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八十三章 监狱风云(一)【一更求花】

    夜。

    灯红酒绿的香港是迷乱的,但再乱,也乱不过这个时候的九龙半岛。

    过万人的火并不是没发生过,但在整个香港的黑帮历史上,警察却是从来没抓过这么多人!

    事实上,抓人的根本不是警察,而是驻扎在香港的解放军叔叔,几乎是全员出动了,将过万人全部扣下了。

    邹浩然仍旧是那个欠雷劈的姿势,无比风骚的站在卡车顶上,手里抄着个高音喇叭,吼道:“都给我带走!根本不需要问话,扰乱香港治安,结社行非法活动,还有意图违抗法律,袭击公务人员,这些罪名都是坐实了的,直接关进号子里,然后再一个一个的慢慢收拾!”

    袭击公务人员?

    这条罪名又是何来?

    一个新义安的头目不服,“嗖”的站了起来,叫道:“我们已经全部放下武器,什么时候袭击公务人员了?”

    迎接他的,是十几跟警棍,当时就把这傻x打成了滚地葫芦,头破血流,只顾着抱头在地上惨叫,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孩子……他这么萌蠢他妈妈知道吗?”

    墨龙看的目瞪口呆的,嘀咕道:“人家他妈的都已经摆明是暴力执法了,还在那儿墨迹,不是欠抽是什么?”

    “闭嘴!”

    一声轻喝直接打算了墨龙的嘀咕,却是拷上墨龙那个小兵直接开口喝止了,面色阴沉,手里提着的橡皮棍子晃啊晃的,杀气十足。♀

    墨龙当时就闭上了嘴,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些部队的士兵……似乎根本他妈的不是和他们一拨的!准确的说,那个拿着高音喇叭吼的家伙和叶无双合计了这么一出大戏,但是下面的人却丝毫不知情!也就是说,在这些小兵面前他可享受不到半点儿特殊待遇,可能因为随随便便的一句话就招来一通暴打,就算是被当场射杀都不是没有可能!

    看出了这一点,墨龙下意识的抬眼睨了不远处趴在地上的李汉一眼,总觉得挺可怜的,这孩子让一闷棍直接抽的连他妈都不认识了,现在还趴在地上吃土呢。

    当下,墨龙抬眼看了那小兵一眼,微微眯起了眼睛,把这家伙的样子深深印入了脑海里,琢磨着啥时候出来了,一定要套个麻袋把这傻比打个生活不能自理,刚才这王八犊子不光给他上了手铐,还朝他屁股上踢了一脚,这仇算是结大发了。

    这个时候,那些部队里的人已经开始将抓获的人往卡车里赶了,当然是分开阵营的,没办法,这两家刚刚还在浴血搏命,估计到现在一身杀气都没散去,放在一个卡车里面,不出事才真的有鬼了。

    很快,就轮到墨龙和叶无双了。

    “走吧。”

    叶无双站了起来,从始至终,脸上都很平静,面无表情,趁着别人不注意,压低声音对墨龙说道:“不想吃苦头就最好别有任何异动,最好今天晚上不要有,明白吗?”

    说着,不留痕迹的看了走在前面那个刚刚踢了墨龙一脚的小兵,淡淡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完全允许,等过了这档子事情,你可以随便报复,要杀要剐全看你,出了事情我给你兜着!还有,心里有再多问题也不要问,自己想就好,我这么做自然有我自己的理由,为了大局,这点儿小龌龊算什么!”

    “可……”

    墨龙想说什么,最后张了张嘴,最后什么也没说,看了眼叶无双手上的铐子,明晃晃的,总觉得分外刺眼,这把铐子被制造出来用到现在也确实够意思了,居然拷过暗黑议会之主,略一沉默后,最终低声道:“头儿,其实你没必要把自己也搭进来的。♀”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但有些事情,我必须做,也不能不做!”

    叶无双睨了四周一眼,轻声道:“这是牢狱之灾,暗黑议会从建立伊始,一直传承到现在,从来没有发生过,我也从来没有把自己的兄弟送进过号子里!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现在群狼环伺,我也实在是没办法了,所以,只能委屈兄弟们了,我这个做大哥的能做的不多,但和兄弟们一起遭这罪,却是可以的!这是规矩,暗黑议会的规矩——每战,头狼必冲锋在前!血杀如此,如今受这罪,也是如此!”

    墨龙默然,心知……这或许就是在叶无双本身陷入危难时,手下的人非但没有分崩离析,反而不要命的要给他复仇的原因!在华夏地下世界,手下人给老大顶杠的例子数不胜数,那些上位者美其名曰弃车保帅,但这些人,到最后没有一个能有个善终的,因为在大危机爆发的时候,他自己也会被别人无情的抛弃……人和人之间,没有平白无故的爱,也没有毫无原因的恨,说到底什么东西都是换来的,你怎么对别人,别人就怎么对你,这个东西,叫做因果报应,屡试不爽!

    一时间,墨龙倒是再不说话了,只觉能跟着叶无双走这一遭,受罪也值!

    叶无双看了眼自己手上那明晃晃的玩意儿,倒是没觉得有什么,态度云淡风轻,轻声道:“至于这东西,你大可不必把他当回事,不过就是一个小玩意儿而已,如果我愿意,震一震手腕就能弄断,何必将之当回事?一个人如果放不下心里那点儿可笑的骄傲,必将一事无成!因为,这种骄傲本身就不对,骄傲不该是放不下身段,而是在弯下腰、受了罪,最后成功以后,用成就感换来的!”

    “我这一生,不敬天,不遵法,却不想,最终却是还要去这大牢里走上一遭。华夏啊……禁锢了我太多!”

    墨龙无言以对,只能沉默着跟着叶无双上车。

    在临上车之际,叶无双再次压低嘱咐道:“一定要让兄弟们压下情绪,告诉他们,这次进去,是为了办事去了,不是让他们蹲号子,他们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叶某人一天活着,就断然不会抛下他们一个人去花天酒地,他们现在是议会的武士,不是青帮黑徒!”

    墨龙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然后被推上了一辆卡车。

    而叶无双,被带进了一辆警车,“嘭”的关上车门后,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邹浩然才终于开口了:“倒是让你委屈了,跺一跺脚能让西方地下世界都颤抖的人,却要遭那牢狱之灾。如今更是手上带了这么个东西,可没办法,耳目太多,香港也很杂,为了不泄露风声,只能不知会下面的人了,演戏演全套嘛。”

    “如果不是我愿意,就算倾华夏之力都未必有资格请我去那地方一坐。倒是你这个特首却是真的辛苦了,居然亲自带队来抓人。”

    叶无双笑了笑,随后道:“都准备的怎么样?”

    “一切就绪!”

    邹浩然大笑,道:“这次,坑死三合会!”

    叶无双点了点头,略一沉吟后,才有些迟疑的问道:“你确定如果计划顺利进行的话,不会影响你的仕途?”

    “以前又不是没发生过那样的事情,只不过这次人多了一点儿罢了!”

    邹浩然道:“三合会送了我一份大礼,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如我不送给他们一份惊喜,他们还真当我好欺负了,你放心吧,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最多被记个大过而已!”

    “难为的是你……”

    叶无双长叹一声,忽然语气有些怪异的说道:“我倒是真的很期待坐在中南海那位如果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会是个什么表情?”

    “哈哈……”

    邹浩然大笑:“你我都是为形势所迫而已,短暂联手也是可以的嘛!”

    “……”

    而后,车子里陷入了平静,过了约莫十分钟的样子,终于开动,缓缓驶向未知的黑暗。

    ……

    l3l4