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八十五章 监狱风云(三)【三更求花】

    墨龙很剽悍,第一个过去以后,二话不说,几乎是拳打脚踢的就甩开了许多堵着道的新义安的人,当时就有很多人差点儿爆发,不过在看清墨龙后,全都闭上了嘴。♀昨夜,他们对这个三个回合败他们老大的人记忆实在是太深刻了,一脚踏飞李汉不说,更是宛如一个杀神一样,直接杀入他们的阵营当中,一把唐刀玩的火候绝对够,所过之处,满地都是血淋淋的头颅到处翻滚,端的狠辣!

    此刻,墨龙一来,这些人哪敢造次!?全都纷纷退开了去。

    不多时,墨龙就已经冲到最前面,看了眼两边脸颊子全都肿起来的六子,当时就眼睛红了,舔了舔嘴唇,冷声道:“放人!”

    仇家见面,分外眼红!

    一看墨龙来了,李汉眼中怨毒之色更重,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高高肿起来的地方,昨天晚上那一脚,他这辈子也忘不了,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当众打脸!当下,阴沉沉的冷笑道:“老子不放你又能怎么样?咬我啊?”

    墨龙面色愈发阴沉了,当时就要爆发,却不想一支大手这个时候搭在了他肩膀上,将他拉到后面,一看是叶无双来了,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李汉一看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能让墨龙退步,当下便也惊疑不定了起来,微微眯眼看着那个穿着一身囚衣,笑的很淡定的年轻人,心知这怕是个大家伙,他可没见过叶无双,更不知道暗黑议会之主长什么样子,心里正暗自揣测这个年轻人的身份。♀

    能让墨龙退后,莫不成是那个云天会素来神秘的老大九纹龙?

    或者是……云天会的二号人物张志浩?

    李汉有些拿捏不准,更有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心头蒸腾而起——该不会是暗黑议会的人吧?

    自从进了这号子里面,李汉总是心神不宁,觉的怕是有什么大阴谋在等着自己,不过昨天晚上政府横插一脚,机枪大炮对准自己,想不低头都不行,他们暴乱,政府真要施辣手一口气杀个干净外媒都没法指责什么,谁让他们给了政府由头呢?可进了这里面,李汉左思右想都觉得不太对,就像被一头狮子盯上一样,头皮都有些发炸!

    此刻,见到这个陌生男子,更是让他心里一个劲儿的突突,不详的预感更强烈的几分,一时,倒是没有说话。

    叶无双在上下打量了李汉几眼后,只说了两字:“放人!”

    李汉微微眯起眼睛,还是那句话:“不放你又能怎么样?”

    “不放么?”

    叶无双笑了,道:“两个耳光,一千倍奉还,就在这地方,活活把你打死。♀”

    从始至终,叶无双都很平静,只是在说话的时候,睨了一眼旁边,瞧见已经有几个狱警一边抽电棍,一边朝这边走了过来,心知这事儿要是不赶紧解决,这口气怕得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

    活活把你打死!

    声音不高,但却有中震撼性的力量!

    可偏偏,最让李汉拿捏不准的就是这种淡然的态度,舔了舔嘴唇,在没确定对方身份后,决定忍下这口气,现在不明不白的进了号子里已经够磕碜了,他可不想在莫名其妙的得罪一个放句话、就能让所有云天会的人拼命的存在,毕竟因为进入次序的原因,现在这食堂里可是他们的人少,真打起来,他们更吃亏,再加个墨龙,还真能在绝对优势下把他活活打死!

    当下,便对着那两个架着六子的汉子使了个眼色,那两个汉子放开了六子。

    叶无双将六子拉到自己身边后,这才笑眯眯的补充道:“人放了,两个耳光,百倍奉还,打你到你妈来了都不认识!”

    李汉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当着那么多小弟这么削他,再忍估计以后头都抬不起来了,当时就骂道:“滚你麻痹的,回去吃你的蛋炒饭去吧!”

    说着,就要动手。

    “我艹你麻痹的!”

    可叶无双更快,一声暴喝,几乎在同一时间,手上的蛋炒饭就朝李汉脸上扣了过去!

    叶无双出手,李汉根本躲都没法躲,实在是太快了,“啪嚓”一声,盘子就扣在他脸上应声而碎,拍的他一个趔趄,好悬没跌倒,米饭漫天飞洒,鼻孔、眼睛、嘴里全都是蛋炒饭,夹杂着鲜血吃了个饱!

    这一顿蛋炒饭,才真的是扣了李汉个满脸花,一盘子抽的他头晕目眩的,连方向都找不着了!

    一看这情况,墨龙哪里还能不知道怎么做?当时就一拳砸在身边一个新义安黑徒脸上,直接就将之击倒在地,吼道:“兄弟们,给老子干这帮婊子养的!”

    这些云天会黑徒早就忍够了,一听这话,直接出手。

    一时之间,盘子乱飞,双方直接死掐到了一块儿,六子更是眼睛赤红赤红的,直接朝那个先前推他的汉子冲了过去,上打咽喉下撩阴,招招夺命,看上去身体不壮实,但下手忒狠,三下两下就将那五大三粗的汉子给放倒了,显然是个练家子。

    而叶无双,则直接朝那李汉冲了过去,早就看这狗东西不爽了,不抽他抽谁?直接一脚就撩再李汉下巴上,弧度帅气的一沓糊涂,踹的李汉当时就倒飞了出去,人还在半空中呢,嘴里就开始呛血,还夹杂着蛋炒饭……

    可叶无双却不打算就这么放过这家伙,在对方落地,正要挣扎着往起坐的时候,就一脚踏在其胸口将之踩在地上,而后一把脱下脚上监狱里发的那种千层底黑布鞋,瞅着李汉那张脸就拿鞋底子抽了上去,左右开弓,一时,“啪啪啪啪”的声音不觉于耳,那叫一个脆,极有节奏感!

    穿过这种千层底黑布鞋的人都知道,这种鞋底子说着叫千层底,其实一点儿都不厚,底子几乎是一片片布拿糨糊粘起来的,在最外面覆上一层胶皮,底子软趴趴的,在加上那胶皮,抽人特别狠,就跟皮鞭子一样。

    叶无双劲道大,几乎是三五下就把李汉抽的皮开肉绽,比耳光狠多了,而且打人还疼,饶是李汉骨头硬,也根本吃不住,几下就惨叫了起来,夹杂着那“啪啪”的脆响,听着就让人*子紧,浑身寒气直窜。

    叶无双出手如电,一双千层底黑布鞋在他手中愣是被耍出了墨龙玩唐刀的感觉,快鞋无影,抽人无形,眨眼之间,七八十下就印在了李汉脸上。

    李汉皮开肉绽,吃了一百多下的时候,就眼一翻,晕过去了,一来是真有点儿扛不住那力道,二来,也是怒火攻心所致,想他纵横江湖多少年了?什么时候让人拿鞋拔子这么抽的?

    可叶无双却没停手,说二百下,就二百下,就是死了,也得打完!

    警报声,已经响起,刺耳无比,食堂内,一片混乱!

    特大暴动!

    外面的防暴狱警全部出动,排成整列的队伍,朝食堂冲了过来!

    ……

    l3l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