另一拨人在这个时候正好也来了,与之撞了个正好,领头的,赫然是和字头的带头大哥罗继忠!

    可能是因为孟狂刀的形象改变太大,以至于罗继忠一时之间竟然没能认出来,盯着看了许久,才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是……?”

    “忠哥,才几天没见,难道就不认识我了么?”

    孟狂刀嘴角微微翘起,所谓春风得意马蹄疾,英姿飒爽少年狂,大概说的就是他现在这种状态了,整个人身上的阴霾气息都少了许多,说话的时候已经隐隐有了一种上位者的从容与威严,与从前不可同日而语!

    “孟狂刀!”

    罗继忠失声惊呼一声,随即一把扯住孟狂刀就将之拉到了一旁的角落,四下观望一眼,确定再无外人的时候才飞快问道:“你确定那天说的事情是真的吗?”

    “我有必要骗你吗?”

    孟狂刀挑了挑眉,淡淡道:“你想活着,我同样也想活着,而这一切的前提就是能打退暗黑议会之主叶无双,否则,一切权柄到手都是空谈,这事情上,我是不会撒谎的,如果没那样的底牌,我不会争,也没那个心情和底气争,收拾东西跑路才是正经!”

    罗继忠仍有些惊疑不定,不禁问道:“那为何我没看见那位老先生?”

    “我都说了是底牌了。”

    孟狂刀笑了笑,道:“既然叫做底牌,不到最后一刻怎能掀开呢?”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吧!”

    罗继忠深深看了眼这个年轻人,道:“若你敢诓我,我保证到最后会把李汉的账和你一起算!”

    说完,扯了扯领带,转身走了。

    ……

    会议室里,当罗继忠与孟狂刀二人进来后,所有大佬顿时坐直了身子,几乎是眼巴巴的在看着罗继忠。

    三合会有两根顶梁柱,到而今,倒下了李汉这一根顶梁柱,所有人都只能指望罗继忠了,赤柱监狱发生的事情,算是彻底让这群人意识到了暗黑议会的可怕和冷血!

    烈焰屠城一出,无人能活,必是尸山血海,赤地千里的结果!

    这几日这些大佬几乎是吃不好,睡不着的,血淋淋的前例就在眼前摆着,谁不怕?从前还能淡定,那是没有亲眼所见,现在被打疼了,这才总算觉悟了!

    此时,一看罗继忠进来了,顿时一个个满脸激动了起来,似乎是看到了生的希望一样,没辙,三合会两大社团之一的新义安已经倒了,莫名其妙的就在赤柱监狱把所有能征惯战的核心人物全都干掉了,死的不可谓不凄惨,尸体都是被堆在一起焚烧的,到死了骨灰都没能分清楚谁是谁的,甚至就连头狼李汉都下落不明,不过根本不需要问也知道发生了什么,铁打的是被干掉了,就算所有人全都活着,也唯独他这个当老大的没活路!只不过可能做的很彻底,毁尸灭迹,到现在都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现在的三合会,就剩下了一个罗继忠!

    房屋将倒,现在,怕也只有罗继忠能挑起这强梁了!

    当下,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就站了起来,挥舞着手臂叫道:“忠哥,汉哥没了,这仇,咱得报!不能就这么算了!老五我今儿个在这里首先表个态,只要忠哥你开个口,我手下的兄弟们立马拿刀和那暗黑议会拼命去!”

    这话,相当于在某些程度上来说,直接表态他自己是推举罗继忠上位的了!

    可奇怪的是,这中年男子开口以后,罗继忠竟是一句话都没说,别说回应了,就算是头都没有回一下,看都不曾看那中年男子一眼,不动声色的就坐回了自己的位子上。

    态度,诡异到了极点!

    罗继忠面色无喜无悲,甚至就连头都是微微垂着的,比之甘尚武在的那会儿,更加低调了。

    孟狂刀见此一幕,顿时露出了满意的微笑,他知道罗继忠的意思——遮掩自身锋芒,完全属于绿叶那种,所做的一切,都不过是要凸显出他这个今天晚上的主角而已,直接找准了自己的位置,并没有像是个领袖一样,和那些其他大佬打招呼。

    这些细节,可是非常重要的,细节决定一切!如果今儿个罗继忠二话没说,先是上来就对着这些大佬发表上一大通长篇大论、把领袖的气质表露到了极点后,再离开的话,就算他孟狂刀有心上位,八成下面的反对声会更高!

    那样……说不得他孟狂刀还真得动动脑筋,让这罗继忠做那李汉第二了!

    所幸,这一切没有发生!

    孟狂刀嘴角浮现出一丝笑容,大大咧咧的走到了以前只有甘尚武才能坐的位子,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顿时,整个会议室炸窝了!

    这些个大佬一个个皆是面色狂变,顿时交头接耳的探讨了起来!

    最奇怪的,同样是罗继忠,对孟狂刀坐在那个位子上不发表任何意见,甚至就连旁边的大佬询问他的时候,都保持了沉默,似乎……是默认了一般!

    这下子,会议室里更乱了!

    孟狂刀面色平静,就跟看耍猴一样,看那些大佬交头接耳的来回讨论,根本不曾有半点儿尴尬,或者是制止的**,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切!

    这一场骚乱,持续了整整五分钟的时间,方才平息!

    仍旧是那个叫老五的中年人,“哗”的一挥手,许多人就全都闭嘴了,他们知道,老五和他们的意见是一样的,也就由其代表着他们站了出去,与孟狂刀隔着一张桌子对立,神色阴晴不定,轻喝道:“孟狂刀,你什么意思!?”

    孟狂刀身后那个就跟一条影子一样的男人一步跨出,正要上前,却见孟狂刀不动声色的摇了摇头,制止了他。嘴角从始至终带着淡淡的笑容,再加上那一张很有花美男特点的脸,有种说不出的味道,一字一顿道:“今天是推选龙头的日子,你说我坐在这里究竟什么意思呢?”

    (终于结束面壁了。、、求花啊~!不过后续还有一些要修改的,所以,这几天只能保证基础三更了、、等俺修改完了,狂猛爆发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