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八十七章 监狱风云(五)【二更求花】

    一路走来,叶无双左右观望,一双眼睛几乎都在默默观察这座监狱的构造,始终一言不发。♀

    一直走了将近二十分钟后,叶无双才被带到了一间办公室,里面装潢的倒是挺像那么回事儿,典狱长已经坐在办公椅上在等他了。

    两名狱警将他送进来后,那典狱长就一挥手,让两人出去了。

    “嘭!”

    门关上的时候,方才还一副官老爷模样的典狱长就跟变脸似的,立马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容,跟条哈巴狗似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请叶无双到了沙发上,道:“叶先生,实在对不住啊,刚才如果我的言行有所冒昧,请您一定要海涵!”

    前后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叶无双笑了笑,他知道此人,是邹浩然安排的,叫徐虎林,是这所监狱的典狱长。

    在他进来之前,一切,早就谋划好了!

    当下,叶无双也没过多客气,只是道:“这些话就不必说了,你我都清楚那不过是在演戏而已,有些关系终究是不适合表现在人前的,要不然碍事。”

    “是是,您说的在理。”

    徐虎林笑的很谦卑,怎么看那笑容当中讨好的意味都颇为浓重,赶紧忙着就是泡茶,好歹也算是一个政府官员了,做的却全都是伺候人的活计。

    “好了,你也别瞎忙活了。♀”

    叶无双挥手打断了徐虎林的动作,道:“给我支烟就好,他妈的一天多了没抽到支烟,可给老子憋坏了。”

    徐虎林二话不说,直接从抽屉里拿出一包软中华递了过来。

    叶无双拆开包径自点燃一支后,没有还回去,直接将烟装到了自己兜里。说实话,软中华这烟他不是很喜欢,人都说什么软中华,硬玉溪,可他却觉得还不如部队里几块钱一盒的战神牌烟来的过瘾,又硬又呛,一进肺里面火辣辣的,很刺激,比这些烤的连他妈个焦油味儿都没的烟好的多。当然,相比较之下,他最喜欢的还是九五之尊,是他的最爱。

    叶无双抽烟,不是那种挺有绅士味道的抽法,大拇指、食指、中指三指捏着烟屁股,就跟吸毒一样,一抽一大截,入口特别狠,憋在肺里许久才会喷吐出去,就俩字能形容——过瘾!

    所以,几乎是几口,叶无双就已经将一支烟抽完,掐灭烟头后,才终于抬起头,看了眼立在自己身边连坐都不肯坐下的徐虎林,笑了笑,毫无征兆的问道:“钱可收到了?”

    “已经收到。”

    一说起这个,徐虎林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道:“还得谢谢叶先生。”

    “那么……后路可安排好了?”

    叶无双舔了舔嘴唇,道:“你应该清楚这次事情意味着什么,怕是今夜过后,你在这个位子上是不能呆了,你应该明白,你就是站在台面上的那个人,风雨拍来了,肯定在你身上,就算华夏政府没有把你送进秦城监狱,估计三合会也容不下你,那些大佬得活活把你吃了。想待在香港,肯定是行不通的,就算华夏政府和三合会都答应,我和邹浩然也不答应!”

    “我心里都有数儿,接下着单子事情之前,一切就考虑的很清楚了。”

    徐虎林面色白了一下,听着叶无双说了那么多,就算是早已预料,此刻也是心里有些突突,不过还是说道:“明天黎明我带着手下几个兄弟离开,昨儿个已经把老小都安排好了,您放心吧,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你倒是坦然。”

    叶无双笑了笑,道:“从一个小狱警爬到现在这个位子不容易吧?这一下子放开,你前二十年的辛苦可就全白费了!”

    “白费了就白费吧!”

    徐虎林的脸上这个时候终于少了一些谄媚,苦笑道:“跟您说句实话,也不怕您笑话,在这鬼地方待的越久,就对我现在这个位子就看的越透。说起来是个典狱长,大小好歹是个政府官员,脸上也有光,可其实说白了,根本就是在坐牢啊!这地方,就是一座墓,只不过里面埋的不是死人,而是活人,是给活人准备的大墓!进来的时候容易,要出去就难了。我早年丧偶,只剩下一个孩子在家,我又被禁锢在这破地方,弄的家不像家,孩子也都快不认我这个当爹的了,所以我早就想走了,可没对子翅膀,咋飞?没辙,只能憋着。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了,我要是不做,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嘿……就算做下的事情不光彩又能怎么地?活了四十年,说出来还真丢人,都没怎么碰过女人,和老婆在一起的时候是少之又少,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还不如死了的强!现在啊,我也想陪陪孩子,我也想多玩玩那水嫩的女人!”

    “很简单的理想,相信你很快就能如愿以偿了。”

    叶无双微微眯着眼睛,冷不丁的瞧了徐虎林一眼,直把徐虎林看的浑身汗毛倒立的时候,才翘起二郎腿悠悠道:“你所要的一切我都满足你了,那么……我的事情呢?”

    “已经办妥!”

    徐虎林根本不敢有丝毫迟疑,当下飞快走到书柜前,打开以后,从里面的保险箱里取出一大串钥匙和一幅地图,送到叶无双面前后,才道:“这是钥匙和图纸。”

    叶无双收了起来,而后问道:“那批东西呢?”

    “昨儿个就已经准备好了!”

    徐虎林飞快说道:“只是那批东西太多了,现在没法给您,不过今天晚上三点钟的时候,我的一个兄弟会给您送过去,您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我托付的兄弟全下水了,是在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做买卖,绝对可靠!而且,只要把东西给您送到了,我们就会立马从您的面前消失,永远不会再出现了,这一点您就安心吧!”

    “看来你都安顿好了,既然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叶无双站了起来,从桌上拿起那一大把钥匙和图纸后,直接塞到了衣服里,正欲离开,却忽然想到了什么,抬头问道:“还有烟没?”

    “有有,这就给您取!”

    徐虎林飞快点头,从抽屉里又拿出了半条软中华。

    叶无双也不客气,接过后直接塞到了衣服里面,这囚衣非常宽大,和睡衣差不多,因此,虽然叶无双里面塞的东西挺多,但也不至于被发现。

    见叶无双在打理,徐虎林想了想,道:“叶先生您不必这么谨慎,送您进监房的人我已经换掉了,是我手下的两个亲信,您就是带再多东西也没人会说什么的。”

    “小心驶得万年船,真要被人察觉到了蛛丝马迹,有了准备的话,费劲!”

    叶无双淡淡说了一句后,转身就走,一直走到门口的时候,才忽然回头对着徐虎林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这件事情做的好,我保证你以后会生活的很安宁,这点信用我还是有的。可如果稍有差池的话,那我保证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都躲不过挨枪子儿的结局,华夏政府追捕不到你,可我……比他们擅长这个!”

    说完,开门即走。

    “嘭”的一声,门关上了,而里面的徐虎林则跟浑身脱力了一样,“噗通”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面色苍白,颤抖着双手探入西服里面摸了摸,却发现衬衫早就湿透了。在这个年轻人面前……他真的感觉到了什么叫做恐惧的滋味!从始至终,这个年轻人话不多,也没有过激表现,但就是这种淡然,或者说是漠然,让他浑身都在颤抖,尤其是最后那回头一笑,看似灿烂,可他却觉得就跟被头野兽盯上了似的。

    徐虎林有预感……这个年轻人最后撂下的话,绝对不是和他开玩笑!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