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八十九章 监狱风云(七)【一更求花】

    天穹如盖,夜色如幕,遮挡着整个世界。♀

    夜色之下的赤柱监狱,透发着一股阴沉沉的味道,就像典狱长徐虎林说的,这里是一座墓,只不过葬的不是死人,而是活人罢了。

    外面,探照灯来回闪烁,塔楼上,一名狱警正在值班,手里端着只装有三发子弹的步枪,来回在那小小的塔楼上踱步,丝毫没注意到,在其脚下,一道黑影一闪而没。

    下刻,毫无征兆的,一个穿着淡蓝色囚衣的男子就出现在了这狱警身后,倒提一柄透发着邪气的长刀,眼神冰冷,挥刀就砍。

    “噗”的一声,一颗染血的头颅滚落而下,那狱警从始至终都没察觉到在他身后竟然多了一个人,莫名其妙挨了一刀,瞬间挺尸。

    杀人者,叶无双是也!

    可能因为饮了血的缘故,邪刀龙牙的刀光愈发冷冽了起来,邪气更甚。

    “第十九个,还有七十二个,应该都在宿舍里睡觉。”

    叶无双抹了把脸上的血,有些怜悯的看了脚下的尸体一眼,低声自语:“要怪,就怪你们那冷血的典狱长去吧,他把你们所有人、包括这所监狱,一口气全都卖给了我,只要了五个亿,还真是便宜……呵!现在那家伙该带着手底下十多个亲信登上开往美国的船了吧?只剩下你们这群倒霉蛋留在这里挨刀子。♀”

    语落后,叶无双的身子缓缓消失在了空气中。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当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身在赤柱监狱最边缘地带的一幢小楼前了,按照那徐虎林所言,这里应该就是那些不值夜班的狱警休息的宿舍了。

    叶无双没有在外面过多停留,一闪身就直接进去。

    这些宿舍,全部都是四人间,整体还算可以,倒是与学校和军队里的那种宿舍差不多,是分上下铺的,当叶无双进入第一间房的时候,里面的四人全部都在熟睡,黑漆漆的屋子里,回荡着人在睡着以后悠长的呼吸声和打鼾声。

    “一群猪,暗黑议会的武士都比你们警觉,真把你们送上战场,没一个能活下来!”

    叶无双冷笑一声,蹑手蹑脚的走到一人身边,出手如电,直接捂住了对方的嘴巴,那人这才惊醒,可叶无双的力量何其之大?根本压制的他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而后,龙牙缓缓放到其脖子上,在那狱警惊恐的眼神当中,狠狠一切!

    鲜血高喷,溅了叶无双一脸,而那人在徒劳挣扎了几下后,一下子没了动静。

    做掉一个,叶无双是心停手不停,再次走向另外一人……

    ……

    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叶无双就已经将这座楼拜访了个遍,但凡他走过的地方,所有人都一睡不起,此生再也没有睁开眼睛好好看下这个世界的机会了。

    杀人,真的很简单,刀子往脖子里一切,声带、动脉、气管,瞬间全断,与杀头猪没什么区别。

    约莫在一点钟的时候,叶无双一身血腥的从住宿楼里走了出来,黑漆漆的小楼再无半点儿打鼾声传出,一片死寂。

    整座监狱的武装,就这么被直接解除了。

    ……

    做完这一切后,叶无双没有在外面过多停留,直接去了第一监区,在一头扎进监狱之前,他最后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只见明月只剩下了一个小小的牙儿,被乌云缠绕。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而后,再无犹豫,一头钻了进去。

    走廊内,安安静静的,安静的甚至有些出乎叶无双的预料,本来,按照他的估计,现在的一监区颇为吵闹才对,不过也没多想,若走到现在这个地步,计划还未成功的话,他大概也就可以一头碰死了!

    几乎是一口气,叶无双就朝囚禁犯人的地方冲了过去,始一进门时,顿时愣在了原地!

    黑压压的全是人!

    叶无双所站位置在第二层,从上往下看,黑漆漆的人头连成一片!

    监狱内,所有的云天会武士已经全都出来了,此刻,皆盘腿坐于下方,在其身边,都放着一把斩马刀,正在默默抽烟,因为烟的数量不是很多,只有半条而已,就算是每人一支都不够,因此,只能每人抽几口而已,吸烟时的火光四下闪烁,每轮到一个人手上的时候,他们也就仅仅抽两口而已,一口不多,一口不少,然后再递给下一个人。整个空间内,充斥着浓郁的尼古丁的气味,淡蓝色的烟雾四下飘荡,遮挡住了许多人的容颜,让人难以看清,但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一股惨烈的杀气正在沉默中缓缓酝酿,是一种压抑着的惨烈杀气。

    计划,一切顺利!

    叶无双松了口气的同时,却也没说话,一屁股坐在了通往一层的楼梯上,自上而下的俯视着这些云天会武士,想了想,从兜里摸出了那包最开始时徐虎林递给自己的软中华,已经拆了口的,他只抽了一颗,当下,从里面又抽出一支塞到嘴角,然后抛到了下面,道:“兄弟们分开抽了吧!”

    一个穿着囚衣的汉子伸手接住了那包烟,咧嘴笑道:“谢啦,魁!”

    这个时候,墨龙缓缓从下面走了上来,坐到叶无双身边,从兜里摸出一个刚刚从狱警身上夺来的打火机,“啪”的打着为叶无双点上烟后,道:“人都已经齐了。”

    叶无双点了点头,默不作声的深吸了两口,然后把烟递给了墨龙。

    墨龙一愣,这才想起来了,下面的兄弟,都是每人抽两口的,于是也没有拒绝,接过来吸了两口,又给叶无双递了回去。

    四下,安静的令人窒息,只有香烟在燃烧时发出的“哧哧”声。

    也就是三四分钟的功夫,所有的烟头终于全部被抛在了地上。

    叶无双终于缓缓站了起来,抚摸着龙牙清冷的刀锋,昂首问道:“兄弟们,可曾休息好?”

    那接烟的汉子咧嘴笑了,笑的很灿烂,似乎已经预感到了什么,道:“人早就精神饱满,刀也很锋利,一口气憋了许久,可以杀人!”

    语落,“哗啦”一下,所有人都从地上站了起来,手中倒提斩马刀,刀锋上跃动着淡蓝色的弧光,森冷而犀利。

    “那就干活吧!”

    叶无双笑了,道:“一场单方面的屠杀而已,需要做的准备不多,一把刀,一颗比铁石还坚硬的心,足以!”

    说着,将龙牙狠狠戳到了地上,发出“铿”的一声金属颤音,刺耳无比:“目标,新义安囚徒,斩草除根,一个不留!半个小时后,到监狱门口集合!”

    “吼啊!”

    宛如野兽般的咆哮发出,叶无双打开牢笼,放出了一大群野兽,顷刻间冲向四面八方,开始肆虐。

    ……

    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