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八十八章 监狱风云(六)【三更求花】

    门外的两个狱警,确实是换掉了,来时的那两人早已经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两个叶无双没见过的陌生面孔,这两人在见到叶无双后,仅仅是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然后就再无表示,但仅仅那一个笑容,就足以心照不宣。♀

    叶无双耸了耸肩膀,跟着两人去了监区。不过,却没回他和墨龙的那间牢房,而是被直接送进了禁闭室,没办法,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如果他这个领头的没受到任何惩罚,反而大摇大摆的走回去的话,想不引人注意都难。在这件事情做完前,叶无双不想让人发现任何不同寻常之处。

    两狱警显然在这监狱里面也算一号人物,最起码,他们在和禁闭区的人说了一句后,竟然守在这里的狱警直接放弃搜身检查,直接将叶无双送进了禁闭室!

    “啪!”

    铁门关上,小小的禁闭室里顿时陷入了黑暗。

    监狱里的禁闭室,其实和军队里的也没什么区别,一张床,一个夜壶,仅此而已,吃喝拉撒全在一个三四平米大的地方,挺膈应人的。铁门关的严严实实,除了在最中间有个正方形、只够伸出双手的小开口以外,再无其他,这个小口子在一般时候还是锁着的,只有在狱警送饭的时候才会打开,往里面递点儿吃喝。

    没体会过的人,永远不知道这种禁闭有多难受!

    在里面看不到光、没有任何一个人,安静的可怕,更不会有什么娱乐活动,能做的事情只有两件,脑子里想事情或者是睡觉。在这种环境里,时间的流动会被无限放缓,几乎是度日如年,绝对封闭之下,一个心理不够强大的人待得久了估计会直接疯掉。

    可对于叶无双来说,却不是个问题,因为他心理已经强大到不可能被孤独打败的程度了,当初在异能组的时候,他曾经被丢在暗室里整整关了一个月,为的就是训练对抗孤独的能力,而一个月后,他仍旧精神饱满。流亡非洲的时候,这种孤单更是被放大到了极点,整整半年的时间都没说过一句话,就像条孤魂野鬼似的,在茫茫大草原上飘荡了六个月的时间,所做的事情只有一件——碰到人了,一板砖拍倒,搜走吃的立马走人。仅此而已,那滋味……无法用言语表达。

    那些,都不曾打垮叶无双,眼前这些又能算的了什么?

    进入禁闭室后,叶无双直接躺倒在床上蒙头就睡。

    这一觉,睡的是迷迷糊糊的,叶无双只是依稀记得,中间曾经有狱警来送过两次饭,然后就再无人来拜访,他也是有饭就吃,吃了就睡,简单的很。

    说实话,香港的监狱待遇还是不错的,最起码能吃饱,不像许多劳教所一样,人进去了都快被饿成傻比了,见了肉就跟疯了似的,直接冲上去就抢。

    在禁闭室里,没有时间观念,有的,只是死寂般的安静。一直都在蒙头大睡的叶无双不知道的是,外面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圆月高悬了。

    睡梦中的叶无双是被一阵敲门声惊醒的,很诡异的敲门声,“咚咚,咚咚”两声起落后,就再无动静了。♀

    声响过后,毫无征兆的,叶无双“嗖”的就睁开了眼睛,眸如星辰般璀璨,哪里有半点儿刚刚睡醒时朦胧的样子?

    紧接着,叶无双翻身起床,龙牙此时已经出现在手中,径自走到铁门前,将龙牙插入了门缝,自上而下,一划而下!

    “铿铿铿铿!”

    一连串轻微的响动过后,那铁门“吱呀”一声就开了,门锁用来插门的铁栓竟是在这一削之下,就跟切豆腐似的全被切开了,所谓削铁如泥,不外如此!

    很轻松的就出去了,而横陈在门前的,是好几辆巨大的推车,上面堆满了厚重的铁皮箱子。

    对此,叶无双仅仅是睨了一眼,就开始来回扫视了起来,楼道里面空荡荡的,尽头处,几个值班的狱警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血流了一滩,月光从楼道里的铁窗穿透进来,那几滩血上泛着妖冶的光泽!

    空寂的楼道,伏地的尸体,妖冶的血……

    一切,都是如此的诡异与悚然。

    不过叶无双却不惊讶,他知道,一定是给自己“送东西”的人把那些狱警干掉了,现在,那些人怕早已经离开这里,披星戴月赶往码头,奔赴他们的美好生活去了!

    计划,一切都很顺利!

    叶无双嘴角荡漾其一抹笑容,看了眼铁窗外的天色,知道此时应该是在晚上十二点左右,夜黑风高,正是最好时机!当下,也就不再停留,按照送自己来这的两个狱警提供的信息,直接走到右手边距离自己约莫十米远左右的两间禁闭室前,拿出钥匙直接打开了门!

    “啪嗒。”

    门开瞬间,两个男子一咕噜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正是墨龙和六子二人!

    “哈哈,魁,你可总算是出现了。”

    墨龙一见叶无双大摇大摆的出现在走廊里,顿时眼睛一亮,知道在这号子里蹲的苦日子总算是过去了,压低声音问道:“可以办事了?”

    “不必这么谨慎,今夜,这监狱是我们的天下。”

    叶无双笑了笑,道:“好了,赶紧出来吧,有些事情需要你们去办!”

    当下,两人屁颠屁颠的就跟在叶无双身后出了门,看到楼道里的景象后,顿时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叶无双却是没那么多的想法,直接走到那几辆推车前,在其中一辆推车最上面的箱子顶上取下一把狼皮鞘子包裹的刀,直接抛给了墨龙,道:“收好!”

    墨龙一看这刀,顿时眼睛就亮了起来,这可不就是他自己那把唐刀么?只不过在进来的时候,被监狱给收走了,如今忽然出现,心中其实也是颇多疑惑,但叶无双没说,他也就没问,静等下文。

    叶无双这个时候才开始从身上往出拿东西,将钥匙和那份地图递给了六子,道:“六子,今天我得让你去做件大事!这些钥匙就是这所监狱的钥匙,那地图就是这监狱的分布图,里面关咱们兄弟的地方,都已经标记出来了,你去把咱们的兄弟都放出来,把这批东西给他们分下去,然后到一监区等我,少则半小时,多则一小时,我必然回来!”

    说着,叶无双拍了拍那些大箱子!

    六子眼睛一亮,头点的就跟小鸡啄米似的。

    随后,叶无双又将目光投向墨龙,道:“你清理今夜值班的狱警,速度一定要快,六子是从一监区挨个往过走的,你的速度一定要快过他,在六子抵达前,将那地方的狱警都清理掉,明白吗?”

    墨龙点了点头。

    想了想,叶无双又从身上摸出了那半条软中华以及打火机,抛给六子后,道:“一会儿告诉兄弟们,因为在号子里,所以做事前我不能给兄弟们摆酒肉吃顿好的,就让兄弟们抽几口烟吧,不多,就这么一点,让兄弟们分开点儿抽,每人几口,过个嘴瘾就行了,做完事了我在半岛酒店摆大桌的,山珍海味的敞开了让兄弟们吃喝,打完三合会每个兄弟拿大钱回家给媳妇花、去孝敬爹娘!好了,该吩咐的就这么些,时间紧迫,抓紧做事!”

    六子一个劲儿的点头,不知道咋的,拧过头的时候,眼里却有些酸涩,这年头,上位者大都薄情寡义,肯这么对下面人的,少见!

    而此时,叶无双已经化作一道残影掠出去了。

    墨龙叹了口气,没说啥,过去一把就掀开了一个大箱子,顿时倒吸一口冷气,里面……全都是寒光闪闪的斩马刀!

    毫无疑问,这都是叶无双安排的了,想到了许多,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时至今日,他若是再不明白叶无双在图谋着什么,那他真就是个傻子!

    当下,墨龙看了六子一眼,缓缓道:“去做事吧,魁说得对,今夜……这所监狱……不,整个香港地下世界,都将在我们的屠刀下颤抖!”

    “……”

    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